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第八講 天上國民榮耀盼望
主題:以主為樂,為主而活
日期:2014年8月8日(五)
題目:天上國民榮耀盼望
經文:腓3:17-21
講員:陳恩明牧師
傳譯:周志豪牧師
記錄:盧浩基弟兄

一.「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 (三20, 註)

----------------
註:「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按原文直譯作「我們的國籍卻是在天上」。「國籍」或作「公民身份」,原文是politeuma,是名詞,它來自動詞 politeuomai (過公民的生活);這個字曾出現在腓立比書一章27節,和合本翻作「行事為人」,保羅提醒腓立比信徒要過天國公民的生活,就是與基督的福音相稱的生活,就像腓立比作為羅馬的直轄市,腓立比的居民享有羅馬人的公民權利一樣。在希臘文中,公民(politēs) 和城市(polis)這兩個字是英文politics(政治)的字根。
----------------

「很多年前,我去過一個地方,叫作Réunion (按:留尼旺,印度洋西部火 山島。為法國的海外省之一)... 也像一個直轄市那樣,『我們這裡的教育,我們這裡的稅制,特別是我們的福利,和法國本土沒有分別』。保羅提醒腓比立的弟兄姊妹,你們有特別市民的身份。今天我們活在任何一個地方,特別我們華人教會真是散居各處,我們都拿著不同的護照,不過我們華人似乎有一種比較特別的情況,永遠都是過客,永遠都不會真正的落地生根,但有些例外,有些人很愛那個地方,很愛那個國家,甚至在當地成為政治領袖,成為社會裡面很投入很有貢獻的人。」

「當保羅用這個特別的字眼來稱呼腓立比弟兄姊妹的時候,我相信他也是提醒他們:『你在你所處的地方,你要活出福音的那個能力,你要發光,你要作光作鹽。』所以我們作為神的兒女,作為神的教會,我們應該投入在我們的地區,對麼?應該投入在我們的城市裡面,對麼?我們不可以不問世事的,我們不可以獨善其身,也不可能獨善其身的。我們不可以屬靈得不吃人間煙火,真的想早一點回家?不是,還沒有讓我們回去。留下我們在裡面,是為了上主,在地上榮耀祂,所以我們在那裡禱告:『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當人人都稱呼其他假神的時候,我們心酸心痛,我們願意人歸回創造萬物的唯一真神,『因祂從一本造出萬族』,祂是創造主,所以祂是救贖主。」

「『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那是怎麼樣呢?那基督徒應不應參與政治呢?參與政治的討論呢?涉及政治的課題呢?運用市民、國民的權力,參與政治的行動?我們中國人,特別是香港的中國人,特別是香港保守信仰的基督徒,聽見『政治』這兩字就發顫起來,我不知道是不是應該這樣。但如果『政治』的確是 polis (城市)的事,就是關乎人民福利的事情,期望天國降臨的人,怎有可能在一個這麼重要的領域是完全退卻?洗手不幹,噤聲不言,是不是這樣的呢?我想開始有人很緊張,『我以為這裡只要講聖經,怎麼會講了政治呢?』其實我還沒有講到任何的東西。我只是在拋出一個簡單的問題。願天國降臨是怎樣降臨的呢?願主的名為聖是怎樣成聖?其實我們可能受了一種觀念的影響,是英文翻譯得不好而弄出來的:Separation of Church and State被翻譯成這個『政教分離』。Church(教會),是一個實體,State(政府),是一個實體。我們沒有權柄以為自己可以拿去政府的權力,但是不等於作為國民,你在這個參與政治思想的互動裡面,完全割絕於外。」

「保羅告訴腓立比信徒,『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等候救主』,是甚麼意思呢?就是說:『我們要與別不同,就是我們真正的家鄉是天上的,就是被上帝管治的,也有著永恆盼望的。在這樣的天家裡面,在這樣的天國裡面,是我們的身份。』你知不知道『等候救主』是甚麼意思?在第一世紀的弟兄姊妹,他們政治化的程度,有時候比我們有 過之而無不及,他們稍為過了位,稍為站穩一個陣勢,他們馬上會喪失性命。保羅不常稱耶穌為『救主』(按:原文sōtēr),好像大概只有兩次叫他做『救主』(按:在保羅的個人書信[提前、提後、提多]中,sōtēr出現了十次之多,但在寫給 教會的書信中只有兩次:弗5:23;腓3:20),原來『救主』在昔日羅馬的世界是專屬於凱撒大帝,只有他才能這樣稱呼的。但是當時的弟兄姊妹就已經告訴著他們:『你有一個新的身份,你是天上的國民,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才是你的主。惟有祂才配得人最終的效忠。沒有任何一個人間的權柄,人間的君王,能夠高過這位天上的君王。』」

「當你思想到我們是天上的國民,而同時又是地上的國民,那你覺得作為天上的國民到底應該怎樣去愛國呢?你要愛一個怎樣的國?你要你的國成為一個怎樣的國,你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國民,你是否也應該思想怎樣令自己的國 更加美善,更加公平,更加自由,更加仁愛。普通的一個人,普通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會這樣思想,都會有這樣的訴求,一個說他裡面有神的靈,有天國的榮耀,有神創造人的那個形像的尊貴,為天上國民的人,他會在這個世界上,在他所到之處,他會不會成為他國家的負累?還是他會成為他國家的祝福?但如果一個說我是天上國民的國民,在任何一個地方的國家,就只是潔身自愛,也只是噤聲不言,不敢運用自己公民的權柄,你說,這是對還是不對?還是這樣早已是背叛天上君主的一個行為?還是一個在地上因為有壓力所以不敢付出自己良知的行動呀?... 天上的國民在他地上的國民身份裡,應該是最好的人民,應該是忠誠的商人,應該不會作假,不會有地溝油,不會所有東西都是假的... 如果我們所有的人都能夠真真正正認耶穌為主:『你是救主,世上沒有一個是救主,羅馬凱撒大帝說他是救主,結果今天他已經不在了,但是今日耶穌基督仍然是救主』。你願意在地上活出天上國民的身份麼?願意麼?你敢麼?」

二. 為神的國和神的名,你敢麼?

「你肯為自由、為真理、為仁愛、為公義下監麼?最好不用了。不過如果我們立定心志:『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名被尊為聖,願受捆綁的得自由,願被欺壓的得著自由,願貧窮飢餓的得著飽足』,這個世界會不會更加預備好,迎接耶穌基督呢?還是我們等著這個世界繼續地腐敗,腐敗到十分不堪的時候,等耶穌回來?我發覺有一個現象,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地方往往是最腐敗地方,明白麼?為甚麼?如果那處的教會,如果那處的弟兄姊妹終於有一天都能夠投身在那個地方,來改革那個社會,自己做一個真正愛民的長官,這個好不好?其實在我們基督教的教會歷史裡面,敬虔愛主的人是曾經付出他們的生命、他們的一切,他們不會告訴自己說:『這些是哪一類、哪一類的問題,所以我們教會不去涉及。』他們看到哪裡有痛苦,哪裡有壓制,他們卻只懂明哲保身。」

「William Wilberforce (威廉.威伯福斯),大家聽過他的名字嗎?John Newton (約翰.牛頓) 的會友,《奇異恩典》聖詩作者的會友。他很想當牧師,牧師告訴他不要當牧師,『你當議員,你好好的當一個敬畏上帝的議員。』然後這個人窮他一生的精力,面對大英帝國的商業機器、政治機器,鍥而不捨地爭取,不可用奴隸增進國家的生產,最終他改變了那裡商業和政治。其實今天我們這人鼓掌是容易的,但落實到我們自己生命之中,要怎樣為著主的國度來發聲,不容易。」

「你說:『牧師,這裡講「我們是很殷切地等候期盼救主」嘛,所以我們便等祂,等祂所以就甚麼都不作了,我正正因為等祂來,所以應該做的就快快去做,而且等他來看見我們所做的事是合祂口味的,是彰顯祂榮耀的事,是這樣地等待呀!如果我們等錯了就麻煩了!』Sōtēr (救主),Kurios (主),兩樣都是我們今天教會看得太輕鬆的事,甚至看得太個人化、太靈意化的事,以致青年人覺得教會無內容、無味道,所以為何來聽道?我們說要多些禱告,多些讀經,多些派單張,繼續領人來教會,多些禱告,多些讀經,多些派單張......。 但基督為我們死,拯救我們回來,是要做甚麼?思想Wilberforce,不怕當時國會議員的政治勢力,成為眾矢之的,他有恩賜、有智慧、有良心、有位分,他尊基督為主。『主』這一個稱謂,在保羅這裡的二章6至11節, 說『無不口稱耶穌基督為主』,這個在當日希臘的世界完全不簡單,在一個猶太傳統長大的保羅稱耶穌為主更不簡單,這個 Lord、主、Kurios 的字,是從哪裡來的呢?是從 Adonai (希伯來文的『主』) 那裡來的,希伯來文 Adonai 這個字是從那裡來的呢?在猶太聖經裡不可以講出來的聖名那裡出來的,YHWH,耶和華,是讀不出音,讀不出名字的,所以希伯來人就將它化作 Adonai 這個字。」

「耶穌基督降卑,從死裡復活之後,聖靈充滿祂的教會,叫他的使徒出來講,講耶穌基督是『主』-耶和華。這一位掌管天地萬有的主,是我們的主、我們的神,所以我們是勇敢的,也是謙卑的,知道自己有雙重的國民身份,但最終也是最重要的那個國民身份就是『我們乃是天上的國民,等候著他從天上降臨』。其實大家都明白的,不需要我講的,天一定是高過地的,耶穌一定比所有的政治領袖更有威勢,所以我們一定是聽耶穌,敬畏耶穌,並且在各地各處都是要祝福當地的地方,好不好呀?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民族,都因著有天國子民的緣故,變得更加美善,可不可以?應不應該?」

「所以讓主開通我們的腦袋,叫我們謙卑,又忠誠,又投入,又勇敢,尊重我們的主,當有人說:『政府是至高無上的』,當有人說:「政治的力量是至高無上」,我們會問一個問題:『是否與天上的原則相符?是不是與神所喜悅的相符?』如果不是的話,盡我們的能力和本分,怎樣可以參與改變。小小的燈... 等候耶穌,焦點定睛於耶穌,生命完全由祂主宰,發揮他要我們發揮能力和恩賜。」

三. 等候基督從天上降臨

「談到等候... 老闆叫你去[機場]等人,我見過被老闆叫去等人的那些人,就是旅遊公司等人的那些,拿著一個牌目定口呆地等,這樣等。這裡今天很多基督是不是也是這個樣子的呢?我很多年前,結了婚一年零一天,飛機失事,跟著我回香港,我見到我新婚的愛妻,她等待我回來,就讓我知道,我應該怎樣等待主耶穌回來:殷切的等候他,所以就不至於絕望,所以就不至於鬆散,我希望我們今天弟兄姊妹都可以這樣的興起來。」

「『從天降臨』。我這幾天一直在這裡思想:『我可以怎樣說準那個福音呢?那個福音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福音?』是天上的福音。但是太多時候,我們的『天上』是太過中國化的『天上』,我們將『天上』變為『天宮』,小時候有沒有看過那些神話故事?長大後就將天堂變做天宮。但從來天國的福音是在講天國,『天』是講上主所在,是關乎祂的榮耀,不是單單關乎一個地方,這一位主,這一位神,祂說『天國的福音』,其實英文這樣講,那個是『Kingdom』的福音,而 『Kingdom』最重要的不是那個『-dom』(按:與『領域』有關的後綴,來自domain) 而是『King』。我們的福音也清楚要有『King』,如果你的福音沒有『King』,就沒甚麼可談。是那個『King』最重要。」

「所以我們要敬畏我們的主,要在人生所有的領域,到看見祂的榮耀,這個才是悔改。悔改不單涉及個人德行的悔改,悔改更重要的其實是整個世界觀的改變,希臘文的『悔改』由兩個字組成,一個是『轉』,一個是『念』,你的思想要改變,今天我們認識主的福音,知道天是他的榮耀,人要歸服他,敬畏他,要等候他回來。」

四. 我們現在身體的卑賤 (三21)

「『將我們這身體』,這裡用兩個字來形容我們的身體-卑、賤。我們廣東人都頗喜歡用這個『賤』字,『好賤呀!』其實今天晚上我們可以對自己說:『我的身體好賤呀!』是真的很卑微的,你不是嗎?有誰不會丟牙的?有誰不會脫髮的?有誰膝蓋不會軟的?有誰年紀漸長時樣子不是會變了的?我們的眼會瞎了,我們的耳朵會聾,腳會跛,肝會生癌細胞-『牧師, 你別再說了!』我是故意講的,因為我們這個身體的確很卑賤的。既然這個身體是卑賤,我們要怎樣辦?」

「其實保羅用這個卑賤的身體,他也是針對著那一群假教師而講,同時使弟兄姊妹明白,明白我們這卑賤的身體,只是暫時的處境。順帶我也想在這裡問一問大家,其實你有沒有發覺現代人,特別是年青又漂亮又健康的那些,特別是由富庶國家來的那些,他們會花很多心思在身體上?... 今天的人一個極端是甚麼呢?你知不知道要漂白女士的皮膚用了多少錢?你知不知消脂又用了多少錢?人今天是在崇拜身體的。有很多的人,他有著很奇怪的生活方式,其實說穿了,他們正在拜自己的身體,這是一個極端。另一個極端是甚麼呢?不照顧自己的身體,包括是傳道同工,特別是人到中年那些,不知為甚麼就不顧身世,為甚麼會這樣呢?」

「保羅正在講一個問題,他們針對當時諾斯底思想的一種傾向,是很奇怪的兩個極端,一個就是很嚴厲的禁慾,一個是很盡情的縱容,但是它們裡面的思想都是同出一轍,就是說:『因為這個物質的身體是邪惡的東西,既然是邪惡的東西,我就一定禁制到你死,來作賤你』;另外一個呢,就是『既然你是邪惡的,我的思想不是邪惡的,所以我就用這個邪惡的邪惡以毒攻毒。』保羅在講甚麼?他在講我們是身體是神所賜的,但同時它也是卑賤的,所以這卑賤的身體,我們要正確地使用它。我們不能夠同流合污,無需要像他們那樣用人為的方式去禁慾,更加不可以隨波逐流去放縱情慾。『我們卻是天上的國民』。」

「親愛的弟兄姊妹,拍拍你的胸膛,提醒自己:『這個身體,雖是卑賤,卻是屬於神的』。所以應該怎樣做?第一,不要去拜它。保養它可以,太貴的那些東西不用搽也是可以的,留下多點錢來善用在其他用途,消費者委員會不時告訴你們,最貴的那個其實是沒用的。... 所以要健康,要快樂,要健身,不用健身到不返禮拜堂的;要行山好好的行,不要行到禮拜天也不回來聚會... 這個身體是來使用去榮耀神,所以要好好管理身體。但是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就算你現在是身罹患疾,醫生告訴你,你的日子有限,但是我告訴你,當我們明白這個是卑賤的身體,我們就可以豁達的放開它,是惟有當我們不曉得這是個卑賤的身體,明明知道這艘船漏水,怎樣補也漏水,但拼命不讓它沉,結果船還沒有沉,人的心已經沉了。主要安慰我們,因為病是人人都有機會患的。...」

五. 卑賤不是結局,榮耀才是結局 (三21)

「有一天我們的癌症會完全消失,我們的視力會完全恢復,我們的聽力會完全回來,這是我們在主裡面有的福分,榮耀無比的恩典。這裡告訴我們,是用了很多話來講,就是說將我們改變形狀,外型會完全改變,與他的身體相似,本質會與耶穌基督的身體一樣。其實我們想像不到會是甚麼一回事。」

「不如讓我們想一想。主耶穌復活之後是怎樣的狀態呢?門徒似乎不太認出他來,所以可能是精神了,因為釘十字架是釘得很殘,所以他精神的時候門徒認不出他來。然後門徒害怕得要命,關了門,發生甚麼事?耶穌有沒有說:『請開門。』... 就在門徒害怕戰兢的晚上,耶穌站在他們當中說:『願你們平安!』然後還有一次,在海邊,耶穌跟他們在一起,然後路加福音還記載一次,主耶穌問他們要燒魚,拿燒魚來吃 (路24:41-43)。主耶穌跟他們說:『魂是沒有身體的,我有。』(路24:39) 那我們大概知道這麼多。」

「但保羅講的是甚麼呢?保羅講是『他榮耀的身體』。『榮耀的身體』,誰人看過耶穌的榮耀呢?耶穌榮耀的身體是怎樣的?你記不記得有一次,在聖山上,他的臉發光如日頭,衣服潔白,是世上沒有人可以漂得那樣白的。然後彼得在他死之前寫的一封信,年老的時候寫了一封信,說:『我的帳棚快要塌下來,不過我告訴你們,我們曾經見過他的榮光』。但是彼得所講的那個,其實原來跟保羅所講的是有一點不同,或者正是這個緣故,講復活大能講得最透徹的那一位就是保羅,對嗎?因為他在大馬色路上看見的那一位,是登山變像,被釘復活,復活升天,五旬節降下聖靈,然後他坐在父上主的右邊,然後他在大馬色路上的榮光向保羅顯明,保羅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幕。是復活的榮光,見證福音的真實。是復活的主,親自建立他的教會,是復活的光輝,使保羅一生一世堅定不移的來高舉基督,並且勸勉人。」

「啊,這個卑賤的身體,並不是你的結局,剛才提醒自己:『我身體卑賤!』然後今次才拍拍胸膛:『卑賤不是結局,榮耀才是結局。』因為耶穌基督,他有甚麼生命,屬於他的人也有甚麼生命。既然是這樣,你還怕甚麼?你還怕甚麼病?」【以下分享他一些病重親友的故事,描述卑賤身體在不同人身上的實況】

六. 經歷羅馬書七章的人生

「其實卑賤身體還不只這些。...就在這卑賤身體裡面,還有一件東西叫『裡頭的罪』,『裡頭的惡』,『我要行善由不得我,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取死的身體呢?』(羅7:18, 24) 是不是呀,弟兄姊妹?你是不是曾經好好事奉的,很敬虔事奉的,甚至主很大使用你的,忽然間一不小心,『為甚麼你傻瓜瓜地做出這樣的事?怎樣這樣的話你也說得出?』『哎呀,後悔得不得了。主啊!寬恕我,我永遠也不會這樣做了。』過了不久,正很健康,靈性美好,但突然間又跌了一跤。... 羅七書是我還沒有死之前都會講的、我都會禱告的,因為我就是這麼敗壞。John Newton,這個《奇異恩典》的作者,寫信給另一位傳道人:『我真不明白你,你好像覺得羅馬書七章跟你沒有甚麼關係呀?要不是你真的很厲害,就是你的結構異乎常人,要不是你對自己還沒有真正認識了。愚見以為,羅馬書七章,放於世上最神聖的基督徒,是絕對合用的。』」

「我今天晚上也要提醒你,除了這個身體卑賤,裡面那個敗壞的本性,是還沒有離開的,不要掉以輕心,但也不需要灰心失望,因為羅馬書七章後跟著是第八章,是並存的:『感謝神,靠著基督就能了。』(羅7:25),但不是一次能,就永遠繼續能,是要一次能,還要再次能,繼續能-這個就是愛,這個就是寬恕,這個就是人到甚麼地步繼續照甚麼地步行。不要灰心失望,不要以為自己已經好得不得了。」

「有一個上主很使用的僕人,建立了很偉大的工作,之後他講一篇道,我的同工回來跟我說:『牧師,我以後也要學習這樣。』我問:『甚麼?』他回答說:『我是公主,我是王子,我很厲害,我不是一個罪人,從此也不說自己是一個罪人,你們這些福音派信徒天天都說自己「罪、罪、罪」,罪到自己很低落那樣,不要那樣,耶穌復活的大能,豐盛的主,給我們豐豐富富,我要富貴榮華,我要活得有尊嚴,我要活得更威風!我們的主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那即是甚麼?當你落實在你的生活裡時,就是你不坐巴士,你應該坐Benz;即是Benz都不夠勁,要坐Bentley;就是 Bentley也不夠勁,要坐Ferrari;Ferrari都不夠勁,要Maserati;Maserati都不夠勁-車行沒有請我做廣告的。即是甚麼?我覺得是危險的,到我們死的那一天,我們依舊是一個罪人,不過是蒙恩的罪人。後來我聽見一件事,我覺得很難過。就是這一位說自己是王子是君王的牧者,被人告上法庭,出現了錢銀處理不智的問題。當人不意識到自己是卑賤、是低微的時候,危險就隨時來到。」

七. 最卑俗的糞堆蟲將不再一樣

「我今天晚上要贈送大家一個榮譽,如果你印製名片,不妨考慮這三個字母,就是『V.D.W.』,你是不是想知道它講 甚麼?如果沒有記錯,應該是一位英國清教徒牧師 Richard Baxter 所講的,在我的墓碑上面,我只需要寫上這三個字母『V.D.W.』,我覺得一個這樣的生命,照亮很多世代的聖徒,他說:『我是個蒙恩的人,一個蒙恩的罪 人,但照我的本性、照我的本相,我只能叫自己「最卑俗的糞堆蟲,Vilest Dunghill Worm」』,可能你覺得:「這太卑賤了」。不過認真思想一下,你和我都是很卑賤,你試試不搽香水,你試試不洗澡,你試試不刷牙。到我們一死,不用幾天, 我們都變成蟲。但是『哈利路亞!耶穌要那叫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使我們改變形狀。』我在想,為甚麼要用叫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來做這麼小的事呢?其實神對我們的愛一向都是這樣。祂用祂的大能,創造一、二、三、四、五天,然後,弄好了萬有,把我們弄出來,現在他重新做這件事。要用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叫我們卑賤的身體完全復活改變,活有基督的形狀。」

總結

「所以不要再擔心自己今生的疾病,不要迷戀自己的身體、敬拜自己的身體。青年人啊,人家叫你及時行樂,『哎 呀!你這麼大了還沒有試過麼?』『沒有試過又甚麼樣呢?我有尊貴的生活,當然不試這個卑賤的東西!我又不是諾斯底主義者,我知我身體本質是卑賤的,但我生命是高貴的。而且有一天,這個卑賤的身體,要跟榮耀的身體互通,與基督一同作王,因為地上萬國都要成為基督的國。』我求主憐憫,幫助我們懂得尊他為大,懂得在任何領域尊他為大。...求主帶領你明白他的美意,尊他為大。」

【禱告】

(版權屬港九培靈研經會所有,歡迎轉載,但要登出來源及大會網址。)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