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

周志禹

「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在這些事上恒心,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提前四16

保羅勸少年領袖提摩太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現在把這句話,分作謹慎,自己,和教訓三層討論:

(一)謹慎 謹慎是一件要事,在普通道德上也佔重要的地位。成語說:「星星之火,足以燎原」「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一言興邦,一言喪邦。」所以為人當「戰戰競競,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凡不是表心病狂的人,斷不以這些話為河漢的。普通世人,尚知謹慎如此!我們蒙恩為上帝兒女,受命為世上亮光的基督徒,豈不更要謹慎麼?

聖經說我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有聖靈住在我們裏面,然則我們無論何往,都帶著上帝而行,在家時可稱為上帝的「坐宮」,出外時乃是上帝的「行宮」。可見我們地位的高貴,亦見我們責任的重大。而傳道人則尤勝一籌,更高一等,因為傳道人是代上帝發言的,又是信徒的標率,所以保羅在徒廿28對以弗所教會的長老們說:「聖靈立你們為全群的監督,你們就當為自己謹慎,也為全群謹慎,牧養上帝的教會。」

傳道人的責任,就是牧養上帝的教會,教會的教友如羊群,傳道人如牧者,也就是「好牧人」基督的代表。上帝看教會,比任何都寶貴,因為教會是上帝用重價,就是他自己的血買來的。今上帝竟將這寶貴的教會交付我們手中,我們焉敢不謹慎從事呢?

(二)謹慎自己 人類的通病,就是「明於責人,昧於責己。」伊朔寓言裏有一段說:「世人都有兩個袋,掛在肩上,一前一後,這二袋都裝滿了罪惡和過錯,前袋裝滿了別人的罪惡與過錯,後袋裝滿了自己的罪惡與過錯,這樣人自己的罪惡過錯,總是看不見,不知道,但別人的罪惡過錯,卻看得清清楚楚。」

傳道人不但有普通人的毛病,有時毛病比普通人更深,因傳道人的專門職務,就是勸勉人,教訓人,所以主在太七3-5的話,好像是特別對一般傳道人而發的警告:「為什麼看見你的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樑木呢?你自己眼中有樑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樑木,然後纔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這教訓並非叫我們不要管別人的事,傳道人應當規勸教友顧念教友的事,不過勸人必先自勸,責人必先自責,故非先把自己眼中的樑木去掉不可。

我們是否做到為眾人的標率呢?我們一舉一動,一言一語,一顰一笑,都為眾人所注意,「所謂十手所指,十目所視。」人們都十分尊敬傳道人,所以都十分期望傳道人,我記得在中學讀書時,同學中有許多品德很壞的,我自己也是其中之一。不過我們一些人雖壞,別人還不很注意,自己亦不很覺得。但壞學生中有幾個是牧師的兒子,人人便格外留意他們,傳道人的兒女,尚且這樣的被人特別注意,何況本身呢?因傳道人的地位不同,所以人們的看法也就不同了。比方有豬仔在污地打滾,人並不以為希奇;然若有一隻羊羔在污地打滾,則人皆以為奇了。若有乞丐之子衣裳襤褸滿身骯髒發臭,人並不為希奇,然若有大戶富翁的少爺,滿身骯髒,邊幅不修,則人都要希奇了。基督徒與世人不同,因一為上帝的兒女,一為魔鬼的兒女,傳道人比平信徒更高一級,故當常思自己之地位,如何高尚,勿妄自菲薄,才好!謹慎自己,最重要的就是:

謹慎內心,箴四23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經又說:「人心比萬物都跪詐」。我們雖得了新生命,但敗壞的心,仍未除去。所以從外面進去的,不能污穢人,惟有從裏面出來的,乃能污穢人,因為從裏面,就是從人心裏發生惡念,苟合,偷盜,兇殺,姦淫,貪婪,邪惡,詭詐,淫蕩,嫉妒,謗讟,驕傲,狂妄,這一切的惡,都是從裏面出來。且能污穢人。」(可七20-23)我們有了這一切罪惡,藏在裏面,已把整個的心弄壞了,靠當祈禱的力量,與聖靈的恩助,將它治死。我們有此罪惡在心,有如強盜躲在深山密林,若防範稍鬆懈一點,便要起來擾亂妄為貽害於無窮。我們心裏為何沒有平安呢?為何常擾亂不寧呢?祈禱為何沒有力量呢?工作為何沒有果效呢?生活為何暗淡無光呢?皆因不謹慎內心,坐使罪惡發動所致。謹慎內心,固為根本,但謹慎外行,也屬重要,不要以為「君子不拘小節」,信口雌黃,隨便行動,我認識一位牧師,他的靈性工作……都是我們佩服的。但有一件,他平生最喜歡講笑話,因此有人不很喜歡聽他講道。他的笑話雖是出於清潔的良心,但有些人不了解,竟因此誤會他了。故當聽從保羅的告誡「淫詞妄語,和戲笑的話都不相宜。」(弗五4)

又有一位傳道人,確有火熱的心,不過性情急躁,有時言語常帶激烈的口氣,所以也有許多人不能得他的幫助,可見我們待人接物的態度,當十分謹慎。

有一位姊妹對我說:「施小姐從美國寫信給我,說你很好,怎知我見你的時候,覺得你是個傲慢人,因為我來見你,和你說話的時候,你好像很輕看我,不顧和我說話乃是出於勉強的應付了我幾句……」我聽了那責備的話,心中大大的作難,因為我並無傲慢,和輕看她的意思,不過那日姊妹與我說話時,適因事忙,故草率應付,致招誤會。所以我們不要以為只要存心不錯便得,更要在各方面謹慎,免得在無意中令人絆跌。

謹慎自己還要犧牲自由。有人以為基督徒在真理中有相當的自由,可以不拘小節,那知這是很危險的。中國自立會的發起人俞宗周牧師,他的道德文章,是很可佩服的,人人都很敬重他,但有一次他到淅江溫州主領教會大會,他於開會前後,隨意煙吸喝酒,以為這不是罪惡,沒有問題。那知開會三四日後,見聚會的人在會場中也吸起煙來了,雖欲禁止,也不可能,後乃決志自己犧牲這自由,戒煙戒酒,立下榜樣。未幾人人倣效,不禁自絕。

上海聖公會有一位姚牧師,他的道德文章,也是我所欽佩的,他從前也吸煙喝酒,但現在他為體貼軟弱的弟兄起見,竟完全戒絕了。這正合乎保羅的不吃肉主義。保羅在林前八8-13:「其實食物不能叫上帝看中我們,因為我們不吃也無損,喫也無益,只是你們要謹慎,恐怕你們這自由,竟成了那軟弱人的絆腳石。若有人見你這有知識的,在偶像的廟裏坐席,這人的良心,若是軟弱,豈不放膽去喫那祭偶像之物麼?因此基督為他死的那軟弱弟兄,也就因你的智識沉論了。你們這樣得罪弟兄,傷了他們軟弱的良心,就是得罪基督所以食物叫我們跌倒,我就永遠不喫肉,免得叫我弟兄跌倒了。」所以謹慎自己,還要犧牲自由。

(三)謹慎自己的教訓 傳道人為上帝的代表,正如古時的先知使徒代表上帝向人說話。傳道人所講的話,是關係人之生死存亡,勝敗禍福的,所以當隨時隨地,鄭重謹慎,不可有絲毫忽略,於謹慎教訓之中第一要緊的,就是要在所講的教義中,有一個中心點。有稱為「傳道之王」的司布真先生一次教訓學生說:你們當常講「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有一學生起而問曰:若講的題目與十字架無關係的如何?司布真先生說:寧可不講那題目。若必要講,必要把十字架講進去才是,我們基督教的道理,固然是很大而廣博的,但全部聖經有個中心點,就是「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

保羅在哥林多書中有一段很重要的話:「弟兄們!我如今把先前所傳給你們的福音告訴你們知道,這福音你們也領受了,又靠著站立得住。並且你們若是徒然相信,能以特守我所傳給你們的,就必因這福音得救。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第一;就是基督照聖經所說: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林前十五1-4)保羅所傳的道,本很奧妙高深,他的學問,也很廣博,但他傳道有一個中心點,這中心點,亦即他昔日從主耶穌所領受的,保羅就把所領受的作為,他傳道的中心點,無論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講道,都不離開這中心點。

福音的中心點是甚麼?就是「耶穌為我們的罪,死而被葬,又復活了。」上帝之道本廣大無涯,雖有學識高深的博士,也講不完全,英國有一大名鼎鼎的著作家華德司考脫爵士(SirWalterscott)曾說:「上帝之道,高深莫測,有如金礦,越開越深,越深而鑛苗,也越多越好,故要能完全明白上帝之道是不可能的,雖有最長壽最動勉的人,窮其畢生之力,善心研究,待至死日,亦將閉日赧顏說:「上帝之道,寫在聖經的,我不過曉得一點點罷了。」因為上帝之道太廣博,太奧妙。誠恐吾人講道的時候,偏側一面,而成為異端,故不能不注意其中心點。常見有些人傳道多年,但不能引人到得救地步,你若與他辯論,他將援引聖經,滔滔不已,幾乎使你瞠目不知所對。所以你不能說他不合聖經,不熟聖經,也許他比你更熟,可是他沒有中心點,因而講得太偏太欹,引人錯入岐途,正如耶穌所謂:「以瞽相瞽」危險萬分!

從前有人問一船主,由某地往某地的途徑,你很熟識麼?他答,很熟識,那人又問,那條航路上有多少奇山峻嶺,有多少名勝風景……你都能一一告訴我麼?船主答道,朋友,這不是我所經意的事,熟識這些,也不是我的本分。我所最經意而又認為莫大本分的,就是明識那條航線,且知道那條航線上有多少礁石,……和危險的所在,使行旅安全而已。諸君,為船主的,能兼識沿途的歷史,地理,名勝,古蹟,固是好的,但不關重要,最重要的,就是知其航線,使船能安全達目的之地。今日有許多傳道人,傳道忘記了中心點,歡喜談些宗教哲學,宗教倫理,宗教教育,……很少談論十字架救贖之道,故在高談闊論之中,不知不覺的把船撞在礁石上,船破人亡,所以傳道最重要的,是要熟識到大堂的航線,並時刻詳細指示人,請聽保羅的勸戒:「你要謹慎自己,和自己的教訓,要在這些事上恒心,因為這樣行,又能救自己,又能救聽你的人。」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