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基督與教會及教會的領袖

趙柳塘

經文──啟一12-20

我們若知道基督與教會領袖間的關係是何等的密切,我們便得了無限的盼望與安慰,在這裏約翰見了「七個金燈台」又見了「七星」其中尚有一事就是「人子」他在金燈台中行走,七星也在他右手之中,那是何等安慰與興奮吾人的事。

由此吾們作主工的,不要以為負責太重,擔當不起,須知主常在教會中間,往來行走,教會是主的,信徒是屬主的,我們依賴信從他,則責任雖重,也不覺其重的。來三5說:「摩西為僕人,在上帝的家全然盡忠,……」照樣,我們在上帝之家,當然也是僕人;為主的,就是那無所不能,在燈台中間行走已由復活了的耶穌,我們當想起他而得安慰。況且我們是在他右手之中有能力得保守有何懼怕呢?

以上是指一方面而言,另一方面,主耶穌在燈臺中間行走,是寓有審判,鑑察……之意,教會一切的一切他都知道了,因為祂常在七燈臺中行走因何我們忽略了祂呢?

試看使徒時代的教會,無論在何事上他們都是得勝的,官長不能恫嚇他,教友不能誑騙他,因為主在他們中間,他從未忘記那審判,鑑察他們的主。試聽彼得約翰的話:便可窺見一斑:「聽從你們,不聽從上帝,這在上帝面前合理不合理,你們自己酌量罷!」(徒四19)我們所以不能勝過世界潮流,罪惡的勢力,教會中容納了罪惡與魔鬼,就是因為不見行走在他們中間的主。

今日教會最痛苦的一事,就是對犯罪的教友妥協,不能清潔教會裏的腐敗。但在使徒時代教會,並不如此,乃是事事都弄清楚,不容一點不法的事發生,而延宕下去的,例如五章裏有作偽的事發生,彼得等即靠聖靈的大能即採斷然處置,辦理妥當。第六章有說希利尼話的猶太人,向希伯來人發怨言,因為在天天的供給上忽略了他們的寡婦。十二使徒即從事補救這個缺點,使怨言歸於無有。不給一點污漬,在教會裏留存。

人身體有病徵自必不能作工,那麼,教會若有病象,如何能負起宣傳福音的責任,而向外發展?

今日教會裏若真有亞拿尼亞其人,恐將受人恭維稱可不置,那能窺破其底蘊,即有人能拆穿他的西洋鏡──道破其虛偽欺哄之罪,則那人的地位將不能保,岌岌可危。這樣看來,我們不敢執正辦事,是因我們不敬畏在教會當中行走的主惟見他們那半心的教友們的金銀與權勢!

教會的同工們,見主的教會種種不好,但切勿灰心,頓萌退志,試看啟三章裏所載老底嘉的教會,不冷不熱,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多麼不好,主已被關在門外,但主還不曾灰心完全棄絕她,還站在她的門外叩門,冀其回心悔改開門接待他!不獨老底嘉教會,其他六個教會,也各有其弱點,缺點,主仍行走在他們中間,不失望,不灰心,主真是我們最好的榜樣。

今日中國教會處此危急之秋,正需一班不灰心,不失望,見危授命,有基督之心的領袖。

我們不貴乎能做雇工,乃貴乎能做牧人;不貴乎能做奶媽,乃貴乎能做母親。保羅視教會信徒如己出,誠不愧為一母親,他對加拉太人說:「我小子阿!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們心裏。」(四19)他向教會,真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

主雖寫信給各教會,似乎是責備她們,實則要造就她們。故對每教會,都是獎懲兼施,不令她們有過分的失望與灰心,主之用心,於此可見。今日中國教會,自然有許多令人不滿意之處,然不滿意的地方,正是上主賜予我們一個作工的好機會,若事事完全,那裏還用得著我們去造就她?

主在七燈台中行走我儕當跟隨祂藉祂的光先照亮了我的心,成為光明,然後照亮教會中一切的黑暗,使之大放光,那是我們所當存態度。

現在看到那七星,七星是拿在人子的右手裏。照樣,教會領袖是在基督的手裏的。從前有人以為教會領袖是在差會手裏,現在華人自理,有人又以為教會領袖是在華人手裏。在差會西人手裏,辦事棘手,但在華人手裏,也不易做。其實並不是在任何人手裏,乃是在基督手裏。我們的任職,非由人委派,乃由主所選立,我們的地位,非由運動得來,乃由基督親自賜給。所以我們不必怕人。拿在主手裏的七星,多麼穩固?「誰也不能從我父手裏把他們奪去」,主耶穌不是親口說過麼?(約十29)

那七星又是拿在主的右手裏,右手為有能力之手,我們在主手便有能力,故可剛強壯膽,邁步前進,如保羅所說:「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四13)如此信靠則無論怎樣冷淡,不好的教會,都不能令我們失望退步了。

我們一方面認定自己的地位,一方面也認定所事奉的主,知道兩者間的關係,又知道主與祂教會的關係,則必不灰心懼怕而有能力,為主作工,打美好的仗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