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兩個呼召

周志禹

太十一28-30

(一)第一個呼召。有人主張太十一20-30應與路十1-24參讀,這樣就可看見,主耶穌打發七十個門徒出去佈道之後,他自己也在近地迦伯農哥拉汎伯賽大等處工作。然後七十個門徒回到他那裏,報告工作狀況,說「主阿,因你的名,連鬼也服了我們。」主聽了佈告,「就歡樂」而感謝天父。同時主好像看見那些聽了門徒講道,而自覺罪擔沉重,勞苦為難的人,所以就向他們發出這呼召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人為何有罪擔而負擔不起呢?同為上帝管理天地萬物,都用律法,以物律管物,以靈律管靈,遵律者昌,違律者亡。大而言之,無數星球,都循著上帝的律,運行不息,運成天地氣化。若諸星不遵律而行,則彼此衝碰擊毀,宇宙萬物,就一焚而滅了。小而言之,若有孩童不聽母親警告,伸手玩火,必為火所傷;引刀自割,必為刀所傷;今日聽道的人,若有不遵地心吸力的律,欲避免走樓梯的麻煩,而躍窗以出的,他必跌死在地,因為上帝所定的律,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你若破壞律,律就破壞你。所以人若不是喪心病狂,都知道遵守物律,以免災禍,而樂平康。然而人不單單有物質的身體,應該服從物律;他同時有個寶貴的靈魂,也應該服從靈律。他若破壞靈律,必被靈律所破壞。靈律是甚麼呢?靈律就是兩約聖經中一切的教訓命令,良心直覺中所有的感動啟迪。你若違背聖經的指示,良心的主張,不盡心,盡性,盡力,愛上帝,不愛人如己,不愛敵如友,不絕對聖潔公義為人,你就破壞靈律,而你的靈魂就要被靈律所破壞,永受地獄之苦,正如躍窗而出的人,因破壞物律而被物律破壞他的身體一樣。但是,古今中外,誰能完全遵守上帝的靈律呢?就是我們中國人尊為至聖先師的孔子,也不敢自謂無過,所以他說「假我數年,卒以學易,卒可無大過矣。」這正合著俗語所謂「世上有兩個好人,一個已死了,一個尚未誕生。」所以普世人類,都是破壞靈律,勞苦擔重擔的罪人。若不是上帝加以拯救,都要受靈律的處分,為地獄之子。但我們要感謝上帝,他早已為我們預備了一位救主,就是他的兒子耶穌基督,「及至時候滿足,上帝就差遣他的兒子為女子所生,而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贖出來」主耶穌在世為人,就是作我們的代表,為我們生在律法以下,代我們遵行律法的義,叫我們能「在他裏面成為上帝的義」。他一面作著這代表和救贖之助,一面又發出這慈愛的呼召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查這「來」字,在聖經中,用了六百四十二次之多,都是帶著恩典的意味。按著四福音中的暗示,使徒行傳中的事實,各卷書信中的解釋,這「來」字就是「悔改罪孽,信耶穌而得救,」的意思。請各人自問我已確確實實的,清清楚楚的應了主耶穌這呼召麼?我的罪擔已卸在主耶穌身上了麼?我心靈裏面有主所賜的莫大安息麼?我應當怎樣呢?

(二)第二個呼召,請看29節。主耶穌宣佈了第一個呼召以後,接著又發出第二個呼召說:「你們要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必得享安息。」這呼召是對誰而發,是因何而發的呢?這是對著已經接受第一個呼召,而得著莫大安息的人而發的。因為凡是得了救恩的人,都應該為主作工,所以可以說是特別對著作教會領袖的人而發的。作主的工作,必須有心裏的安息。不然,你就經不起一點風浪,一遇困難,就要灰心喪志,作不了好工作,結不出好果子,把榮耀歸與天父了。當知在主葡萄園裏作工,必須有屬靈的能力,而屬靈的能力,不是灰心喪志,心如亂麻的人所能得,因為主曾說「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平靜安穩,就是心裏享有安息。心裏的安息是怎樣得的呢?就是要負主的軛,學主的樣式。主的軛,主的樣式是甚麼呢?請看29節的頭一句。

「我心裏柔和謙卑」。柔和就是溫柔和軟,諸君所穿的綢衣是柔軟的,你打它一下它就說你一下,你打它三下,五下,十下,它總是不會抵抗你的。這就是使徒彼得論到主耶穌所說的:「他被罵不還口,受害不說威嚇的話。」諸君,我們作主僕人使女的,不能高過主人,應該負他的軛,學他的柔和樣式,在生活上,工作上,天天背著十字架跟從他。有時你自己心裏說:我雖然殫思竭慮,鞠躬盡粹的忠實作工,但在上的不體貼我,在下的又百般誤會,我何苦如此呢?我不如辭職罷!轉思我既獻身聖工,總要忍耐,百般的忍耐,千難萬難的忍耐,在這笨重的十字架下,喘著惡氣而忍耐罷!諸君!你豈不是有這種經驗麼?我遇見許多傳道人,都遇著這樣的生活,弄得像喪家之犬,畏首畏尾的,非常可憐!諸君,你這樣是學主的柔和麼?你這樣是學主的柔和,能享心裏的安息而有內裏的能力麼?請注意,這樣學主是不行的。主並不叫你這樣的學他,主叫你學他的,乃是「柔和而謙卑」。你忍略了最重要「謙卑」二字了。謙卑是甚麼呢?謙卑就是甘心居卑,就是安於其位,而私心自足的意思,就是自己能說:上帝是愛我的恩父,他所為我安排的,斷不致有絲毫錯誤,我既愛他,他必使萬事互相效力,叫我得益,(羅八28)我所遭遇的,都是我應得之分,是因為我的舊性裏有驕傲,天父叫我受些磨煉,來打倒我的驕傲。或是因為我的舊性裏缺少溫柔,忍耐,謙恕,同情,等德氣,天父叫我遭些困難,為我養成溫柔,忍耐,謙恕,同情,等德氣。或是因為我缺少祈禱的功夫,與天父太不親近,他就叫我負些重量,使我覺得無力,而多向他祈禱。這樣,他就可以在我的祈禱中多多向我賜恩,而栽培我。或是因為我有別的地方,太不像我所代表的基督,他就把我安放在我現在的環境裏,要用這環境,當作熨斗烙鐵,來熨去我的縐紋等類之病,而使我平直發光,在眾人面前,把基督的形狀反照出去。所以我非但我不要叫苦,不可怨天尤人,還要感謝讚美天父。再有進者,我們所負擔的,是榮耀救主救人十架的一部份,主自己負了最重的部份,我們所負著的,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一小部份。因為我們若把我們所負擔的,和主一生所負擔的,與他在各各他所負擔的,一比較,就覺得軒輕立分,不足一道的了。但主要用我們這樣為他所作的工,去救比全世界更寶貴的各個靈魂,又要因此而賜給我們榮耀公義的冠冕,我們豈不要甘心樂意的擔任一切麼?我們若能這樣學主的柔和謙卑,則無論遇著甚麼磨煉痛苦,無論遇著甚麼逼迫患難,都能逆來順受,有心裏的安息,而在生活作工上,有屬靈能力了。

講到這裏,必有人說,這樣學主的柔和謙卑,恐怕是言之匪艱,行之維艱罷!這軛未免太難,這擔子未免太重罷!且慢!請把我們的經題再看下去,看第30節,主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你聽見主的話麼?是你的話靠得住,還是主的話靠得住呢?

這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是一個比喻,比喻中有極寶貴的真理,是我們所不可不明白而領受的。我們若明白而領受這真理,則一切困難都迎刃而解了。這比喻就是這樣:猶太人耕田,是用兩隻牛同負一條橫木為軛,拖著犁頭而行的。凡是新牛開始耕田,總是叫它與老牛同耕,使老牛帶領它而行。新牛雖然不會耕田,只要與老牛同軛就行。它只要肯同負一軛,肯同行一路,就能同作一工,同成一事。主在這比喻中,乃是把自己比作老牛,把你們比作新牛。我們自己雖然學不到上面所說的柔和而謙卑,但祗要我們肯完全奉獻,用信心伸出頭頸來,負主的軛;用信心舉起腳步來,隨著主一步一步的走,就必蒙主以復活的大能,為我們成全這善工,叫我們成為他合用的工人。有一個小孩子,名叫約翰,他跟著他的父親在花園裏走,父親攜著一輛幼孩子車中躺著一歲的小妹妹,父親對約翰說:「約翰,你來推小妹妹的車走」小約翰實在是推不動車的,因為他巴巴只有三歲,徒步行走,尚覺為難,怎能推車呢?但小約翰應聲向前,手擋著車就推,而且推得很好,在花園裏足足繞了三個圈子,請問那三歲弱質,自願不暇的小約翰,怎能推小妹三週,勝任而愉快呢?不是別的,乃是父親在他後面,托著車柄幫著他推的。眾位親愛的同工們,我們的主,對我們發這第二個呼召,也是如此。他叫我們負他的軛,學他的樣式,我們就當伸頭就軛,舉足學步,他必在暗中親自負責作工,使我們真能柔和謙卑,心裏享有安息而作他合用的器皿。願主的靈與他的道同在。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