Speaker: 羅祖澄牧師

這幾天從基督徒新生命的由來、特徵和困擾,說到如何建立生命的戰友,抵擋各種引誘和試探。盼望大家都甘願成為被差的僕人、使女,對主說:「主阿,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傾心吐意、與神相遇

這個呼籲來自舊約以賽亞先知的經歷。他的來頭殊不簡單,受神的召命,當先知四十年之久,也是四朝元老,所歷的王朝有烏西雅、約坦、亞哈斯和希西家,經歷困難逼迫,仍不畏縮;他與神相遇,生命起了極大的改變。今天,讓你我一起經歷這位神僕的心路歷程,探索他為何能說:「主阿,我在這裏,請差遣我。」

以賽亞先知系出皇室貴胄,有太太及兩名兒子;家庭美滿,是社會上流人士。當烏西雅王駕崩的那年(主前740年),他在聖殿裡見到神的異象(賽六1)。 烏西雅王在位五十二年,南國猶大安定繁榮,國泰民安。但繼任的王約坦,民望不及其父,而北國以色列國積弱多時,早已久延殘喘,備受北方亞述國的覬覦。作為貴冑和先知的以賽亞,深知亞述軍勇善戰,對猶大國虎視眈眈;可謂兵臨城下,大軍壓境,便憂心忡忡地帶着眾多的問題到聖殿去;既為自己,又為社禝的安危禱告。

我們今天來參加培靈會也可能帶着一籃子的問題,希望神藉祂的話語,幫助我們解決生命中眾多的難題。過去曾有人問我,為何神不聽他所求?不錯,需要與困難擺在面前,但一有需要便到祂面前求,這態度又是否正確?神照顧我們,幫助我們,供應我們,這是肯定的;但祂要求我們與祂的關係並非限於此。祂是滿有感情憐愛的神,欲與人建立親密關係。祂未應允禱告,只因時候未到,也因神的全知與全能,認為這不是我們真正的問題所在,問題在更深層;神絕非漠視人的禱告。

昔日以賽亞先知就在國家存亡之秋,到聖殿去向耶和華傾心吐意,神卻並未直接回應他的禱告,他但見耶和華的寶座高高在上,衣裳垂下,佈滿地面(賽六1-3)。原來聖所寬三十尺,深六十尺,高四十五尺;神高高坐在寶座上,祂衣裳下垂佈滿全地,代表神的權柄與能力覆蓋每一角落。寶座之上更有一群活物撒拉弗飛翔,這活物共有六個翅膀,兩個遮臉;代表不可直觀神的榮光,窺探祂的奧秘。

我們今天若對前途有過分好奇,其實也是對神缺少信心的表現。生命在主手中,祂愛到一地步,連獨生愛子也賜給我們,我們理應毋所畏懼。兩個翅膀遮腳, 代表忘我;撒拉弗站在全然偉大與聖潔的神面前,無論往那裏去,都不應再有自己的意思。兩個翅膀飛翔,就像蜂鳥翅膀每秒可震動八十多下一樣,隨時候命,準備展翅翱翔。神讓以賽亞看見祂的榮耀和主權,透過撒拉弗的表現,叫以賽亞感到無地自容。一群撒拉弗在上空盤旋飛翔時,彼此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神的榮光充滿全地。

神的榮光充滿全地

以賽亞是有識之士,貴冑身分,面對神的榮耀和聖潔,心中的疑問頓覺消失。就如司提反遭人擲石時,定晴看天,見到神的榮耀,對自己生命的安危便不再介懷了(徒七55)。我們帶着諸般難題,如感情、人際關係等到主面前,若然看見神的榮耀,知道神在你我生命中的主權,便能坦然放下自己的議題,關心神的議題;就如以賽亞忘記了自身的問題一樣。又如你是香港籃球隊教練,正在培訓球員,赫然瞥見黑人球星米高‧佐敦就在籃球架下聽你講解。請問你作何感受?以賽亞覺得可以為國效命,但當他親眼目睹,親身經歷神時,便覺得自己毫無希望,說:「禍哉!我滅亡了。」始知自己是個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之人中 ----就是說他也不免自私,所追求的是為建立個人的王國。

人窺見神的聖潔、榮耀和祂絕對的主權,便把私下的問題束諸高閣,只着意重修神與我們個別的關係。當我們看見自己的軟弱無能,神便廣施憐憫;撒拉弗於是用火剪剪下一枚紅炭,將之放在以賽亞的舌頭上,使之聖化潔淨;代表神可憐以賽亞卑微軟弱的光景,要幫助他來一個重新的開始。

我們都是軟弱不潔的罪人,需要「紅炭」,就是主耶穌自己。我們看見自己卑微軟弱,主耶穌便來到我們生命當中,潔淨我們,讓我們重新立在主面前,得稱為義。耶穌的寶血潔淨我們生命的污穢,就如以賽亞先知是個絕望的罪人,神赦免其罪,為他打開出路。就在他感激流涕的時候,以賽亞聽見神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賽六8)。換了我們,會怎麼回應呢?相信我們也別無選擇,只有一種回應說:「主阿!我在這裏,請差遣我。」主耶穌曾說:赦免愈大,愛就愈大。昔日,站在聖殿中自以為是的以賽亞,面對着神的偉大、榮耀和主權,叫他無地自容。但神憐憫他,扶持他,並不放棄他。

我們雖然軟弱,但神把諸般恩典賜下,叫我們反思生命。你雖帶着百般的軟弱到來,但神並不放棄你,並向你發呼聲:「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 呢?」。我們能加入教會成為神的兒女,非因你的眼光遠大,教育程度好,或家庭背景優異,唯有承認滿身罪污,蒙赦罪之恩愈大,神對你的愛也愈大。

使徒保羅是法利賽人中的法利賽人,系出名門,但卻自認在罪人中是個罪魁。今天,生命之主賜下莫大恩福,保守我們的家庭、事業和健康。但願我們每人都回應說:「主阿,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我在這裡,請差遣我

記得一九七四年八月卅一日我獻身之日,正是卅年前讀大學的最後一年。出身貧困的我,家有九兄弟姊妹,我排行第八。兄姊很年輕便出來工作,唯獨我有機會到加拿大留學,當年還是靠父母向人借盤川出國的。留學的幾年間,自給自足,畢業前信了耶穌,我對父母有一股迫切的、感恩圖報的心志。但神就是偏要揀選我為衪工作。還記得蒙神呼召的那個夏令會上,我一面聽着講員呼召,內裡一面顫抖。目睹四周的弟兄姊妹紛紛跑到台前,跪在祭壇前獻身,而我惟有呆坐在座位上流淚掙扎。

當晚,回到宿舍,不能成寐。終於翌晨六時被雀鳥叫聲吵醒,窗外綠草如茵,陽光和煦,心境平靜。此時一種聲音在我心中響起 ---- 神知道我責任重大,也要報答父母劬勞,但祂始終要的是我生命的奉獻。而我最後就像以賽亞那般,體驗到神的主權,別無選擇,說:「主阿,我在這裡,請差遣我!」於是再次跪在床邊,流淚禱告,心境何等平靜,何等釋放!今天,我們也可能被一籃子問題困擾,無法釋放地奉獻予神。但經歷了神的大愛,便應全心歸祂; 只管尋求神的國和祂的義,其他一切神都會加給我們了。

以賽亞先知經歷那刻骨銘心的獻身後,以為從今以後要為神幹轟烈的大事。然而,神卻好像向他澆冷水般對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 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要使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賽六 9-10)。神不是自相矛盾,乃是極其心痛才說這話。原來祂要差以賽亞到一群硬心的人中去,就連神的慈聲與呼聲,他們也聽不進去。今天,神同樣要悅納我們當中成年人、青年人的奉獻,但我們奉差而至之地,未必就能廣傳福音。因為世上充滿敵對的聲音,也有鄙視和敵對的眼神。全人奉獻需要付出極大的心血,但果效卻未必即時可見。若我們已盡全力,愛神愛人,毫不疏懶,仍不見有果效的話,請勿放棄,仍要奮勇向前。因主人所求於僕人的是要他有忠心。

義無反顧、獻上一生

崇真會在香港最老的座堂,有一百七十五年歷史,該堂的鼻祖乃瑞典籍的韓山明牧師,他當年飄洋過海,在上環登岸。抵埗時年僅廿八歲,在沙頭角學習語言,向當地的客家人傳福音,並以香港為宣教基地。可惜他英年早逝,卅五歲便息勞歸主了。但想不到其後教會不斷發展,直到四九年中國大陸解放前,在客家山區所建的堂會,共一百六十七家,信眾超過二萬人。深信韓牧師臨終時也想不到日後會有這麼大的發展,相信這就是他由始至終,全然忠於神的託付,結出美果。今日凡有志獻給主的人,也不應以大展鴻圖為目的,只要忠心的擺上說:「主阿,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如此便已足夠。

今天,大家可能受着感情、情緒的困擾,帶着諸多的問題來尋求解決;但你們先要看見神的主權,祂的權力覆蓋全地;縱使我們軟弱,但祂仍以聖潔和憐憫召我們。只要全然擺上,義無反顧走那奉獻之路;今後的日子,祂要領你。凡願意無怨無悔地跟隨神的,請同心低頭祈禱:「天父,我們今天放眼世界,看到莊稼發白,我們來到祢面前,祈求莊稼之主,打發工人出去收割莊稼。

神的呼召今天臨到你,今早你作何回應?可能你的問題仍未解決,但神的榮耀在你身上顯大,只需把你一生奉上,終其一生獻為主用。凡有願作宣教的,傳道的,無論神領你何往,願在崗位獻上一生,為主而活,廣宣福音。不論男女老少,凡願獻身的,請離開座位走到台前,恭敬站在祭壇前將己獻上。」請弟兄姊妹默默為他們代禱,求神感動更多兄姊到主面前獻身獻心。

欲獻己於主的兄姊,請勿猶疑,很快我們便結束祈禱:「天父,感謝讚美祢,是祢的恩典和憐憫,耶穌基督的救贖和聖靈的感動,促使這大群弟兄姊妹到祢面前。求主悅納他們的心志,恩待他們的行動,叫他們今天的獻上義無反顧。幫助他們前面的每一步道路,都得祢親自同在,求祢感動他們的靈,祢的恩惠和慈愛隨事隨在。讓他們這次獻上,不單在主面前蒙悅納,更成為多人的祝福。聽我們禱告,悅納每位在祢面前獻上的,同心感謝交託,奉主耶穌基督聖名求,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