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第六講:辨別真偽的福音
主題:以主為樂,為主而活
日期:2014年8月6日(週三)
題目:辨別真偽的福音
經文:腓3:1-9
講員:陳恩明牧師
傳譯:周志豪牧師
記錄:盧浩基弟兄

一. 靠主喜樂,更愛教會

「其實你知不知道甚麼叫喜樂?喜樂其實是由許多元素組合而成的:恩惠平安、人與人相愛相通、全心謙卑信靠、心滿意足、沒有牽掛、與神與人都有美好的契合,這樣就一定是喜樂。所以不只是控制情緒,而是整個生命被聖靈掌管,不斷地被祂塑造成為愈來愈像耶穌基督。」

「保羅深深愛著教會,因他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我們在這裡聚集,不分地域,不分語言文化,不分階級背景,我們都在基督裡聚集,為了甚麼呢?我希望你和我都會同樣為著能夠更愛我們的教會。有時候聚會會有一個危險,就是想提昇自己,提昇我們的靈命,促進我們與神之間的關係,這都好。但如果我們不是說:『主啊,求你使我更愛他人』,我們就會白白浪費這幾天的時間。」

「今天太多人批評教會,太多人批評傳道人,太多人轉教會,所以有些教會愈來愈多人,強者愈強,弱者愈弱,但是整體的教會其實沒有加強了,只有人換來換去。... 但我請你付出真心的愛,在你所在的那一個聚會地方,看看主如何使用你和你所愛的弟兄姊妹,來建立祂的身體。然後我們每一間教會都被上主興起,成為暗世的明燈,招聚更多的人進到神的家裡面。愛教會,愛之深,亦責之切。惟有愛而不責是很膚淺的,或者有時是很殘酷的,但如果人深愛就深責,深責之餘仍然深愛,仍然肯為她捨命的話,這樣的事奉,這樣的教會,神一定在其中。」

「這個世界仍然等著要看,其實這個世界時常是眾目睽睽地盯住神的教會,你怕不怕?其實我們不需要怕。如果我們真心實意的去愛主愛人,看一看的人是會走進來的。」

二. 多元主義文化對教會的嚴峻挑戰

「保羅愛腓立比教會... 其實他面對的情況真是很艱難,真是內憂外患,他這一次[在第三章]發出來的措詞,在廿一世紀是非常政治不正確的。早在四十年前,John Stott 出了一本書叫《獨排眾議的基督》,第一章就說:『我們要清楚自己的信仰立場,我們所講和所信的要清清楚楚』,但在今天,四十年後,我發覺他當時所講的仍然是應用得到的,也是教會要繼續學習的功課:站穩立場、信仰清晰、宣告清楚。保羅告訴腓立比教會,你們要為福音的緣故站立得穩,讓我們禱告主在這廿一世紀,無論西方教會如何退下他們的火線,無論他們在福音信仰上如何的混亂,我們卻靠著主的恩典站立得穩,好不好呀?」

「John Stott 講甚麼呢?『時代的精神是討厭立場鮮明的人,討厭宣告真理的人,因為教條主義是不得人心的』,不錯,教條主義是不得人心,因為是硬繃繃,是冷酷的,但當『人心厭煩純正的道理』,以為我們清清楚楚講出聖經的啟示,高舉耶穌基督的十字架,解明福音的奧秘,不偏不倚,堅定不移,寧死不屈,不屈服在一個多元主義的哲學思想當中,人就會為你扣帽子:『教條主義!原教旨主義者 (Fundamentalist)!』其實 Fundamental 是講基礎有甚麼不好?不過有些硬繃繃、冷酷太固執的人,他們的樣子人不喜歡,執著的東西執著得太緊,抓得不正又沒有愛心,我看過這樣的人,我的心冷了一顫。... 他們堅持的[基要真理],我們也堅持,但精神是絕對不一樣的。在不一樣的精神之餘,信仰到底有沒有必須堅持的?請你告訴我,需不需要堅持?可不可以堅持?如果別人告訴你:『惟一可以堅持的,就是不可以堅持』,那你就反問他:『那為甚麼?』他說:『我就是這樣堅持囉!』『你堅持甚麼?』『堅持你甚麼都不可以堅持囉。』『那你又堅持你現在所堅持的東西?』所以我們要求主給我們有智慧,給我們能謙卑,知道到底所信的是甚麼。」

「然後 John Stott 談到當時的世代,其實到現在這個世代也是一樣的,就是人們思想疲累,很討厭爭議。『如果你要講你的信仰,是沒有問題的,只是講你信甚麼是可以的,但千萬不要批評別人信甚麼。』各位,這個聽起來很舒服的,就是你站起來很快樂地講論耶穌基督是很好的,那麼你可不可以說『你們要離開偶像』呢?他們就說:『停一停!你講你的... 你一說就是冒犯我的信仰、我的宗教』...。其實聖經不單叫我們照直來宣告[真理],聖經也叫我們要指出謬誤並且幫助人解除這些謬誤。」

三. 防備犬類說嚴厲話 捍衛教會挺身而出 (三1-2)

「保羅在第三章提出責備... 他一口氣講出『防備、防備、防備』,就是『小心、小心、小心』。小心甚麼人?狗。... 當然這個需要文化背景去了解... 按當時的文化,宗教上被人看不起的就是狗,他們用這個字來講,可能保羅故意用他們的字來講他們。但怎樣聽也不是太舒服囉,我不為保羅用這個字辯護,但至少我們可以看見他的情緒,他真的生氣了。一個屬神的人可不可以生氣?他說:『你們要小心這些犬類,小心這些行惡的』,因為他們是危害腓立比教會的人,他們將錯謬的教訓帶進去,可能他們是形影不離地追蹤著保羅,保羅到哪裡工作,他們就跟到那裡散播一些有毒的種子。所以保羅作為一個神的僕人,他有沒有責任看管群羊?今天做教會牧者的人,到底你所為何事?你是否一個專業的社工?還是超乎這個愛心行動之外,你仍有這個天上來的職分,為著群羊的靈魂來守望,為著他們的信仰來守望?」

「其實作為母親的,當看見有事物危害自己的子女時,很軟弱的母親也會變得很兇的。你也聽過有母親抬起一輛車來救自己的孩子, 最近有一個動物園有一隻長頸鹿生了一隻小長頸鹿,然後那位飼養長頸鹿的管理員說,長頸鹿其實是很溫馴的,不過當牠生了這個BB之後,生人勿近,牠是會提起牠的前蹄踩你的,是要命危險的,因為牠要保護牠的幼崽。神的僕人很早就講:『你們要小心,我走 了之後有豺狼來,要小心防備』。」

「我的確有憂心,我們教會來到今天的地步,在這個多元主義文化薰陶下,也有一些好心做壞事的弟兄姊妹說:『最重要合一,最重要合諧』,我親耳聽過人講:『不會談神學了,神學造成分化,我們不用理會神學,我們只要彼此相愛就可以了。』 我想問一問你,有甚麼聖經的支持呢?他這樣說的話有沒有神學呢?他的神學就是不要神學。他想講的其實是這樣說:不要為了節枝的神學爭拗來破壞弟兄姊妹的關係,不可用教會門戶之見來破壞教會的合一。我舉腳贊成,但如果你告訴我不需要講神學的話,如果神學是清清楚楚講神的教導,有對有錯,為甚麼不講清講錯呢?如果你明明是跟我不對的,是違反聖經的倫理道理觀念的,然後你就講大道理:『Young Man,你信耶穌,我也信耶穌,大家為了耶穌,不需要理會這件事了!』」

「有一個很慘痛的故事,就是盧旺達曾經發生過種族屠殺,當他們向國際社會求助的時候,沒有人理會。直到後來死了很多很多的 人,才慢慢來救助。... 在屬靈上,今天教會也在發生類似種族屠殺的事,發出這個危險的警告,但眾教會沒有嚮應,沒有警醒謹守,結果一片荒涼,很多教會四分五裂,甚至連教產都要投降出來。他就問一個問題,為何會這樣的呢?原來當時教會有一些領袖,直到今時今日都基本上保持一種這樣的心態:以和為貴,神學爭論,道德倫理,可以放下;結果就造成很多痛苦的事情,陷在罪裡面的人得不到幫助,堅持聖經倫理道德觀念的人,受到許多的排擠,很多的傷害。為甚麼呢?因為有信仰的領袖,他們講要合一,我很記得這本書的信者提出兩個字,也是向這天不注重神學、不注重倫理的人提出的這個問號:難道Unity(合一)比Purity(純潔)更重要麼?真正在主裡面,豈不是要有Purity和Unity,純潔的合一麼?」

「保羅在他面對腓立比情況的時候,其實他是勇敢的,挺身而出來保護神的教會,在今時今日這個世代有這樣的人 嗎?有人讀很多的書,結果是棄守了所有寶貴的信仰,求主興起我們當中華人教會敬畏神,持守信仰,敢於挺身而立,因為講別人不喜歡聽的話要付代價,但如果人人都不願付代價,人人都願意附和,喜歡跟大隊走,我告訴你,最終會怎樣:終於你會沒有路走。因為除非人揀選耶穌基督所帶領的窄路,拋棄黑暗進入光明的窄路,撥亂反正的窄路,否則的話,那條路最終是個黑洞。」

「腓立比書早已提到為福音會面對爭戰,在信仰上是需要爭戰的,不過在今日這個世代,戰爭是令人討厭的一個詞語。不錯,人與人之間無謂的爭戰的確令人討厭,自私自利殘暴的戰爭令人疲乏。但是為了真理,為著聖潔,為著仁義,為著上主的榮耀,這個宇宙是有戰爭在進行中的,如果敵方告訴你不要戰爭,屬靈的爭戰不要參與,信仰的爭議不要參與,基督的獨一性可以完全放棄,你覺得怎樣呢?這個會不會是戰略當中最陰毒的一招呢?」

「保羅是個福音真理的戰士,有信仰,有品格,有立場,絕對不會通敵,請問今天這樣的傳道人、神學家還在不在?在二、三十後年華人教會的信徒領袖會是怎樣的樣子呢?發言權、領導力會在哪裡呢?機構主管、教牧人材的氣質會是怎麼樣?能否警醒、能否有能力?惟願西方教會的亂局成為我們的警惕。我們必須站立得穩,才能夠在這個暗世被神使用。並且求神差遣我們,其實神已經差遣韓國的弟兄姊妹到很多異邦、很多英語世界來為祂作美好的見證。願神在我們華人教會當中,興起祂合用的工人,不要打瞌睡,不要不看教會信仰的危險。」

「保羅說,你們要『防備、防備、防備』,今天是講包容的:最高的倫理標準就是包容,不包容就不行的,不過最不被包容的就是謙謙卑卑的人。願意為主受苦的人、願意宣講純正福音的人往往被指責為沒有包容的人,干涉別人的宗教信仰。」

四. 福音的真諦 (三3-9)

「其實福音到底是甚麼?這個是我們必需好好想清楚的,所以今天晚上求聖靈光照我們,給我們看見,保羅為甚麼要這麼嚴格,為甚麼好像這麼的兇。其實你讀腓立比書,用中文英文來讀,解經家告訴我們,你還讀不出保羅那種辛辣的味道。他是用盡了文學的智慧來表達他對這件事是多麼的憤怒。」

「我再在這裡尋釁生事,刺激大家能夠讀希臘文的,趕快去讀。就舉兩個例子吧。一個是講這個犬類、這個作惡、這個行割的, 他全都以K字開頭的:kunas,kakous,katatomēn。另外講到割禮,有妄行割禮和真受割禮,有 katatomē和peritomē (-tomē好像tomato的頭兩個音節)。是很清楚的將他的心擺出來,然後他忍不住,擺自己上檯(把事情拉到自己的頭上),他說:『你這群人覺得自己了不起,你們又行割禮又做其他的事,如果你了不起,我比你更了不起,我們才是真正行了割禮的人,我們以神的靈敬拜、在基督耶穌裡誇口、不靠著自己的肉身。』這個『惟獨耶穌』是改革中信仰的『惟獨、惟獨、惟獨』,這些福音裡面的『惟獨、惟獨、惟獨』(sola, sola, sola),仍然是我們今日華人教會寶貴的傳統。」

「他講如果你們要說厲害,『我是出生第八天受割禮,是便雅憫支派的人,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講甚麼?講他的血統、他的屬靈傳統,他的文化傳統,他的禮儀傳統,『如果要講修為,我這些身世叫作根正苗紅,很厲害的,你怎樣跟我相比?』如果還不夠的話,『我是讀Law的A student,因為是迦瑪列教授門下的』(徒22:3),『如果講熱心,我簡單是狂熱份子了,我是逼迫教會的,我真是敢殺人的,或者把人抓去弄死,還有,如果講入一個門派的話,最有德行的,最有嚴格的操守的,我是法賽利人,我也這樣厲害』,但他講這一切要突出一個重點:在上主的面前,任何人的才學修為,特別是以為可以靠任何的東西抬高自己,換取上主的悅納,可以心裡面平安快樂,挺起胸膛,在上帝面前不必自卑,在螻蟻面前不必驕傲,以為自己很厲害的這樣的人,其實他們根本是盲目,從未認識在上主面前,人的義行也只不過是襤褸的衣服,『你行割禮嗎?不錯在古代這個約裡面有割禮的記號,但當你不記得裡面那份恩典的時候,將這個記號成為你功德的記號,你就完全是弄錯了』。」

「然後他為我們突顯出福音的精彩,這是也我們在今時今日要繼續珍惜的一件事:『全是恩典,全是恩典,全是恩典』,『沒有可誇,沒有可誇,沒有可誇』,這個是不是好消息呀?既然沒有可誇,就是我也沒甚麼的條件,既然我也不能講自己任何的條件,而上帝竟然將祂的兒子耶穌基督賜給我,那我惟有五體投地來接受祂,讓祂的義袍來遮蓋我,然後我們就戰戰兢兢,作成自己得救的工夫。我們不能憑自己的工作去拿到這個稱義的恩典,所以他這樣說:『我在律法上的義上是無可指摘的,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細心咀嚼一下這幾句話,看見他用他的文筆去表達對基督的敬仰-所謂ABB'A'的排列方式。他講出一件事,以前那些自以為了不起和重要的東西,以是賺回來的東西,因基督的緣故,這是白費的。接著第八節下半節,『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感不感動?真正認識基督,知道自己再光彩的東西也不值得誇耀。」

「一個這麼優秀的人,擺在任何國家民族,熱血知識份子,固執的道德之士,五體投地的俯伏在基督面前。有時候我們以為福音是甚麼呢?甚麼人才信耶穌?黑道的人就信耶穌,或者白道的人(吸白粉)信耶穌,或者是窮得可憐的人、惡習纏身的人、病重得快死的人-那些人才要信耶穌,在今日在保羅的見證裡面給我們看見,這個數算自己經歷的人很厲害,所謂『好人好者』的人,我不知在聽道的人當中有沒有這樣的人,你是大學教授,一生規行矩步,你聽到的見證都是互愛團契的見證,你就覺得自己不是那些人所以不需要耶穌,我希望你今晚聽見這個文士、這個律師的見證,他知道自己在神的面前是破產的。若果聖靈光照你,若果你肯謙卑在上主的面前,其實好人好者並不是真的那麼好的,是不是?不要等到太晚才去信,像保羅這樣的好,他也惟有仰望基督,一切當作有損的。」

「進入天國的門只有一道,不管我們是甚麼背景的人,當然我說那些窮得可憐,悲慘得要死的人信耶穌是好事,因為神是憐憫謙卑貧乏的人,因為神是憐憫那些不懂自愛、糟塌自己生命、然後懂得回轉的人,『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但失喪的人不只有一款,失喪的人裡面有些人的樣子真的令人讚嘆,但他自己心裡面知道是失喪的。保羅堅持的是一個惟獨恩典、惟獨信心、因信稱義的福音,『他是愛我,為我捨己』,『上帝使那無罪的成為罪,不將我們的過犯歸在我們的頭上』,『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 的』,純正的代替者,純正的付出代價者,他是愛我,將他的義袍加在我身上,這個是福音。所以『耶穌是我的至寶,耶穌是我的一 切,其他是損失,其他是糞土』。」

五. 保羅的福音心腸:立場堅定,心卻柔軟

「保羅講論這班人,如果你以為他講得『爽』,你就錯了,如果你以為他罵人罵得很痛快,你就錯了,他後在第18節那裡這樣講: 『我們從前告訴了你們,現在又流淚的告訴你們: 他們這些人他們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專門思想地上的事。』他沒有說這班人是該死的,他只是不容許錯謬來傷害其他弟兄姊妹,但對於這班他稱為十字架仇敵的,他難過,他流淚,因為有將來的審判,保羅是一個怎樣的人呢?我在第三章認識了他,立場非常堅硬,心卻非常柔軟,我求主興起我們,在我們在持守信仰高舉福音的事上,能夠好像以賽亞這個僕人這樣的禱告:『賜給我有堅硬的臉面,但使我有一個柔軟的心。』」

「你知道嘛,在今天這個世代,人的立場可以非常的軟,但不等於他的心有愛有憐憫,有時候是一種欺騙,他的立場很軟的時候,你覺得他很有愛心的。如果一個看見伊波拉病毒在傳播的人,他對伊波拉的立場是很軟的,他簡直是害死人。今天我們對錯謬的道理也需要有一個堅定的立場,但我們對於被蒙蔽的人需要柔軟哀哭的心。求主幫助我們,不要隨波逐流,不要失去立場,不要不敢出聲, 不要不懂得防守,我們要逆流而上,以堅定的立場,溫柔的愛心,面對一切的挑戰。」

六. 真「看萬事如糞土」?

「在這段艱難的經文裡面,也令我們有一個思想。其實我們常常都說『看萬事如糞土』,那怎樣辦呢?你是否真的看萬事如糞土?就是我們基督徒的人生以後凡提到甚麼都是糞土。那我們謝飯就很有困難,這輛車也是糞土,那間房也是糞土,那個學位也是糞土,那麼你整個人...我覺得有一個很重要的釋經原則,我們不妨今晚溫習一下... 你有沒有唱過這首:『金也空,銀也空,基督不虛空。』沒有聽過,我們小時候時常唱,時常聽。我想其中的精神是好的:因基督的緣故,沒有一事能成為我的偶像,因基督的緣故,沒有一物就引誘我去背棄對祂的忠誠,這種是很好的,這種是必須的。但是一不小心,造成了一種『甚麼都空, 甚麼都糞』,那怎麼辦呢?有這一種觀念要怎樣生活呀?」

「其實神賞賜我們百物,是不是叫我們享用呀?我們謝飯的時候,不用看著那碟石斑說是糞土,我們要求更好的生活、改善環境是好事,我的意思是不要『糞土化』一切的事情,是一切都要伏在基督的大能之下,不受它捆綁,不以它來代替我們的主,然後在一切的事上看到基督的榮美。... 其實用得合宜,取得有道,約翰衛斯理這樣說:『你要拼命賺錢,拼命攢錢,拼命捐錢,拼命為主而用。』『空、空、空』這個似乎不像基督教的信仰,我們基督教是伏在主的權柄之下,『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神啊,你創造的一切是何其美好!然後我們有幸能成為你榮耀的管家,忠心的管家。』福音,何等的奇妙,『神既愛我們,連祂的獨生兒子也不吝惜,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麼?』你想不想大聲呼喊說:『哈利路亞!』感謝我們的天父。」

七. 只是關於死後的個人福音?

「但到底福音是甚麼?有些人說:『福音就是你死了之後靈魂得救』,那我就問:『那你得救了沒有?倒不如去死吧。』如果福音只是救我們立刻上天堂的話,那就完了。如果福音只是救一條靈魂死後不死,那福音到底有甚麼大能呢?到底有甚麼意義?我們會否將福音變得太個人化,只關乎我的事。然後我們將福音變成死後靈魂的問題。有人問一個老伯伯:『老伯伯,你想不想有永生?』老伯伯問:『即是怎麼樣呢?』『就是你死了之後仍繼續活著。』老伯伯回題說:『我這一世都活得很辛苦,我不想申請延期。』如果福音真是這樣的話,真的是有問題。其實不用福音,靈魂也會繼續活著的。那你就說:『最重要是去哪裡。』去哪裡又如何,那未去之前又怎樣?」

「其實福音是甚麼?福音是關乎神自己的榮耀,有兩本很好的書我要介紹給大家好好的看,一本叫《世界觀的故事》,是告訴我們福音不是創世記第三章才開始的... 它說福音是創世記第一章開始,到啟示錄最後一章完結,救贖是在創世之後發生的,而這個救贖最終的完成,就是再生的創世,就是從創世到新創,從救贖到完美,我們不可忘記神在祂的創世計畫裡做甚麼事,以致將福音限制在個人道德和死後歸宿上。可能你聽了很不習慣,你以為我講社會福音,你以為我將福音政治化,沒有。」

「我只想講福音榮耀化,神是全地的主,福音要帶來的是全地的更新,全地的更新是整個人類歷史上不斷地進行著的事,上帝既為主為王,人類生活沒有一個領域他無權過問,人類任何的痛苦、任何的罪惡祂都要處理,『福音乃是神的大能,要夠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使徒們出來傳福音的時候講甚麼呢?『拿撒撒人耶穌,你們將他釘死的,神已經立他為主為基督,今天華人教會明不明白呢?『立他為主,為基督了』『萬有都要在基督裡同歸於一』『天下萬國都要成為基督的國』,有些人將福音完全教會化,但是福音其實是充滿天下,藉著教會將福音的主廣傳天下,讓福音的主在人類的各個領域,賜下祂的權柄,賜下祂的榮耀,帶領我們邁向那個最終的更新。我說不完,但請你看這兩本書,一本是《世界觀的故事》,是一個曾做過尼克遜總統顧問的人寫的,另一位是承接 John Stott 的工作、靈風事工的負責人Christopher Wright,他所寫的這本《上帝的使命》(The Mission of God) 和另一本叫《上帝子民的使命》,這兩本書,是擴闊我們整個福音的範圍,但是沒有偏離福音的核心,沒有企圖在地上建立天國的意味,但卻是很清楚的將福音的主、創世的主『一而二,二而一』的擺在我們教會當中,希望我們拿著聖經,好好的對照,好好的祈禱,特別是青年的知識份子,讓我們一直調校自己的思想,使福音的榮耀,福音的大能,充滿在我們當中。」

【篇幅關係,最後陳牧師補充提及的兩個偏離福音真道的當今實例在此從略。】

(版權屬港九培靈研經會所有,歡迎轉載,但要登出來源及大會網址。)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