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aker: 楊錫鏘牧師

上一堂講到人中了魔鬼的詭計,神為人類創造了如此美好的事物,人犯罪真是愚不可及的。今天講到人犯罪以後,神的審判來到,人所承受的後果又如何?

今天的經文開始講到犯罪的後果,卻不多提及神的反應(祂是不悅?還是震怒?),甚至不大強調神的聖潔公義。神說,人吃禁果的日子必定死,然而他們並沒有立刻死去,所以這裡是指屬靈的死亡。一個更深層次的死,死在罪惡權柄之下,與神所造的生命完全斷絕;這終極的離間,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完全瓦解。「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做裙子」(創三7)。

經文提到三個關係上的破裂:

一、與人關係破裂:原來夫妻二人處於非常親密的關係,如今自覺赤身露體,關係受到破壞。本來眼睛明亮以後,應該知道善惡,但受造之物選擇吃了禁果,便自說自話、我行我素,遂把原來對事物的看法都顛倒過來,善惡混淆不清,對人的看法扭曲了,關係便徹底地遭到破壞。夫妻二人因見自己赤身露體,開始要用無花果樹的葉子遮蓋身子。原來犯罪是自我中心的問題,常覺得四圍的人對自己很有侵犯性,有着深深的隔膜。

二、與神關係破裂:這時候,人因內咎極其怕神:「天起了涼風,耶和華神在園中行走。那人和他妻子聽見神的聲音,就藏在園裡的樹木中,躲避耶和華神的面……他說:『我在園中聽見你的聲音,我就害怕;因為我赤身露體,我便藏了。』」(創三8-10)人不敢面對神,藏了起來,非常害怕。

三、與己關係破裂:「那人說:『你所賜給我、與我同居的女人,他把那樹上的果子給我,我就吃了。』耶和華神對女人說:『你做的是什麼事呢?』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創三12-13)。大家都在相互推卸責任,不肯承認自己有錯,有軟弱,這就是罪使人與自己的關係破裂。

我們都很軟弱,犯罪墮落以後便諸多狡辯,希望找到代罪羔羊,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人不能接受自己罪惡的本相,當人與神、與人、與己的關係全然破裂,便是真正的死亡。犯罪之後,人想逃避,因為我們不喜歡自己,不敢面對自己,於是尋找方法去遮掩自己。逃避神,逃避人,不想面對問題;偏偏魔鬼卻終日伺機誘人犯罪。凡是神不喜歡、不樂意的事,牠總要引人喜歡,引人樂意;尤其是神所悅納和喜歡的人,牠愈不輕易放過。

犯罪就是作神不喜悅之事,結果就是惹人討厭。其實,神接納罪人,只是人不接納自己這個帶罪之身,所以便用逃避來解決問題。可是,愈發逃避,罪咎感愈重;愈難得着拯救和釋放。若不是神的介入,罪惡可真叫人死亡,沒法自拔,那來生命能量可以自救,這是罪惡的可怕。罪惡能叫所有關係都破壞,所以今天犯罪之後,要第一時間回到神──生命之源那裏,讓神介入。

神質問亞當、夏娃是要他倆正視問題,不要逃避。耶和華問了三個問題:

1. 你在那裏?(創三8-9)經文說天起了涼風,好像與問題無關,其實在原文可譯作他們聽見神的聲音,在園中飄動,像白天的風一樣;重點在形容神喚人的聲音。我們曉得亞當夫婦想在樹叢中躲避神的面,可惜無法躲避神的聲音。無論如何,神要亞當面對祂。其實,神並非問他在那裏,而是問他為何避?亞當於是直言他害怕,承認自己在逃避神。弟兄姊妹,今天,你在那裏?你現在與神的關係如何?或許,你有一些虧欠的地方,以為帶着屬靈的面具,在人面前可以掩飾得很好,其實只是自欺欺人;甚至有人欲加援手,他們也不想多談;他們喜將問題埋在心底,令人難以猜測。我在此給大家一個挑戰,倘若你落在這般境況,把內心向神赤露敞開罷!你一定可把問題拿出來與神商量的。祂不斷在問:「你在那裏?」你是逃避不了的,一定要正視現況,修補破裂的關係。

2. 誰說你是赤身露體的呢?(創三11)耶和華雖然知道亞當害怕,也要追問下去,要他曉得問題的所在。究竟他逃避神的真正原因是甚麼?就是他吃了禁果。吃禁果並非因他餓了,或是因他無知地誤犯了禁忌,而是明知故犯。我們要正視究竟所有問題是甚麼問題。今天社會上不少倫常慘案,令我們想到理想生活條件、優質教育和完善社會服務的迫切性。我們總是抱怨環境和處境,以為很多問題不外 因為經濟壓力太大,其實,多少時候,我們並未能找着真正的問題所在。因為問題的根源在人的內心,亞當明知故犯,不是基於外在的環境驅使和其他的試誘。人類首宗罪,是在理想不過的伊甸園中發生的,這個場景還不夠好嗎?世上還有甚麼地方能與之相比?

3. 神要追問每一方:「你做的是甚麼?」「耶和華神對女人說:『你做的是 什麼事呢?』女人說:『那蛇引誘我,我就吃了』」(創三13)。神要亞當正視問題,要他知道問題出於自己的悖逆,更要他承認自己有份參與,不可推卸責任。 亞當也曾諉過於夏娃,抱怨神給他這個女人,若不是她,問題便不存在了。女人也曾把責任推卸給蛇…人最喜歡推卸責任。社會的現象普遍都如是,上至政治人物、 公務員,下至小夫妻、小學生都懂得來這一套。

說起亞當的故事來,他也是頗無辜的,從頭到尾,他都沒有主動過;只是神第一個要針對的是他。原來夏娃才是被引誘,亞當不是被誘,而是明知故犯;神直接給他吩咐,但他沒有聽從。亞當應該阻止夏娃吃禁果,而並非附和她犯罪。我們無意追究誰的責任較大,但亞當在這犯罪的事上責無旁貸。今天,我們同樣有神的話語,同樣有責任要遵從;見到別人犯罪,也要負起守望的責任。然而,今天人看見問題,知道問題所在,但卻難以承認自己有問題,永遠都認為問題是在別人身上。我們容易看見別人眼中的刺,卻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即使是大家都有錯,也難以承認自己該承擔的部分。

一個典型的事例,就是孩子的學業和操行突然轉差,家長常愛把責任推到學校和社會風氣之上;在接受輔導的時候,很難接受子女的問題其實出在自己身上; 他們婚姻破裂,壓力令子女難以承受。看不見問題的癥結,把責任推在經濟低迷,自己又要經常出差等社會環境因素上。其實,問題出於自己,在溝通、接納、順服上出了問題;到難處浮現,又覺得對方應負更大責任。面對罪惡,首要面對自己,神要和我們對質,要人承認自己的虧欠。

與源頭的關係破裂了

接着談到神要宣判刑罰:「耶和華神對蛇說:你既做了這事,就必受咒詛,比一切的牲畜野獸更甚。你必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又對女人說:我必多多加增你懷胎的苦楚;你生產兒女必多受苦楚。你必戀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轄你。又對亞當說:你既聽從妻子的話,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樹上的果子,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你必終身勞苦才能從地裡得吃的。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你必汗流滿面才得糊口,直到你歸了土,因為你是從土而出的。你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創三14-19)。

我想介紹這刑罰的結構,三項宣判與之前神的三個質問,次序剛好相反;質問依次是亞當、夏蛙、蛇;宣判刑罰則反過來是蛇、夏蛙、亞當。首問亞當,最後判罰,這裡主要帶出亞當要負最大的責任。本章第十一節先責亞當吃了神所禁吃的果子,到第十七節同樣重複這意思,且審判亞當的篇幅較長,原文是用詩歌體裁寫成;對蛇的宣判有四句,對夏娃的宣判有兩句,對亞當的宣判有六句;重點在亞當沒有聽從神的吩咐。

神對蛇、對夏娃、對亞當的宣判,在內容與排列上都十分相似。第一,神針對受罰者的某項活動;咒詛蛇,要牠終身用肚子行走,終身吃土,這是最大的屈辱和咒詛 (創三14)。神並無咒詛女人,只是大增她生育的痛苦。神並無咒詛亞當,卻咒詛地;所以人要勞苦耕種,始有收成。男人和女人所受的審判相近,耕地與生育都可說是他們典型的活動,是創造的延續,也是人類從神領受的使命。神並沒有咒詛人,不過在給人的活動與使命上添加了難度,使之變成苦差。

第二,關係上的衝突,神要女人的後裔與蛇的後裔彼此為仇;女人要戀慕丈夫,丈夫要管轄她(創三15-16)。這裡說人與蛇為敵,夫妻因要控制對方而產生不和。地不與人合作,長出了荊棘蒺藜--- 「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創三18)。原來三種關係上的衝突,都是與他們所犯的罪有關,蛇引誘女人犯罪;女人拿禁果給丈夫吃; 亞當所吃的果子源出於地;結果彼此之間的關係都因犯罪而不和。女人出於男人,男人出於泥土;女人和男人不和,地不為人效力,表示他們都與源頭的關係破裂了。第三,破裂關係要持續下去,不論是蛇與女人;人與耕地或夫妻之間,地雖然不配合,但人仍要耕種,始能享用地裏的收成(創三15-16,18)。

神的恩典憐憫,掩蓋一切過犯

換言之,關係破裂是無可避免的,但男人仍要管轄女人,且兩度給女人起名字。所以,聖經說男人是頭,乃指其代表性;由始至終,神好像都是跟男人說話。因為神發出命令,着亞當不要吃那樹上的果子,是時夏娃還沒有受造,但神毋須重複再說,因為男人就是她的代表。

要是再看神將人驅逐出伊甸園,那時並沒有提到夏娃之名,是否夏娃不用離開?當然不是,驅逐亞當就是驅逐她(創三22)。神說男人管轄女人,是基於雙方互相尊重的原則;如果女人要取而代之,控制男人;那便違反了創造原本的秩序,衝突勢將永遠延續下去。

其實,創三8-19,每一章節所載都是神的恩典;尤其是人墮落犯罪,破壞了創造的秩序,卻並沒有破壞神的創造大工。我們的造物主依然掌權,祂曉得如何引人歸正,刑罰罪惡;咒詛孰輕孰重?人生的苦難、衝突盡在神的掌握中,人的悖逆決不擾亂神的計劃;神的恩典和憐憫廣大,能夠掩蓋我們一切過犯。人犯罪其實走向死胡同;關係破裂後連自己也不敢面對。但神不放棄,給我們開出路,但要人坦然面對己過,勇於面對以往的過犯。神永遠是創造主,我們永不能破壞祂的創造。一旦破壞了,便回到神面前,正視問題;以坦誠的心赤露敞開,祂必定開出路。

神是造物主,我們逃避不了,要存敬畏心,因我們的人生是神所造。我想大家在神面前安靜片刻,讓神再問一下大家:你在那裏?你和神的關係又如何?你是否有所隱藏,一直戴着屬靈假面具,不敢拆穿呢?又或者你管推諉予人;讓神問一下你:究竟做了甚麼,出了甚麼問題,有甚麼責任要承擔?

我鼓勵大家向神開放,讓祂知道你做了些甚麼?教你怎樣行。祂滿有恩典憐憫,要介入你處境中;罪是無法自拔的,靠自己難找出路。要認清己過,讓神進入你內心。低頭祈禱:

「天父,祢清楚知道我們的處境,知道我們的光景如何。求祢不斷追問我們,光照我們,賜給我們一個謙卑的心,願在祢面前承認自己的虧欠;但願我們今日就回到祢身邊,讓我們很多受到破壞的關係都得到醫治。主啊,我們求祢憐憫,賜我們一個謙卑的心,潔淨我們,移走我們的過犯。我們願意一生跟隨祢,奉主名 求,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