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需要權能

趙柳塘

路九至十章

主耶穌打發十二個門徒及七十個人出門傳道,並非白白打發他們去,乃是「給他們能力權柄,制伏一切的鬼,醫治一切的病。」主亦嘗對那七十個人說:「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甚麼能害你們。」今日教會所最需要而又欠缺的就是權柄與能力。(參看林前四20,帖前一5)今日許多教會也講純正的道理,但仍未見教會有若何進步,就是沒有充分得著主所賜給的權柄與能力。故當竭力追求此二者。試分幾方面言之:

(一)在救人工作上要有權能 今日教會領袖們的精力,十分之七八,用在教會服役信徒的工作上,很少的用在對外救人工作上。實在教會最重要的事工是宣道救人。試看聖靈降臨之後,眾門徒即邁步前進,宣傳救人的福音,別的事他們很少管理。「我們撇下上帝的道,去管理飯食,原是不合宜的。我們要專心祈禱傳道為事,」這就是使徒們的定規。

今日主必先改變我們的側重服役信徒的觀念然後主在教會裏可做復興的工夫。

徒二6說:「這聲音一響,眾人都來聚集……」聖靈充滿使徒後,不必請什麼大奮興佈道家,也不必印發什麼動人的傳單,自然而然的有人到來聚集,想得救之道。我們平常總推諉沒有機會,不去做開堂佈道的工夫,一年或二年之久,始請一外來佈道家講道數天,費了不少精力,僅僅得二三十人表示信主,這樣情形,很是可憐!在聖靈充滿的五旬節時代,並不如是,一次竟得了三千人歸主。請想……單說廣州香港,人民往來擠擁,人山人海,其中有多少人已經得救?你們自己所主持的堂會,每年有多少人受洗歸主?從前曾經受洗歸主的,過了幾年或十數年後,又往那裏去?若嚴格說來,真可為寒心!

徒二37:「眾人聽見這話,覺得扎心,就對彼得和其餘的使徒說:弟兄們,我們當怎樣行?」我們不但當有方法引人到聽,並且要使人聽了受感動,有影響,那就非有聖靈的權能不可,故能吸引人還不算難,至能得人,纔算是難。

或問:對外佈道,與對內講道熟難,我則以為對外佈道較難,蓋凡信徒是已稍明福音要道,比外人全然門外漢的不同。我們傳福音救人要到什麼程度呢?徒廿六18說:「我差你到他們那裏去,要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上帝,又因信我,得蒙赦罪,和一切成聖的人同得基業。」這是多麼重要的工作,故外堂需要聖靈,較諸內堂尤為亟切,因是與魔鬼短兵相接,直接戰爭之故。願我們不可輕看對外宣道工作。時常記念主耶穌的遺命:「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

(二)在生產工作上要有權能 保羅對加拉太信徒說:「我小子阿!我為你們再受生產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們心裏。」生產本不容易,再生產更不容易。保羅之存心,很為可取,你引一人,就得一人,他要救人到了基督成形在他們心裏的地步。照理我們應該如此,但實在情形卻不是這樣,沒有生產能力,更不肯再受生產之苦,更說不到使基督成形在他們心裏。這個可怕的現象,我們不當忽略:受洗歸主的人,我們不能保守,及至一班信徒冷淡喪亡了,就再另找一班定派良牧之心所以當求主使我們有生產的權能,存父母的心腸,主所交託於我們的信徒,我們當奉主之名保守他們。用愛心以挽回失喪之人。

我的受洗,是在一九零四年。直至一九一二年我方得了重生。在我未重生之前,我怕見一般傳道的人。因為他們只會叫我去守禮拜但如何能到重生的地步呢?就是有一位學話西國教士,他關心我的靈魂,時為我的得救祈禱。我今日得有基督的生命,就是那位西牧再受生產之勞苦所致。

結卅四3,4說:「你們喫脂油,穿羊毛,宰肥壯的,卻不牧養群羊。瘦弱的,你們沒有養壯;有病的,你們沒有醫治;受傷的,你們沒有纏裹;被逐的,你們沒有領回;失喪的,你們沒有尋找,但用強暴嚴嚴的轄制。」昔日耶和華為舊約教會嘆息的,今日主耶穌亦將為新約教會嘆息。常見有些傳道人絕跡不到冷淡犯罪的教友家中,那知這等人正是主耶穌所要醫治尋找和拯救的。所以主在12節說:「牧人在羊群四散的日子,怎樣尋找他的羊,我必照樣尋找我的羊,將他們尋見。」又在16節說:「失喪的我必尋找,被逐的我必領回;受傷的我必纏裹,有病的我必醫治;只是肥的壯的,我必除滅,也要秉公牧養他們。」求主使我們得著這章書的警告和教訓。

我們不能多得人,多生產,是因我們愛那些好的教友,棄那些不好的教友。我們先當悔改,然後主能賜我們在生產工作上的權能,使我們能多得人的靈魂。

(三)在戰爭工作上要有權能 王上十八章記載以利亞和巴力先知戰爭的事。試想當時全猶太國都趨向巴力,上帝僕人以利亞有什麼辦法?以利亞約他們同到迦密山去,用獻祭的方法,證明誰是真神──上帝或是巴力?當是時,巴力先知,聲勢浩壯,以利亞單獨一人,仍能站立得穩。他們大聲求苦,按著他們的規矩,用刀槍自割,自刺,直到身體流血。從午後直到獻晚祭的時候,他們狂呼亂叫,卻沒有聲音,沒有應允的,也沒有理會的。」但以利亞只祈禱說:「亞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上帝,耶和華啊!求你今日使人知道你耶和華是上帝,又知道你是叫這民的心回轉。」於是耶和華降下火來,燒盡燔祭,木柴,石頭,塵土,又燒乾溝裏的水。這事以後,民眾如何?39節說:「眾民看見了,就俯伏在地,說:耶和華是上帝,耶和華是上帝。」他們見了上帝的權能,就誠心悔改,離開偶像邪神,歸向上帝真神。其後捕殺巴力先知的,不用以利亞親自動手,那些百姓們卻自己拿住他們,帶到基順河邊,把他們殺了。啊!主的權能顯現,便得非常的勝利。主的權能,誰不戰慄?誰不敬服?同工們!今日你教會裏面,雖沒有巴力先知,是否潛伏著許多像巴力先知的惡勢力。比方有一個在教會擁有歷史,地位,經濟,等勢力的教友,犯了罪而且引帶他人一同犯罪,你怎樣對待他?能否效法以利亞呢?勇往直前,向惡勢力下哀的美敦書?將神的權能顯明出來引領群眾歸於正路,我們當求主賜以聖靈的能力在戰爭上顯出勇敢,特別地做人所不能做,所不敢做的事。

主的權能,永不改變,永不失掉,永不失敗,我們當仰望他,讚美他!

(四)在忍受試煉上要有權能 民16章記載舊約教會,忽然起大的風潮,看1-3節說:「利未的曾孫,哥轄的孫子,以斯哈的兒子可拉,和流便子孫中以利押的兒子大坍,亞比蘭,與比勒的兒子安,並以色列中的二百五十個首領,就是有名望選入會中的人,在摩西面前一同起來,聚集攻擊摩西,亞倫,說:你們擅自專權,全會眾個個既是聖潔,耶和華也在他們中間,你們為甚麼自高超過耶和華的會眾呢?」但摩西如何答覆他們,經載:「摩西聽見這話就俯伏在地,對可拉和他一黨的人說:到了早晨,耶和華必指示誰是屬他的誰是聖潔的,就叫誰親近他;他所揀選的是誰,必叫誰親近他。」我們同工之中,有反對我們的,我們便忿忿然辭職他往嗎?爭地位,戀棧固不可,然若所站的地位,清楚知道是神所賜的,我們則不當輕易灰心,最好當效法摩西,交給神處理之。

他們也反對亞倫,但耶和華也自己顯出憑據,證明亞倫是他所選立的。怎樣顯憑據?民十七1-5說:「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諭以色列人,從他們手下取杖,每支派一根,從他們所有的首領按著支派,共取十二根,你要將各人的名字,寫在各人的杖上。並要將亞倫的名字寫在利未的杖上,……你要把這些杖存在會幕內法櫃前,就是我與你們相會之處。後來我所揀選的那人,他的杖必發芽,這樣我必使以色列人向你們所發的怨言止息,不再達到我耳中。」其後亞倫的杖果然發芽開花,證明亞倫是神所設立的。如此,摩西亞倫在同工和會眾當中,格外有權能了。然這個權能,非人可致,乃神所的。我們背後的靠山,並不是人,乃是上帝。我們不是為人作工,乃是為上帝作工。雖全體同工和會眾反對都不怕,只要有上帝的大能顯著在我們的工作上。

我們遭會眾同工反對,不要斤斤然為己辯護,當如亞倫的杖然,藏在耶和華法櫃裏面,則耶和華自然為你止謗息怨,伎枯而且死的杖,長出美麗而有生命的花果來。所以傳道人首當結聖靈之果,次結工作之果,以為主所選用之憑記不必在言語與人爭辯。

如是「摩西就把所有的杖,從耶和華面前拿出來,給以色列眾人看,他們看見了,就把自己的杖拿去,耶和華吩咐摩西說:把亞倫的杖還放在法櫃前,給這些背逆之子留作記號。這樣,我們若為上帝所立,上帝必將聖靈印證我們何必懼怕人的攻擊呢,不可。

我們在今日的教會必要得著這種權能;方能勝過如此的試煉,但這些權能如何可得?惟有祈禱所以摩西用膝頭去解決他一切,如此之因難是我們今日主的工人所當取法的。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