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和華你們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

第二章是以一位女人做主角的記載,共分三個部分:

第一節內容是約書亞打發探子窺探耶利哥。最後一段是二十三和二十四節,內容是兩個探子匯報約書亞。開始的時候記錄了約書亞的話,但沒有記錄探子的話。結束時記錄了探子的話,就沒有記錄約書亞的話,中間的部分記錄的是探子探地的遭遇。

不過還有一個可能性,第一段是第一節,留心約書亞打發探子去之後,第一節下半節說:『是二人去了,來到一個妓女名叫喇合的家裏,就在那裏躺臥。』所以第一節也記錄了他們去了喇合的家裡。這是第一個段落。最後那段可以從二十一節的下半節開始:『於是打發他們去了,』然後一路就到二十四節,除了探子回報約書亞之外,也記錄了喇合。喇合也打發這兩位。其實第二章『打發』這個動詞記錄了三次:第一節約書亞打發探子,第三節耶利哥王打發人去見喇合,二十一節女人打發他們去。另外第一段和第三段前後呼應:開始的時候約書亞打發這兩位,結束的時候這女人打發這兩位,並且這兩人遵照喇合的吩咐去行,這是另一個可以考慮的分段方法,中間只提這兩位的遭遇。

暗暗打發探子的行動是對還是錯?

交代整章經文大致佈局後,我們看第一段落:『當下,嫩的兒子約書亞從什亭暗暗打發兩個人作探子,吩咐說:「你們去窺探那地和耶利哥。」』這句的主動詞是『打發』,作者直接引用:『你們去窺探那地和耶利哥。』正確的翻譯應該是『窺探那地,就是耶利哥』,因為探地探了三天,怎可能窺探全地呢?所以『和』可以翻譯成『就是』耶利哥。

這是暗暗地做這件事,這個暗暗不是指著對敵人來說,約書亞做這個不給以色列人知道。這時打發探子探地,跟當年摩西打發探子完全不同,當時摩西打發探地主要是以色列人有這個要求,然後上帝准許他們去探地,摩西打發人是眾所周知的事,因為是每個支派自己選領袖出來的。十二探子探地後也跟全會眾報告。但這次只打發了連名字都沒有的兩位年輕探子,我們明白為什麼探耶利哥,因為過河後第一戰就是耶利哥。

但為什麼這兩個探子去妓女家躺臥?到底是收集情報,還是嫖妓?作者留了很多空白讓我們想像。在舊約裡躺臥可以理解為性行為。但這裡不是指性行為,不然會有個介詞在當中。不過整件事還是有點麻煩。

原來耶利哥的人也收集情報:『人告訴耶利哥王說:「今夜有以色列人來到這裏窺探此地。」』他們的情報很準確:時間是今晚、身份是以色列人、任務是窺探此地。唯一沒準確說的是多少人。根據第三節,他們連這兩位在哪裡也知道,所以耶利哥王就打發人去捉他們。第二章吸引之處就是耶利哥王打發人追捕,約書亞打發的人被追捕。究竟追捕者會否成功捉到被追捕者?關鍵就在一位妓女叫喇合。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唯獨那兩位探子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暴露,落腳的地方也給敵方知道得一清二楚,若不是那位女人,那兩位探子就會被敵人逮捕,整件事一開始就是失敗的。

學者評論約書亞做這個行動對還是不對?有人認為約書亞這樣做是基於小心,打仗的慣例就是先窺探和搜尋情報,他打艾城也派探子去窺探情報。不過也人認為約書亞因為小信,所以很小心。至於我,我有個觀察,前面十二章跟打仗沒有關係,但差不多每個單元裡,都有上帝。第一章上帝親自跟約書亞說話,第三四章過約旦河時,上帝也有行動。第五六章打耶利哥時,也是神動工。第七八章是上帝親自把亞干揪出來,並且教導約書亞如何拿下艾城。基遍戰役是上帝讓日月都停止了。北方米倫水一役,上帝也有說話和行動。只有第二章沒有記錄祂的說話行動,當然若不是上帝的保守,這兩位一早就被抓了,但作者在整章完全沒有提到神,是對約書亞這個行動的一種譴責。一個例子是創世記十二章,神一路都帶領亞伯蘭,直到亞伯蘭太太在埃及被法老拿走,那段沒有記錄上帝在那裡,作者在那段經文裡一次都沒提到神。我們知道這對亞伯拉罕小信的譴責。領袖也是人。約書亞做了一些他不該做的決定,我們身為領袖,當知道我們軟弱並且也會犯錯,幸好上帝有恩典。

妓女喇合的智慧應答

第二到第五節是另一個小段:『有人告訴耶利哥王說:「今夜有以色列人來到這裏窺探此地。」耶利哥王打發人去見喇合說:「那來到你這裏、進了你家的人要交出來,因為他們來窺探全地。」女人將二人隱藏,這女人什麼時候知道這兩位是探子?有人認為她在追捕的人抵達之前就知道了,不過也有可能是追捕的人抵達並且要交人時,她才知道。但我們肯定她回覆追捕者的時候早已經隱藏了這兩位。

她第一句的回應就有智慧:『那些人果然到我這裡來』,如果她說『沒有啊』,那麼追捕者會馬上搜屋。所以第一句就承認:你們的情報準確。我們看到她有兩次說『我不知道』,第一句是『他們是哪裏來的我卻不知道。』『天黑、要關城門的時候,他們出去了,往哪裏去我卻不知道。』因為她是妓女,兩個人從哪裡來和去哪裡真的不知道。最後,女人不用陳述句子,而是命令句,『你們快快地去追趕,就必追上。』結果他們就追了。

第六節到第八節是特別的部分,希伯來文句子語序是v、s、o,就是句子裡先動詞、主詞、受詞,而中文的次序是s、v、o,先是主詞、動詞、最後是受詞。希伯來文會在兩句之間有連接詞,會黏在動詞,這是常規。當我們解釋聖經時,一看到連接詞不黏著動詞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它有些東西想表達的。而第六到八節的連接詞沒有貼在動詞旁邊,並且也有ABA的結構,第六節和第八節是呼應的,這兩節都說二人,第六節講女人,第八節說『她』。最後第六節『上了房頂』,第八節也『上房頂』,而經文中間夾著追捕者。

這女人在第六節怎樣隱藏這兩人呢?『將他們藏在那裏所擺的麻秸中。』,在房頂有地方放麻秸,麻秸這個植物的梗莖外皮有纖維可以做衣服,梗莖剝皮後的中間的芯很易燃,原來是提供家裡的燃料。第七節:『那些人就往約旦河的渡口追趕他們去了。』那兩個探子是從河東的什亭到河西的耶利哥探地,渡口是過河的地方,有幾個方法:坐船或游水,如果水淺就走過去。『當追捕者一出城門,城門就關上』,這句話提醒我們,一方面這兩位最緊急的危機馬上解決了,但實際危機還沒解決,因為他們關在裡面。

這女人收藏探子的理由和目的

現在這女人來了跟他們談判,為什麽她要收藏他們呢?第九節到十三節就是答案。通常我們問『為什麼』的問題,這個答案一來是給理由,或是給你目的。喇合在這裡給理由也給目的,目的很明顯,十二十三節,理由是第九節。

我們看看理由,第九節和第十一節,這裡有ABA佈局,第九節和第十一節是呼應的。『我知道』我們知道三件事,『我們一聽見這些事,心就消化了。』這個回應第九節第三項,『因你們的緣故,並無一人有膽氣。』回應第九節第二項,『耶和華-你們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這個回應第九節第一項。加在中間解釋為什麼他們知道這件事,第十節有兩件事:『因為我們聽見你們出埃及的時候,耶和華怎樣在你們前面使紅海的水乾了,』第二件是『你們怎樣待約旦河東的兩個亞摩利王西宏和噩,將他們盡行毀滅。』第一件發生在出埃及的第一年,第二件發生在出埃及的第四十年。以色列人出埃及一路走來,迦南人也收到消息,所以十一節女人說:『耶和華-你們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神。』所以這些信息在她口裡成為信心:相信耶和華-你們的神本是上天下地的獨一真神。

目的很清楚,在十二十三節,她希望這兩位知恩圖報:『拯救我們性命不死。』她知道以色列人只要開戰,耶利哥全城的人都會遭殃。留意經文唯獨交代這女人的名字,但整章經文如何稱呼她?不是喇合,而是女人。作者特別提醒這是女人。一個女人面對戰爭,其實什麼也不能做,只能等待滅亡。現在她看到機會來了,並且把握機會救了他們,希望以後他們能救她。

我們很多時候會關心喇合『她說了謊』,但這不是聖經的關注,每次聖經說喇合,都說她救了那兩個人,說的是她的信心。她的信心從哪裡來的?就是聽。信心的來源就是聽。不過單單聽是沒用,你聽了後要轉化成信心才可以,其實還有很多迦南人,耶利哥人都聽到到以色列人的記載,但只有喇合有行動,結果這個信念就救了她。

只要回轉,就有出路

探子無法推辭了,可以說他們感恩圖報,同時他們在那女人控制之下,她若一叫,他們就完蛋了,所以他們只可以按照女人的要求發誓。不過探子留下了最後的話語,十八節是探子臨走前叫喇合做兩件事,而第十九節我們看到兩個類似的句子:『他的罪必歸到自己的頭上,』還有一句『歸到我們頭上』,只要她做了這兩件事,當以色列人來攻打耶利哥時,離開家裡的人的罪就自己負責,但家裡的人有任何遭遇,我們來負責。

我們發現探子的話語裡有三次重複。第十七節:『你叫我們所起的誓就與我們無干了。』二十節:『你叫我們所起的誓就與我們無干了。』最後十九節『與我們無干了。』一方面是希望誓言可以落實,同時也感到他們好像要推卸責任。因為根據申命記,上帝不給他們跟迦南人立約,現在這兩個人竟然跟迦南人立約,到底可以不可以?這問題到了第六章才知道約書亞饒了這家人不死。有時候我們讀申命記,經常有人問為什麼上帝要趕盡殺絕迦南七族?但約書亞記讓我們明白那個命令不是一塊鐵板,只要肯回轉,就可以得救。之後我們看到不只基遍一座城都活命,基遍城周圍的人都能活下來。所以上帝容許人有出路,只要你肯悔改。

我最後想起羅馬書十章十四節:『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道理很淺白,喇合得救,因為她聽見,而這聽見就改變了她的人生,因為聽見在她裡面成為信心,信耶和華是上天下地的獨一真神。今天我們只管去傳,有人會聽到,聽到的人,有的信,有的不信。信的人就會有人得救,這是我們今天要盡上的責任。願我們都成為傳福音的人,有佳美腳踪的人。

Copyright Notice

The above summary is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The text was not proofread by the preacher. Copyright©2021 by Hong Kong Bible Conferenc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