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第三講 效法基督的團體
主題:以主為樂,為主而活
日期:2014年8月3日(日)
題目:效法基督的團體
經文:腓2:1-11
講員:陳恩明牧師
傳譯:周志豪牧師
記錄:盧浩基弟兄

一. 高舉基督的《基督頌歌》

「今天晚上,腓立比書二章1至11節的經文,帶領我們進入一個屬靈的高峰,甚至可能是惟一的高峰。祈禱聖靈在我們當中,感動我們的心,使我們真的高舉主耶穌基督。不要輕視我們所敬拜的主耶穌基督,不要把祂等同任何的領袖、任何的神明。」

「二零零二年我曾經為 John Stott 翻譯,之後他送我一本他親筆簽名的書... 叫《 The Incomparable Christ 無可比擬的基督》。他在書的結束時引述前坎特伯雷大主教 Donald Coggan 的說話,這位高根主教說,曾經有一個雕塑家雕塑了一個耶穌像,是能叫人們一看見就肅然起敬的,但人們在那裡不斷地觀看,看來看去總覺得平平無奇。有人忍不住就問那個雕刻家:『這個像說是能叫人肅然起敬,表達耶穌基督那種無可媲美的崇高,怎樣看來看去沒有甚麼可看到的呢?』雕刻家說:『你要俯伏下來看,才看得出。』同樣,你要俯伏在基督面前,然後你才能夠知道祂是誰。」

「聽見大家的歌聲:『祂是主,祂是主,祂是勝過死亡復活了的主,萬口要承認,萬膝要跪拜,耶穌基督是主。』... 這是一九七零年代的詩歌。哪兒出來的呢?是從腓立比書第二章那一首叫 Carmen Christi的《基督頌歌》裡面出來的,腓二6至11節可以說是整卷腓立比書的高峰。以主為樂,為主而活,勉勵腓立比的教會來興起,其實這處所講的就是高 舉耶穌基督。」

二. 高舉基督的必要性和合法性

「我記得 John Stott 最後一次來香港公開講道,我也有幸為他翻譯,他說過,這個世紀最重要的事,就是持守基督的獨特性,高舉基督那個超越性,英文叫『the supremacy of Christ』,今天人們很討厭『supremacy』這個字,因為它凌駕一切,彷彿不可一世的那個樣子,現在這個時代的精神是打倒一切『supremacy』的東西的,在哲學在宗教上都希望把所有東西拉成一線。當基督突顯出來時,人們就想把祂鏟平。讓我告訴你,當人試圖將一切都鏟平,沒有基督的超越性,你知不知道結果是甚麼?不是所有東西都被鏟平了,而是產生了另一個的『supremacy』,另一個駕馭一切的,那個叫『satanic supremacy』。」

「我們是屬於耶穌基督的人,我們今天是高舉耶穌基督的人,是向祂俯伏敬拜的。當別人告訴你:『不應這樣對待基督,因為你高舉祂,惟獨敬拜祂,就是對其他的不敬。你憑甚麼對其他不敬,你為甚麼不一視同仁?』我們只能這樣回答:『因為是神將祂升為至高,賜給他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穌的名,無不屈膝,無不口稱耶穌為主,使榮耀歸給父神。』」

「保羅被囚禁在監牢裡面,有口不能言,有步不能走,但他人雖在監獄裡面,他的靈卻超越一切。神特意向他啟示,或者是聖靈再提醒他,有一個頌歌在他心裡面顯揚出來,悠揚的樂韻在他心靈中飄起,就是二章6至11節的 Carmen Christi。我再一次挑戰我們當中能夠認識語文、能夠愛神學、能夠愛文學的青年弟兄姊妹,求主帶領使用你,成為一個卓越的敬拜基督的聖經學者。今日有些聖經學者不是高舉基督的。但我們要的,是高舉基督、忠於基督、傳揚拿撒勒人耶穌就是榮耀復活的基督,那位歷史性的基督,與教會所敬拜的基督,是『二而一、一而二』的。」

「在這一首的頌歌裡面有很多很美好的編排、很押韻的辭句。這詩歌在保羅的腦海旋轉著,好像詩篇四十五篇所說:『我心裡湧出美 辭;我論到我為王做的事,我的舌頭是快手筆。你比世人更美;在你嘴裡滿有恩惠;所以神賜福給你,直到永遠。』這一種快手筆,用最好的文學,用 最好的音樂,用最好的詞藻,來表達我們對主的敬拜。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興奮嗎?我們振作嗎?我們如果能夠敬拜讚美基督耶穌,能夠知道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都是俯伏敬拜祂,我們的心能不安穩嗎?歌頌基督,是我們無比的福氣,而且基督的名是超乎萬名之上,就在保羅被囚在一個黑暗的監倉裡面時,他看見宇宙上寶座的榮光。願這個榮光時常照透我們的生命。」

「今天華人教會要起來,要堅守基督的『supremacy』,要高舉基督的獨一性,我們信靠耶穌基督,因為我們是中國人... 當我們中國向宇宙萬物的君王俯伏的時候,懂得向我們的主歡呼的,那民就有福了。耶穌的名字是超越一切的。 Amen?看看歷史,千古風流人物,浪濤盡,結果去了哪裡?就是煙消雲散。古代的羅馬皇帝,他們號稱是世界的救主,結果他們去了哪裡?請問現在有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民族還稱羅馬的凱撒為他們的救主呢?昔日希特拉今日到了那裡?連那個納粹的徽號也被非法化了,但今天耶穌基督的名在各民、各族、各方仍然迸發光輝,我們中國人有份在其中,是中國人的福氣。有些宣教士說:『上帝實在愛中國人,所以造了這麼多中國人。』我希望我們好好珍惜,我們高舉我們的主耶穌。韓國的教會興起,成為亞洲宣教的大動力;我也相信,我們中華民族一定會繼續興起,一定要高舉耶穌基 督,排除萬難,勇往直前,遵從我們偉大的領袖耶穌基督,追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

三. 耶穌基督是值得信靠的主和救主

「在監獄裡面的時候,神給祂的僕人啟示,祂留下給我們這寶貴的話語。耶穌基督。我不知道在觀看電視或坐在這裡的人,你真認識祂麼?你真相信祂麼?我很希望你真真正正的認識祂,如果天上的或所謂靈界的一切都在祂面前只有俯伏下拜,如果地底下的一切,就是陰間的一切,都向祂俯伏下拜,那請問你還怕甚麼?請問你還要拜甚麼?所以我奉主的名邀請你,今天是你蒙恩的時候,離棄一切祖宗流存下來的虛妄,摒棄人所用的術數來控制你生命的一切,丟棄一些祖宗流存下來、將人升為神、然後叫你去拜的一切,好不好?這樣你的心就有平安... 我願耶穌基督的光輝是照透我們的心。」

「神是多奇妙,祂的僕人被困在監倉裡面,但他寫給腓立比教會的信,其光輝竟然繼續照亮世世代代,而且是方興未艾,當我們過去之後,主耶穌的名仍然要被人歌頌。你以為神只是在保羅的身上工作麼?以為祂只在某一個監獄裡面工作麼?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的神是使被擄者得釋放的,我們的神是打破牢獄監倉的。怎樣打破呢?叫人的心靈歸向耶穌基督。」

「我看過一本書,講中國人一段很慘痛的歷史,有一位高雅的女士,沒有犯過任何的法,只因為她的行業和她身份的問題被關在一個監獄裡面,不知甚麼時候可以離開,差不多絕望了。你知道單獨囚禁在監倉裡面、看不到人的時候,很容易就想放棄自己。但希奇的事發生了:雖然她是單獨一個人,但聲音是可以傳播的,就在聖誕節的時候,她聽見美好的聲音,人們唱著《平安夜》,她心裡開始安定下來。在她小小的監倉 裡面有小小的光輝,有小窗戶,就在小窗戶照進來的光中,她看見一隻細小的蜘蛛,蜘蛛做蜘蛛所做的事-結網,這個女士就在那時靈光一閃,她說:『這隻細小的蜘蛛已能造出這麼精密的網,那一位創造牠的豈不能拯救我麼?』結果這位女士就振作起來,在監獄裡面,加入這一個聖誕的歌聲,後來她出來,寫了一本書,名字叫《Life and Death in Shanghai》,你可以找這本裡來看。我們的主是在黑暗中使人歌唱的主,是在絕望中叫人得盼望的主,是在捆鎖壓迫時叫人得釋放的主。哈利路亞。耶穌是主。」

四. 用盡可能的方法盡力敬拜耶穌基督

「當我們唱到『耶穌活著,耶穌尊貴,耶穌我敬拜你』,在場合許可的時候,舉起雙手說『耶穌我敬拜你』,有機會不妨我們試一試,好不好?可以麼?我們敬拜我們的主,讓我們盡一切的可能,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我們俯伏在祂的面前,五體投地的敬拜,我們高舉雙手,端莊地敬拜,我們用我們的文筆來歌頌祂,用我們的音樂來歌頌祂,用我們的生命來歌頌祂。」

五. 教會和諧非易事,須回到教會核心寶藏 (二1)

「[上文保羅寫道:]『不但得以信服基督,並且為他受苦』,然後保羅說:『你們同有一個心志,對對抗著外面的敵人,同一心志,站穩陣腳。』當你有同一個的目標,同一個的立場,教會就會很和諧了,是不是呢?你不要答得這樣爽快。我父母都是作執事的,我很害怕看見他們開完執事會之後回家的樣子,所以我會成為牧師,簡直是神蹟中的神蹟。黑社會是明刀明槍,不喜歡你就劈你;教會呢?不喜歡你也不講出來,喜歡你有時候也不講出來,都是很含蓄的。」

「保羅明白教會的情況,我不知道腓立比教會是否比現在的教會更好,有時候我們出去傳福音,宣講基督的救恩好得無比,有時候我們在同工傳道人之間,大家開玩笑地這樣說:『早知進來教會是這麼煩惱,為甚麼我們還要這樣努力叫拉人進來呢?』... 我在外面沒有這麼煩惱,回到教會才開始煩惱,作了執事更煩惱,作了牧師就更加煩惱了,這個就叫為主受苦,叫愛的磨練吧。其實我們進到教會真的知道當中有好得無比的恩典,但同時我們也知道,自己不是甚麼好東西,所以我們是有很多東西要繼續學習的,所以我們不怕去面對問題。」

「保羅告訴我們,有幾個『如果』『如果』『如果』,按原文的結構是挺麻煩的,『如果』,名詞,再加一個名詞,兩個名詞,就是『如果基督、勸勉』,『如果愛心、安慰』,中間是沒有動詞的,四個都是這擺放的,所以使解經家很頭痛。就讓他們頭痛吧,我們今天晚上不要頭痛,我們今天晚上只講一些很基本在生活裡面的東西。其實保羅提出有『基督』有『愛心』有『聖靈』還有『慈悲』,是將一些教會的核心寶藏提出來,然後要教會珍惜神所賜予的這一切。這個『如果』有時候可以翻譯成『既然』;『如果』,就是你未必經歷過;『既然』,就是你經歷過。既然有基督,既然有聖靈,既然有愛心,那相應是生活要怎麼樣呢?有勸勉,有安慰,有憐憫。好不好?但是你在教會裡面覺得怎麼樣呢?」

「我在教會裡面的生活中,有一件事是要感恩的,就是神讓我經歷過甚麼叫『教會小組化』:怎樣將一個大的集團變成小一點的團契,小的團契裡面再變成一些更緊密的小組。有些教會經歷很好的小組化生活,有些教會經歷很大的分裂。我今天晚上在這裡,我是拿出自己的心跟你講:希望我們的教會生活能夠變得更加像樣,變得更加溫馨,變得更加親切,變得更加緊密。不過在小組化的經歷裡面,我也有多少的體會:強 制性的編制,不是人人都合適的。其實你是強制不了友誼,強制不了感情,但那個動機、那個推動是好的。所以我今天晚上不是要介紹哪一套的方式,我今天晚上是希望藉著保羅所說的,來反省我們自己教會生活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

六. 勸勉的難處與出路 (二1)

「這裡講勸勉,各位,請問你參與了教會這麼久,有人勸勉過你沒有?有人責備過你沒有?我發覺我自己有一個特色,是太太告訴我的,她說:『你是受不了責備的』(『你係唔話得』)... 你是受不了責備的,就是說一受到責備你就有反應。你一看我就知道,甚麼都隱藏不了的,不喜歡就變臉。我是不用四川變臉也懂變臉的,只要你一責備我我就變。誰來勸勉呢?所以其實是很難的,我們都不敢。」

「當你要勸勉一個人,你先要有本錢,但我們教會根本是很欠缺勸勉的本錢,尊重權威已經不是這個年代的事情,以前我們說:『你是老師,所以你無論說甚麼,我們都要「Yes, sir. Yes, sir.」』現今的時代不是這樣的,而在教會裡面,如果要互相勸勉就更難。我告訴你怎樣困難:因為我們回到教會,大多數的情況都好像今天晚上的情況,大家都看著台上,台下的人全都看著別人的後腦,那你怎樣對著後腦勸勉呢?所以惟有當大家多點面對面的時候,多點交流的時候,我們才有可能達到這種分享勸勉。最可惜的,就是我們只是這樣回來聽道,這樣回來聚會,然後我們就去開會... 大部份教會領袖都會告訴你:『我覺得開會很冗長,很瑣碎的事情也要談很久。』你不要告訴我這是操練忍耐,其實也許這是集體愚昧,我們不應該繼續縱容這些事情。但為甚麼會這樣的呢?因為平時根本沒甚麼交情,沒甚麼交流,坐在座位那裡的時候,大家都覺得自己是替天行道。我觀察過很多人開會,包括自己也是,一說話就像先知上身,甚至有些人一開口就說:『根據我的領受...』你既然有領受,我還有甚麼可以說的呢?『根據我的領受』,我接著就是跪下接旨了。如果這樣開會豈不是很快完結麼?但當你又領受,他也領受的時候,大家就很難受了。」

「愛心有甚麼分享,有甚麼安慰,聖靈裡有甚麼交通。是聖靈製造這個群體出來的,是祂把這個群體生出來的,所以有共同的生命,也有共同的生活,所以我也求不斷的改進,不斷的悔改。其實我們要善用我們中國人的文化,就是有關係就沒有關係,沒有關係就有關係,就是大家都吃吃喝喝,摸茶杯底。你若沒有到過別人的家,你就不是他真正的朋友。到今天我也覺得心痛,因為我有很多認識了幾十年的朋友,我沒有到過他的家,他也沒有來過我的家。『主啊,求你給我長壽,使我可以跟他們開始有來有往!』我覺得當你真的打開你的家款待他人時,你就是打開你的心給別人。我相信這樣一個群體的教會,比較能夠做到保羅所講的那些。大家不要忘記,第一世紀腓立比年代的生活跟我們的很不同:他們的緊密程度大概遠遠比我們強,他們真的是會殉道的。但在他們這樣的處境中,尚且要保羅這樣提醒,我們教會豈不更需要急起直追麼?放下身段,打開門戶。我覺得教會的建立,實在是需要家裡的相通,需要心裡的相通,然後那個勸勉、那個安慰、那個分享、那個教導甚至是那個紀律才能夠來得有效。對不對? 如果一個與你不認識的人走過來責備你,你會說:『其實這與你有甚麼關係呢?你這樣去責備我,我也隨便四處責備人麼?』但如果你知道他已經為你付出了很多心血,跟你一同哭過,你失敗的時候一同扶你起來,當看見你有甚麼不妥的時候就說:『別再吃那麼多東坡肉啦!』因為你請他吃過好東西,他不會覺得你是干涉他的飲食,知道你是關懷他。」

七. 締造和諧的一些原則 (二2-4)

「保羅覺得還不足夠,他搬出很多希臘文的字,『一、一、一』-很多不同的『一』字,『相同、相同、相似、相似』,哎呀,你覺得他好像要把人拉在一起,變成一塊白板那樣。『要意念相同,要愛心相同,要心思相同,要意念相同』,大概他不是在告訴大家『你們都不要思想』吧!曾有人跟葛培理牧師的太太這樣說:『葛師母,你跟牧師一定是琴瑟和諧,從來沒有吵過一次架,對嗎?你們思想都是一致的,對嗎?』葛師母如何回答?『如果我們想的都是一樣,那麼其中一個就是多餘的了。』所以我奉勸那些仍會吵架的夫妻,你要學習少一點吵架,和氣一點的談話,但當每一次有人頂著你的心的時候,你要說:『哈利路亞!我們沒有一個是多餘的。』因為她的腦尚在運作著,所以才懂得和你意見相左。如果你的意見能符合她,你作為一個大男人能夠俯就卑微的人,這就是你的尊榮了。不過如果你覺得你的老婆很嘮嘈,恨不得要掐死她,這就是你的墮落了。所以我們要學習意念相同,愛心相同,要多交流,要多磨合。那怎樣可以做得到呢?保羅跟著提及幾件事,是千萬不可作的:『不可結黨』。」

「教會絕對不可以學習外面議會的那種政治化,有時外面的制度會滲進教會。有些人覺得,『我可以作執事,可以作領袖,我就要代表這一班人的利益』,是不是錯呢?我又不敢說,不過我有一點擔心:當每一個執事都代表一班人的時候,不時就要展示己方的實力。其實需不需要這樣呢?教會裡面用不用游說呢?用不用私下偷偷地游說一班人呢?用不用是好朋友的就甚麼都合得來,不是好朋友的就甚麼都合不來?好像敵人贊成我就反對,敵人反對我就贊成。我們千萬不要學這些東西,不要分黨,應該是坦誠的交通。」

「然後保羅說,『不要貪圖虛浮的榮耀』,人人都想被人抬高,人人都想被人注意,是天生的,當你看著一張照片中有五十個人,你最快找到的是自己。不要說是五十個,五百人我也能找到自己在哪裡。有時候我們真想顯揚自己的一些東西,急不及待的要表達自己,這一種情況往往會造成分裂。」

「『不要結黨』。不要拉別人站在自己一邊,做一個清清潔潔的人,不獨行獨斷,從不歸邊,要求弟兄姊妹都學習永不歸邊。特別當你是教會領袖,是蒙神重用的那些。有些人說:『我若走,就拉一班人走』,有些教會是這樣分裂生長的,我覺得是悲哀,雖然我也感恩,因為基督到底究竟被傳開了,我要歡喜,並且還是歡喜。但那個創傷,有時候是整代人都醫不好的,一代人是三十年,有時是兩代才可以是醫好。不要結黨。」

「『只要存心謙卑』。其實整個 Carmen Christi 最重要的信息就在這裡,我們整個信息最重要的,也在這裡-『存心謙卑』。它原來的希臘文,也是一個創製出來的字。他們的文化是不會這樣擺放的,不會將『低微』和『思維』擺在一起,但聖經新約就有了這個字-『存心謙卑』。」

「『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那你說:『但明明是我比他強,為甚麼要看他比自己強?』就是因為你比他強,所以你才需要看他比你強。是你對別人的 眼光要改變,不是那個本質上的改變-強與弱是擺明的。怎樣看他強呢?就是他總有一件東西是你沒有的。為著他有而你沒有的讚美主,鼓勵他用出來,這樣的群體就和諧,這樣就會興旺。每個人都說自己厲害,然後排擠別人,為要把自己的能力表現出來,這樣就跟外面的世界一模一樣了。我們要看別人比自己強。為甚麼?他/她是神的兒女,像你一樣。他/她是聖靈賦予恩賜的人,像你一樣。神把我們擺在一起,就是要叫我們拼合成一個美好的身體。」

「然後『不要顧自己的事』,是不是?不是!『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如果不顧自己就很難顧別人,不過單顧自己的事,問題就大了。有些很細微的事反映自己:譬如大家一起吃飯時,你最喜歡吃的那個塊,你最喜歡吃的那一碟,有時候在教會開愛筵是挺尷尬的,特別是好吃的那一碟,未到第二輪就已經不見了。...『不要單顧自己的事』,這就是成熟的操練,很多細微的事,就在我們與弟兄姊妹相交的時候,我們一起來學習,一直降卑自己,一直約束自己的胃口,收起自己那些鋒利的詞語,收起自己那個銳利的眼光:『我一眼就看出你是笨的』,一定要改變,學習以基督的心為心。」

八. 進入《基督頌歌》,以基督的心為心 (二5-8)

「有一句話這樣說:『態度決定高度』。有一句話這樣說:『相由心生』,我有一點懷疑這句話。有時候,有些很溫柔的人樣子是很兇的,有些很兇的人樣子卻很溫柔。所以不要輕易被人欺騙,不過我相信,一個人怎樣的想,他/她就是個怎樣的人,內心的態度影響了我們的言語措辭,內心的態度影響我們怎樣對待他人。讓耶穌的心,成為你的心;讓耶穌的態度,成為你的態度。甚麼態度呢?那就要進入這首頌歌了。」

「我剛才講過這首頌歌高峰的部份,但這首頌歌有另外一個高峰,因為這首頌歌是由高峰到高峰的。『他本與神同等,卻不以與神同等為強奪的』。我們很難明白甚麼叫作『強奪』的呢?主願放手,祂是神,與父、聖靈同榮同尊,但祂可以放下、虛己。有研究基督論的人,拿著 『kenosis』這個字做了很多文章,也有些研究神學的說:『你要學習怎樣倒空,倒空。』『耶穌又怎樣倒空。』『祂到底倒空了多少?』『倒完了 祂仍是不是神?』諸如此類。然後『你做人也要倒空,包括靈、魂等等也要倒空』... 我看這裡不用講這麼多倒不倒空,耶穌倒空了就是祂成了人,就這麼多,對我來說已很足夠了,對保羅當時似乎也很足夠。沒有抓住自己作為神的尊榮,成為人,成為人的樣子,甚至是再繼續降卑,繼續順服,順服到死。」

「親愛的弟兄姊妹,耶穌基督,祂降到如此的卑微,他甚麼都沒有可掌握著的,完全的豁出去,為了順服,為了愛,豁出去,降卑自己。我們願不願意這樣降卑,我們需不需要這樣降卑,我們還能不能夠自高自大?我們能不能夠再繼續製造紛爭?我們需要的就是說:『主啊,讓你的謙卑、你的溫柔在我生命裡面無時無刻流露出來。』你知不知道最令人害怕的人是怎樣的?驕傲、自我、自大、自卑。惟有當我們完全地降服在基督裡面:『主啊,我甚麼都沒有,有的全部都是你的恩典。主啊,寬恕我,不懂得愛人!』保羅的祈禱是願他們的愛心加增,多而又多。其實保羅這裡是做甚麼呢?『你們要謙卑,我也謙卑,你們也要謙卑。你們有甚麼可以驕傲呢?謙卑!彼此相愛!』沒有。他把那張 trump card (王牌)拿出來,他的王牌就是耶穌基督,這位至尊貴、至高的成為至卑微的。他當然不是教導腓立比的人:『看啊,如果你想升到至高,那你就學基督吧!』你就是動機不正了。基督是基督,所以天父給祂超乎萬名之上的名,你和我不是基督,只能夠效法基督說:『祂也有謙卑的心,為門徒洗腳,主啊,我今天可以做甚麼呢?』... 但願我成為別人成為的踏腳石,但願我成為別人的安慰。」

總結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是敬拜基督的人,我們堅持祂的『supremacy』,但堅持至高基督的人,必定在他心底裡面完全降服,有誰是呢?有甚麼時候是呢?我們很自我,我們很驕傲,我們很執著,不相信?問一問你的丈夫、太太。你在教會商量事情的時候,『噢,為甚麼他這麼固執?』... 我們也是這樣。我們不是說別人,我們在講自己。但願基督在我們身上能夠顯為大。你的教會你喜不喜歡呢?你的教牧同工你喜不喜歡呢?你的執事會快要分解了,你回到教會開不開心呢?但我相信會愈來愈好,因為你今天晚上與主有接觸,所以我們是大有盼望的。」

「願神的恩典,在我們眾華人教會裡面興起一個新的文化。甚麼文化?『我們的教會,彼此很喜歡交心,很多話說』。你知不知道有些教會是甚樣的呢?一進到裡面就好像冷藏庫一樣,我們不知不覺帶進某種文化。莊嚴有它的時刻,但是比莊嚴更重要的會不會是愛裡面的交流?... 讓我們的教會成為充滿喜樂,有說有笑,『有heart』(把心拿出來的) ... 保羅的『慈悲憫憐』用廣東話講就是『有heart』,然後還有這個,是『好warm』(很溫暖)。願主施恩,高舉基督,彼此謙卑,建立祂的家,讓世人都聞出教會的香氣,就排著隊想進來。你有份,神使用你。」

(版權屬港九培靈研經會所有,歡迎轉載,但要登出來源及大會網址。)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