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Index

神僕的使命

王明道

「你要大聲喊叫,不可止息,揚起聲來,好像吹角,向我百姓說明他們的過犯,向雅各家說明他們的罪惡。」——賽五十八章一節。

「論到使我民走差路的先知,他們牙齒有所嚼的,他們就呼喊說:平安了。凡不供給他們喫的,他們就預備攻擊他。……至於我,我藉耶和華的靈滿有力量,公平,才能,可以向各家說明他的過犯,向以色列家指出他的罪惡。」——彌三章五至八節。

彌迦先知描寫兩種先知所作的工,一種是假先知,人格卑鄙,領人走錯路;一種是真先知,不論人怎樣對待他,他祇有盡他從神所領受的責任,指斥人的罪惡。

不錯,神的僕人當傳神的福音,不過只傳神和平的福音,說信福音將如何如何得福氣,卻不將人的罪惡,坦直地告訴人,恐怕沒有多大用處。比方有患肺病的人,從不知自己有肺病,雖有人介紹他一位善醫肺病的醫士,他亦必不肯就醫。所以要領罪人信靠耶穌,必須先使他自知有罪。可惜許多傳道的人忘記這件事,常用溫柔和平的話,宣傳福音,而將人之罪惡及神之憎惡罪惡置之不談。

現在姑且縮小範圍而言,在教會裏亦有種種罪惡,傳道人對這些事竟緘默不言。講這件,講那件,獨不講罪。或說:從前先知重言罪惡,是因為那時是律法時代,現在是新約恩典時代,當重言赦罪恩典,和平福音,不必嚴厲責備人。這是誰告訴你的,主耶穌在世時何嘗如此。不錯,耶穌對一般痛心悔罪的人,是常顯出溫柔慈愛的態度,但對於怙惡不悛的人,卻是極其嚴厲的,他嘗責備那些文士和法利賽人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你們這些蛇類毒蛇之種阿!怎能逃脫地獄的刑罰呢?……」可見耶穌不止傳和平的福音,也是嚴厲的斥責罪惡了。這是不得不如此的,因為在傳和平福音之先,必須嚴厲地責備人,使他知道他的罪,然後他纔能悔改信基督。

再看使徒們講道又如何,是不是先嚴厲責備人的罪?可看彼得,他責備以色列人說:「以色列人哪!請聽我的話:神藉著拿撒勒人耶穌,在你們中間施行異能奇事神蹟,將他證明出來,這是你們自己知道的。他既按著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彼得並未責備他們別的罪,只責備他們一件頂可惡的罪,就是釘耶穌在十字架上。再沒有別的罪比這更大更重了。行淫,說謊……的罪都大,但都不及這罪更大。彼得這段嚴厲的話,結果很好,使徒行傳二章三十七節:「眾人聽見這話,覺得扎心,就對彼得和其餘的使徒說,弟兄們,我們當怎樣行?」

彼得那天的講道,最後的一段話,是「故此,以色列人全家當確實的知道,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他為主為基督了。」感動了他們的心的,就是那位被釘在十字架的耶穌。若彼得當日不講那麼嚴厲的話,能否令他們扎心?必定不能。

再看司提反講道。司提反亦如彼得一般,結束語都非常嚴厲,看使徒行傳七章五十一至五十三節:「你們這硬著頸項,心與耳未受割禮的人,常時抗拒聖靈,你們的祖宗怎樣,你們也怎樣。那一個先知,不是你們祖宗逼迫呢?他們也把預先傳說那義者要來的人殺了,如今你們又把那義者賣了殺了。你們受了天使所傳的律法,竟不遵守。」這段話何等嚴厲,何等可怕,直等於在眾人面前打猶太人的臉,第一責備他們抗拒聖靈,第二責備他們逼迫先知,第三責備他們殺了神的兒子,最後責備他們違背律法。司提反這段話發生了甚麼效果?這次所生的效果與彼得那次不一樣,前者感動他們的扎心,問彼得當怎樣行;後者惹動他們的怒氣,向司提反咬牙切齒。(五十四節)

我們講道,大家聽了受感,固好;大家聽了咬牙切齒。不論如何,彼得講道有果效,司提反講道亦有果效。總之,不算得白講了。然若不暴露人的罪,則這兩種果效亦沒有,沒有人覺得扎心,亦沒有人會咬牙切齒。

我由近年在各地作工的經驗,發現一種結果,就是有時得了朋友,有時得了仇敵,有時友多敵少,有時敵多友少。最怕的沒有朋友也沒有仇敵,更可怕的就是祇有朋友,沒有仇敵。一般假先知就是如此,所以耶穌說:「人都說你們好的時候,你們就有禍了!因為他們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這樣。」(路加六章廿六節)這是一點不錯的,一個傳道人講道,信的人說他好,不信的人也說他好,「基督徒」說他好,「無神派」也說他好,……那人不是「大滑頭」,就是「大騙子」,因為只有這些人纔能適應任何環境,隨處受人歡迎。但是只得人人歡迎,不得耶穌歡迎,那有甚麼用處呢?

請問:世上愛神的人多呢?或敵神的人多呢?誠實的人多呢?還是虛偽的人多呢?光明與黑暗,是不能並存的,敵神與信神,是不能並立的,由此可知我們講道不是朋友多,便是仇敵多了。

傳道人有一種錯誤的觀念,就是想如何得人歡喜。若專討人歡喜,勢必丟棄從神所受的使命去逢迎世人了。我們思想思想:誰差遣我們?我們將來向誰算帳?」……我們寧為全世界的人所憎惡,不可失去神的歡喜。保羅向加拉太人表白說:「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神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麼?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一章十節)這節聖經,望同工們都能常常想念,尤其是在講過的時候更當多多想念!

方才引證了兩位——彼得與提司提反——的講道,現在再引證一位外邦人的使徒保羅,看看他的講道如何。使徒行傳十三章三十八至四十一節保羅說:「所以弟兄們!你們當曉得,赦罪的道是由這人傳給你們的。你們靠摩西的律法,在一切不得稱義的事上,信靠這人,就都得稱義了。……」保羅在這裏把一個頂好的消息告訴以色列人,即「信靠這人,就都得稱義。」這真是大喜的信息,但以後保羅恐怕他們不信,所以接著即很嚴厲地警告他們說:「所以你們務要小心,免得先知書上所說的臨到你們。主說:你們這輕慢的人要觀看,要驚奇,要滅亡,因為在你們的時候,我行一件事,雖有人告訴你們,你們總是不信。」

保羅告訴我們對不信的人講道,當講一個大題目,就是使徒行傳二十章二十至廿一節:「你們也知道,凡與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或在眾人面前,或在各人家裏,我都教導你們。又對猶太人,和希利尼人,證明當向神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這個大題目分成兩段,一為向神悔改,二為信靠耶穌。若只講一樣,卻不講另外的一樣,這種道理便不完全。

我們不要誤會以為在新約時候,必定專講恩典。或偏於一面,只講人之罪惡,不講救贖的方法,這祇領人到知罪的地步,而不介紹人到救主面前,正如使人知道自己有病而不介紹醫生,也沒有益處。總而言之,我們講道,切不可偏重一面,或只講人的罪,或只講神的恩,都是不妥當的。

至於講人的罪,惡真是極難的事。容易招人怒氣的。人都是喜聽誇獎,惡聞己過,所以誇人得人的喜歡,責人惹人的忿怒。不用說講人的大罪,就是講人的小罪,也不容易。何況在眾人之前宣佈他們的罪狀,真像如以卵擊石,必受損失,羞辱。誰肯幹這賣力不討好的事?但神吩咐我們必須如此,不要怕人,當剛強壯膽。神也曾應許保護我們。耶利米一章十七至十九節說:「所以你當束腰,起來將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話告訴他們,不要因他們驚惶,免得我使你在他們面前驚惶。看哪,我今日使你成為堅城,鐵柱,銅牆,與全地和猶太的君王,首領,祭司,並地上的眾民反對。他們要改擊你,卻不能勝你,因為我與你同在,要拯救你,這是耶和華說的。」這個寶貴的應許,多次大大幫助了我。好幾次講道或發表文字,按著我自己的心,本不想講本不想寫,因為明知道講了或寫了必惹人生氣,招人忌恨。可是神屢用這段話鼓勵我的勇氣,增加我的力量,使我放膽去講去寫我本來不敢講的話,寫了我本來不敢寫的文字。

盼望諸君都能牢記這些話,當知反對你的人雖多,但幫助你的更多,因神幫助我們。

「人子啊!雖有荊棘和蒺藜在你那裏,你又住在蠍子中間,總不要怕他們,也不要怕他們的話,他們雖是悖逆之家,還不要怕他們的話,也不要因他們的臉色驚惶。他們或聽或不聽,你只管將我的話告訴他們,他們是極其悖逆的。」——以西結二章六至七節。還有更好的話:「以色列家卻不肯聽從你,因為他們不肯聽從我,原來以色列全家是額堅心硬的人。看哪!我使你的臉硬過他們的臉,使你的額硬過他們的額。我使你的額像金鋼鑽,比火石更硬。他們雖是悖逆之家,你不要怕他們,也不要因他們的臉色驚惶。」——以西結三章七至九節。我們有了金鋼石的額,還怕甚麼呢?

末了,有一段頂重要的話:我們想有能力責備人,必須自己有聖潔的生活,生活越聖潔,講道越有力。倘若自己有罪,不用說神不能使用你,就是勉強發言也說不出甚麼話來。

我一次到一個不通國語的地方講道,自然要人傳譯。我講的題目是傳道人的生活,大意說傳道人想有聖潔的生活不止大罪不要犯,就是小罪也不犯。就各一切不良的嗜好,如喝酒,吸煙,等等。那傳譯的是一位牧師,也有吸煙癖,他當時不敢照譯,輕輕把吸煙兩字放過。請想一個吸煙的人不止不敢講,連傳譯那不敢譯許多人講道無力,就是因為他們的思想行為生活上出了毛病。所以我的結論是:

「生活越聖潔,作工越有力;生活越多墮落,作工越軟弱。這是屢試屢驗的。」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