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祈禱問題

伍恩蘭

小妹曾著一書,專論祈禱問題:上帝如何應允人的祈禱;祈禱如何能令人得救與復興;祈禱如何令捆綁的得釋放,受壓制的得自由……等。以上帝的大能,實沒有不能成就的事,而我們之所以軟弱無能,一言以蔽之:皆由於不祈禱與少祈禱所致。

在舊約時代,少見有人專做代禱工夫,乃因那時候,耶穌與聖靈均未降臨,祈禱的應許亦沒有如今日之多。惟新約時代,雖有以上種種的特恩,只因人心不信,也能阻止上帝能力的降下。如果今日上帝望下來,見我們人人愛慕他,追求他,他的心將何等大安慰呢?

在某禮拜堂裏,每次祈禱會,有一千至一千二百人赴會。又某禮拜堂每次祈禱,人數寥寥無幾,致使祈禱軟弱無力。看一個人的祈禱生活,如按一個人的脈搏,可由之而診驗其靈性的強弱。下面是一位常常屈膝的信徒所說的話:「你的膝頭甚麼時候屈底去,你的屬靈地位甚麼時候便抬高起來。」

魔鬼最怕我們祈禱。許多人嘉歡做人所能見的工作,不喜歡做人所不能見的工作──祈禱。魔鬼不怕見你做什麼大工,最怕見你祈禱。魔鬼見我們先作工不祈禱,則在旁譏笑;見我們先求知識不祈禱,則輕看,若見我們祈禱,他就戰慄了。

向神向人最大的工作,就是祈禱。主耶穌嘗說:「無論在那裏,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祈禱)那裏就有我在他們中間。」(太十八20)所以有人說:祈禱是萬能的,人所不能的事,由於祈禱皆能成就。

上帝親自對耶利米先知說:「我是耶和華,是凡有血氣者的上帝,豈有我難成的事麼?」(耶卅二27)願主興起我們祈禱的心,使上帝的靈在我們心中進行,凡事順利。

我們不多祈禱的原因:

(一)由於魔鬼的阻礙 魔鬼常把祈禱以外的工作,顯在我們面前,使我們覺得它比祈禱更重要。他有時也攻擊我們的身體,使軟弱不勝任祈禱工作。或者是增加我們肉體的責任,使我們不暇祈禱。

(二)由於自己的阻礙 因祈禱是最需要一個清潔的心,信徒當有清潔高尚的思想,居於耶穌之內,與上帝同行。然若自己存心污穢,覺常受上帝的懲罰,如何能坦然無懼做祈禱的工作。約壹三21說:「親愛的弟兄阿!我們的心,若不責備我們,就可以向上帝坦然無懼了。」保羅在提前二8:「我願男人無忿怒,無爭論,舉起聖潔的手,隨處祈禱。」又雅各在五16說:「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這些經句,我們真當熟記!

詩六十六17,18說:「我曾用口求告他,我的舌頭,也稱他為高,我若心裏注重罪孽,主必不聽。」祈禱不但用口舌,更當是用我們的心。心口都要相合,都要潔淨。

上帝若看見我們那麼少做祈禱工夫,上帝如何能動手在我們身上做成大工?

上帝使用人,很希奇,一個很平常的人,庸碌無奇,上帝竟然很大用他。我們在上海的工作,上帝使用兩個很平常的人;一位是美國的弟兄,一位是中國的弟兄,興起我們的工作。

上主欲大用我們,往往先引領我們到失敗,軟弱,人力盡頭的地步,在人力無可為的時候,上帝工作便開始了。

祈禱工作,能使我們見到非常的效果,為前所未見的。有時見工作失敗,但不要即失望,這如上帝把一件寶貝的東西,藏在一張紙包裏面,忍耐堅持,後必得入佳境。

略講我個人祈禱的經歷:我本不是個祈禱的人,不很看重祈禱,在一九二五年時,主使我覺己靈界生活失敗,在前此數年間,其失敗更甚。然這種極端的失敗,祈禱無力並不是驟然而來的,乃是逐漸而致的。大概由開始稍微冷淡輕忽,而至于終度極端失敗,其間總有十年工夫。

其後主使我恢復初時之愛但我又便生出屬靈的驕傲來,不肯完全順服主旨,不願受主的管教,不甘心負主之十字架,這樣,又有什麼結果?結果是失去與上帝交往的快樂,工作也沒有能力與果效。進一步,魔鬼又得有機會可乘,頭腦的思想,大受壓制,心靈中如負重擔,灰心幾到於死的地步。那時候,更不明白祈禱工作,也更不識得如何拒絕魔鬼,得勝壓制等。

然這是一九二五年前的狀況,在一九二五年後得著復興了。那年得著復興的,除我以外,還有周志禹先生,與趙世光牧師二位,那次奮興會主領的,是一位西教士,有兩個禮拜的聚集,我認真澈底認罪悔改,向己完全是死了。

在上海「五卅」案發生後,我們在中國工作,無論是辦學的,或是傳教的,都陷于完全停頓的狀態中,我覺我們的工作雖一時停頓,但上帝自有其美旨在的。果然,因學校關閉,我就可以專心學話,及做祈禱工作。我的姊妹──伍恩芝女士──是學校的校長,得有機會特別開一查經班,接奮興會之後,有一查經班,真是最好沒有的,周志禹先生,與趙世光牧師,亦在那查經班中得福。蓋他倆那時加入做查經班的班員。

我們迴想到以色列人以往的經歷,當他們行抵紅海之濱時,前面是汪洋一片的,但在一夜之間,上帝就在紅海之中為他們開一出路。我們有時亦有以色列人的經歷,感覺漫漫長夜,浩浩汪洋,但上帝是能給我們曙光,賜我們出路的。

在一九二六年又得著一個教訓,那年在雞公山有一個聚會,上帝也打發一位西姑娘講道,她適講祈禱如何得勝的題目,於是我得著一個知識,即有一事情來到時,不要立刻完全接受,當查察如從上帝而來,則完全接受;若從魔鬼而來,則當完全拒絕。然這斷不是倉卒間所能判斷的事,故非在祈禱中明察不可。

其次,祈禱能力,當在各各他十字架那裏得著,因十字架就是祈禱能力的泉源。有此能力,則能勝過一切而有餘。一次,我心中受壓制,難過得很,後用十五分鐘的工夫,連呼耶穌之名,心中的壓制即得釋放。

在一九二七年,共黨搗亂,學校更沒有重開的希望,學校與教會,似乎是「相依為命」,學校不開,教會無形中亦陷於停頓,到這情況,我們在中國實覺沒有工作可做,大有不能不束裝回國,靜候時機之情勢,但感謝主!未幾,仍能重整旗鼓,恢服主工,但初時不知從何處著手,想恢復以前的工作,究當先請牧師,或當先找教友?我們決先開佈道會,請得一位很識祈禱的人暫助講道,我則在門口招待,每禮拜佈道幾次,有時沒得一人舉手歸主。其後亦得趙世光牧師到堂相助。我那時只憑信心做去,總覺上帝的應許如救生繩,我在深海中執牢牠,上帝必引領我到安全之地的。

那時,有一事令我心中抱愧,在我堂附近有一五旬節會,他們堂雖小,而每次聚會座為之滿,我們的堂雖大,惟赴會人數卻寥若晨星。雖然如此,而我們因為信上帝的應許,心中仍極有平安,因為上帝能使鐵浮水面,太陽停止前行,在上帝豈有難成之事?故仍繼續進行,不久,就有許多青年人來聚會,趙世光牧師便是其中一位。然當時確不知有今日的光景。

這樣試驗六個月之後,再受一次大大的打擊,因中外風雲急逼,所有西人皆須起程回國,然這事以後,上帝作工的時候到了。她差遣一位受過主的訓練,很熟識聖經的一位女傳道,來幫忙我們,這就是前曾一度為培靈會的講員石堅定先生的師母。她是第一個中國姊妹幫助我們教會的,她很熱心,用三年半的工夫,為其丈夫信主祈禱,主卒答應她,這是應當讚美主的。

是年夏,又得趙世光牧師來堂主理佈道工作,其後主接連又賜給我們三位同工,教會的復興,真是如風起雲湧,初時不過只有三四十人聚集,今已增至六七百人。主日學生亦有三四十名,漸增三百人之數。不只在上海有復興現象,同時在各處亦得聞復興的消息。許多冷淡變為熱心,沉淪的轉成得救,……這種奇妙的復興,乃是奇妙的主做成的。

在小事上,我們也不可輕看。常覺主堵塞我們周圍的路,特為使我們走他為我們開的那唯一的路。我在那一年之間,專心多做祈禱的工夫,或一人獨自祈禱,或聯合同工們共同祈禱。到現在回看一下,今日的一切,實是那時候祈禱的果效。

我今補述一事,在一九三三-三四年間,主曾打發一西國弟兄和我們同工,那弟兄外表雖沒有驚人的特點,惟能專心祈禱,故今日教會的復興,那弟兄的祈禱,也與有力焉。

在座諸君,多為傳道之人,請多注意祈禱工作,詩五十15說:「並要在患難之日求告我,我必搭救你,你也要榮耀我。」約但河水漲滿,就是收割的時候;在我們工作感覺失敗到了頂點時,就是復興的開始。只有祈禱求告並交託主,他必能拯救你。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