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大衛與歌利亞之戰

趙柳塘

見撒上十七章

我們看大衛與歌利亞的戰爭,便可知魔鬼向教會的態度,並可知解決教會問題的方法與能力。

1節說:「非利士人招聚他們的軍旅,要來戰爭,聚集在屬猶大的梭哥,安營在梭哥和亞西加中間的以弗大憫。」這不是以色列人向非利士人挑戰,乃是非利士人向以色列人挑戰,他們以有備來攻我們的無備,他們已先得一著了。魔鬼亦得常準備向主之教會進攻,今日仇敵勢力,已深入我們的腹地,若我們不出全力抗拒之,將來惟有永遠降服在魔鬼權下罷了!

以言教會如此,以言信徒個人,亦何獨不然?我們先須向魔鬼挑戰,若待其前發動,然後纔倉皇應戰,那豈不是讓魔鬼得了先著?

2節說:「掃羅和以色列人也聚集,在以拉谷安營,擺列隊伍,要與非利士人打仗,」仇敵既已來攻,不得不勉起應付,強與周旋,許多時我們也是這樣。(4節)這裏並不說明非利士人軍隊的總數,只說到一個人,這一個人為誰,就是赫赫大名的歌利亞,這歌利亞很奇特經載其「身高六肘零一虎口,頭戴銅盔,身穿鎧甲,甲重五千舍客勒。腿上有銅護膝,兩肩之中背負銅戟,槍桿粗如織布的機軸,鐵槍頭重五千舍客勒。」(每一舍客勒約半両)這大而可怕的唯一的敵人,就站在他們跟前,若能得勝他,非利士人全部可迎刃解決;若失敗在他面前,後患將不堪設想。此歌利亞固然代表魔鬼撒但,然而吾人亦可看牠為教會中一件大難的事或是與教會對敵的一個大仇敵就是「罪惡」。是以今日教會似乎有許多難題,不易解決,但一切難題中,定有其主要者,其即困難的根源這個能解決,則一切難題,可不解而解。當魔鬼把大難題,大阻礙擺在你的跟前時,你有害怕否?有屈服否?有灰心喪膽否?那個大難題,有時是一個人,有時是一件事。或是一種「罪惡」如我們因一人因一事因罪惡的勢力竟倒戈而退,豈不大怯懦嗎?我們當站立得穩,準備應戰,才不愧為基督的精兵。

當日那偉大可怕的歌利亞,日日在以色列人軍前罵陣,以色列人雖尚未倒戈而逃,然全營已驚惶極其害怕了。(11節)非利士人罵陣共有四十日之久,(16節)在這四十日間以色列人都束手毫無對策,欲進不能欲退不敢,躭誤光陰因循歲月。今日中國教會,好像已陷於沒有辦法的地步,其原因是未曾將那大而可怕的歌利亞打倒,容忍罪惡,苟安旦夕,伯鼓動風潮,不敢毅然決然,與敵人拚個你死我活。

魔鬼的工作,罪惡的事情,如在教會之中,非澈底謀個解決不可。若讓魔鬼及其罪惡一年,二年以至十年四十年,仍留在教會裏面,則教會斷無進步之可能,雖做多工,也不中用。

在吾人料不到中,主竟使用一青年人大衛能憑信心去解決那有大權位,大力量的人不能解決的,──急難──主,真是奇妙的主!不使用人們的經濟,計劃,……倒喜歡使用一個人,──一個人所藐視的少年──成就大工。就全聖經看來,主的大工多是等待一個合祂用的器皿去成就的:如在洪水時代主使用一位挪亞,在飢荒時代主使用一位約瑟,在為奴時代,主使用一位摩西,在以利黑暗時代,主使用一位撒母耳。主今想解決教會的問題,然是要找尋一個有信心合祂使用的人,甚麼人肯為主用,放在主的手裏,主立能使一瓦器,成為大有用的尊貴器皿。

從23-26節中,我們可以看見大衛的幾點:(一)當那屬迦特的非利士人歌利亞,從非利士人中出來罵陣的時候,大衛並不詐作耳聾,經說他「都聽見了」,大衛不但去看,並且去聽,聽後也並不把那事輕輕放過,乃很留意的問站在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上帝的軍隊罵陣麼?」(26節)我們看大衛一看,一聽,一問,便可知他毫不放過那件嚴重事情,這樣有心人,主何能不用他?反之,遇事不肯開口,不敢動手,不聞不問,詐癡詐聾牧師只求其講經,教友只求其聽道教會中一切羞辱主名的事,任之生存而發展教會何能以興?真要切切求主開我們的眼睛。使能看清楚教會實在情形,教友實在情形,及自己實在情形阿!

當日以色列人聽慣了歌利亞罵陣,並不覺為恥辱;惟大衛一旦聞此逆耳之言,即引為奇恥大辱,義忿填胸,思有以雪之。今日許多人亦以為教會有巍峨美觀的禮拜堂,也有一千數百的教友充足的金錢,已足自豪,可引為榮幸了,存心既如此,所見教友有失敗事發生,則諉為樹大有枯枝:多年未引一人歸主,則咎諸人心剛硬。人任播種,神任生長收成,藉詞自遁,未嘗不智。但請問大衛是不是如此?他視國事如己事,以神恥為己恥,他發起大熱誠,立下大決心。看他第一次對掃羅所說的話,多麼豪壯,多麼有聲色:「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膽怯,你的僕人要去與非利士人戰鬥。」(32節)願主使我們能有大衛的心,不怕將一切重擔負擔起來,用事發人答敵人,向我們所說你的上帝何在?你的耶穌何在?的質問。

大衛那麼年輕,不但敵人不把他放在眼內,即掃羅亦輕看他,33節:「掃羅對大衛說,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因為你年紀太輕,他自幼就作戰士。」教會裏有些有志青年及初進的熱心信徒,目擊教會冷淡情形,心中焦急不已,想有以匡濟時艱,無奈為前輩工人老年的教友的多方阻撓,不是說教會情形我司空見慣了,流潮如此,誰能聖潔;就是說,你們年紀青,經驗淺,教會事是不易辦的,若能辦,我早已辦了。多少青年為主為教會熱烈的心情,都被那無信心無廉恥的冷語撲滅了。

大衛抗戰歌利亞,不是單靠經驗──打死獅子和熊的經驗,乃是靠使他有經驗的萬軍之耶和華的名,看大衛對非利士人所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罵帶領以色列軍隊的上帝。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裏,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喫,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上帝。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戰爭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他必將你們交在我手裏。」(45-47節)你看他的信心是何等的充足,由此信心而生的膽量是何等的強大,單靠經驗,不靠信心不能有長足的進步因為靠經驗仍不免是靠自己,靠信心,則是靠全能的主了。保羅說:靠主凡事都能,願我們都能多多的靠主。

再看這青年的大衛,不止不靠以往的經驗連戰場上所不可少的戰鬥利器,他亦不靠。38,39節說:「掃羅就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將鋼盔給他戴上,又給他穿鎧甲。大衛把刀跨在戰衣外,試試能走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就對掃羅說:我穿著這些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於是摘脫了。」大衛摘脫了這些以後,40節說:「他手中拿扙,又在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的石子,放在袋裏,就是牧人帶的囊裏,手中拿著甩石的機弦,就去迎那非利士人。」主所用的,是他本來所有的,就是主所賜的,信心與本能不要由人得著甚麼贊助,有人以為要多得學問多求經驗,地位要高,名譽要隆,人的擁護力要大,才能為教會作大工,那知主實在用的,不過是單純的信心與常用粗淺平淡的技能而已。(參看林前二1-5)

我以為教會裏的老前輩,當給予青年人的機會,如掃羅給予大衛一個機會,使他得展其所長然。同時青年人亦不可輕看自己,當憑著信心去創造大工,打破今日教會的沉悶,以洗去一切的恥辱!

我在教會中親見許多青年男女,作了許多主所喜悅的工夫,我心大得安慰。深覺我們當從旁壯他們之膽,助他們之力。不要撲滅他們之志墮餒他們之心。

今日歌利亞──艱難或罪惡──還不時在教會當前挑戰,不打倒他,教會必無進展之望,願青年信徒都起來與教會前輩合作,共同努力以除掉此大憝。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