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屆

第十講 人與路

經文:(徒十三22;啟三7)

剛才楊牧師稍為題到兄弟的一點情形,因美國曾經有五個地方請我講道,我拒絕了,我覺得自己的力量不夠,希望有多點休息的時間來帶領這個聚會。兒女們恐怕我在這裏出事,辜負香港教會的委託。感謝神,神已經帶領了幾天過去了,盼望今天晚上神一樣地帶領。因為我領培靈會,曾經昏倒在講台上,求主今晚仍然保守我。

請看(徒三20-21,十三22;啟三7)。《可》六和八章,一處記載五餅二魚和五千人,一處記載七餅幾條魚和四千人,兩處都有相同的兩個字,耶穌把五餅二魚拿起來「祝福」,把七餅和魚拿起來也「祝福」。耶穌為學生洗腳,並告訴他們說:「你們也要彼此洗腳。」(約十三14),因祂曾經給約翰一條命令:彼此相愛;用彼此洗腳來表示彼此相愛。(徒三20)說基督耶穌降臨,21節說「天必留他。」留他意即等一等。既然要來,就叫他來,為何要等呢?

第九講 天國子民的委身

──遵祂而行──

今日踏入最後一個討論的課題:天國子民的委身(太七12-29)。所謂委身,就是遵主耶穌教導而行。

對委身的表達,是有很多不同的形式。最常見的莫過於婚禮,一對新人彼此立下盟誓。作為牧師,我有很多機會為弟兄姊妹主婚,每當看到他們的面容時,都 教我內心非常感動,尤其是當其中一方向另一方讀誓詞時,對方雙目閃亮,充份反映出他們是多麼甜蜜及快樂,亦曾看見一些新人開心得落下淚來。是的,對方居然 願意這樣委身給自己,立志一生愛護自己,實在是一件非常難得的事情,故這時刻是特別美麗的。然而,我卻清楚知道,若沒有在婚姻家庭生活中落實地愛對方,以 行動來表達對配偶的愛,那些美麗時刻就變得沒意思了。一個真實的愛情,是透過生活具體的行動表達出來。我認識一位其貌不揚的朋友,在其太太患癌症的期間, 甘願放下事業前途,辭了職,專注在家照顧太太達三年之久,付出無微不至的愛護;縱然他從沒有告訴人他對太太的愛有多深,然而我們卻深深感受到,他正透過一 種真正的委身,以真實的行動去表達出來。

第九講 復興的器皿

經文:(撒上二29;四19-22;三19-20;七12)

我今天晚上只要講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撒母耳時代,是個沒有王,任意妄為的時代,是個言語稀少的時代,更是個尊重人過於尊重神的時代。

第二,神在那個時代要揀選器皿,神要揀選的器皿就是撒母耳。

(1)撒母耳是由禱告出來的;

(2)撒母耳是被帶領出來的;

(3)撒母耳是得勝出來的,因為母親把他擺在聖殿裏面,當時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和非尼哈為非作歹,撒母耳並無受影響,而能夠在這環境分別出來,可見人才是從得勝出來的。

第八講 天國子民的關係

──蒙愛與包容──

關係是很重要的。我們的信仰,不單是一套教義,更是一個關係,就是我們與神的關係。對這關係,我以蒙愛﹑包容來形容。相信很多弟兄姊妹都曾經歷過, 當我們體會到神對我們的愛時,就得着一種力量,幫助我們可以寬容﹑包容別人。蒙愛與包容間有着一奇妙關係,在過程中令我們可以作自以為做不到的事情,完全 都是神的愛促使我們可以這樣做。

第八講 福音使命(哈一5)

我們可能活於一個有史以來叫人最興奮的年代,葛培理說:「今日乃是信徒們期待已久的日子。」神已為我們成就大事,這在五至十年前,說出來也是教人難以置信的,我自小已跟從父母定期的上教堂去,每次主日崇拜完畢,神父由壇上下來,轉身面向聖壇,帶領會眾為俄羅斯代禱。在我成長過程中,一直都對俄羅斯人有所畏懼,因為平素上課期間經常要演習,大家躲進桌底下,以防敵人突襲;畏懼與不信任,令我們對俄國充滿恨意。

第八講 約翰的補網

經文:(可三21;徒廿六24;啟二1,4,12,14-15,18;三14-16;太四21;五4,6)

我們很快已經到了第八天。剛才主席讀經,一處論及哀慟的人有福,一處論及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主耶穌說:「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約十10)耶穌的家人說他癲狂(可三21),有人說保羅也癲狂(徒廿六)。另外看《啟》,有五間教會:以弗所教會把起初的愛心丟棄了;別迦摩教會裏面有兩種人物,一種是巴蘭,一種是尼哥拉;還有推雅推喇教會,撒狄教會,特別是撒狄教會,按名是活的,其實是死的;最後是老底嘉教會,不冷不熱,主要把他們從口中吐出去。

約翰補網,因網有破口,所以需要修補。在約翰同樣的時代,有兩個很重要的人物,一是彼得,一個是保羅。《徒》廿六章前面講及彼得,後面講及保羅,可是他們傳道的時候,如果你查考《彼後》,那時有假先知起來,那時候人嗤笑神的道。保羅傳道,可是亞細亞人不要他《提後》,那個時候人只顧自己《提後三1》。所以彼得的時候有破口,保羅的時候也有破口。約翰在拔摩海島上,神啟示他寫《啟》,除了說預言,說萬物歸結之外,而且神也啟示約翰,叫他將教會當時的破口寫出來,所以就寫了以弗所、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和老底嘉,因為教會有破口,所以約翰的工作就是要堵住破口,補網就是要補這些破口。

第七講 天國子民的「眼光」

──專注與純全──

提到純全,讓我想起一句名言:「純全(purity)就是專注在一件事上,或者專注於一個方向上。」心無旁鶩,很清楚只有一個目標。尤記得多年前女 兒出生前,曾為她取名而傷腦筋;既想表達神對她的恩典,又想表達我對她的期望,那時我剛讀到一節《聖經》:「所以,無論是住在身內,離開身外,我們立了志 向,要得主的喜悅。」(林後五9)當時想到立了志向,定下目標,要得到主的喜悅,遂替其取名為志悅,立志一生討神喜悅,我盼望這成為她一生的方向。

第七講 門徒樣式(帖前一6-10)

亞該亞和馬其頓教會有了生機:他們悔改歸主,離棄偶像,轉向事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他們更懂得專心等候基督的再來,這都是一所活的教會的表現。

很可惜,一位美國著名的神學家卻評論說,今日美國的教會在沒落中,因為他們缺乏屬靈的領導和合乎《聖經》原則的事工。尤有甚者,教會之所以式微是因她與社會的文化沒有分野。我們所關注的,是盼望得着真正的屬靈領袖。今天,無論在美國抑或世界各地,到處都可見傳道人與這世界妥協的事例。教會也變得甚為商業化,我們關心書籍和錄音帶的銷售量過於追求聖潔。美國教會又流行用手冊去記錄教會的資產,過於《聖經》能教人如何建立教會,教會裏更明顯缺乏與世俗分別為聖的教導。初期教會對於信與不信者有很清楚的分界,但如今這分界已模糊了。或許信與不信者最大的分別,在於他們到不到禮拜堂去守主日﹔然而其他的日子, 他們在禮拜一至六,與不信者的所作所為又有何分別呢?

第七講 二個安息

經文:(腓二6-8;詩一O三3-13;約壹二16)

(詩一O三;賽五三)這兩處經文,講耶穌的工作不一樣,一個講赦免罪孽,一個講醫治疾病。《賽》說刑罰得平安,鞭傷得醫治;平安是赦罪的事,醫治疾病也是。耶穌來到世上時也赦罪,以至醫治疾病。我今天晚上的題目在(太十一28-29),兩節都講安息。《聖經》兩面的真理很多,好像義,一個是(羅四) 講及耶穌的義,一個是(啟十九)講及信徒的義;還有兩個字,一是講及「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五3),還有10節「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天國是他們的。」(太十一28-29)講及兩個安息,可以說一個是得救的安息,一個是得賞的安息。猶太人有兩個路段,一是出埃及,一是進迦南。

第六講 天國子民的人生目標

──謙卑尊崇主──

作為一個基督徒很清楚知道,人生是需要有目標的。我們不能糊裏糊塗地過一生,而是要有方向﹑有目標地過生活。我所指的目標,未必一定是清晰具體的; 只要知道每一天都是與主同行,那就是我們的生命目標,而與主同行,代表我們有一個清晰的方向。是甚麼方向呢?《聖經》很清楚告訴我們:「你們或吃或喝,無 論做甚麼,都要為榮耀神而作。」(林前十31)要能夠與主同行,就必須要追隨主的方向。主的禱文,不單是一個禱告的典範,更將基督徒人生應走的方向很清楚 的指明出來,故今日,我們會透過探討有關主禱文的信息,讓我們能從中得着一個清楚的人生方向和目標。

第六講 潔淨純全(詩一一九9)

今早我要跟大家講一件污衊教壇的事例;由於這事發生在傳道人的身上,不單只影響世人對教牧人員的信任,同時亦毀壞了教會的信譽。話說八年前,我的大女婿在加州一所大型教會中擔任副牧師,該所教會的主任牧師是全美知名的,不但著作等身,亦是我的朋友。他所主理的教會資源龐大,甚至有全球廣播的福音事工,他本人亦對同工及其家屬十分親切關注。當小女隨夫婿遷居南加州履新的時候,初期因着遠離父家,頗不適應,這位牧師甚表關切地對小女開解說:「就讓我來作你南加州的父親罷!」豈料四年後,就傳出這牧師與另一有夫之婦的婚外情。小女對於一位所敬重和信任的誼父,竟有如此姦情,她所受的傷害是何等的深哩!由 於傳媒廣泛報導此事,因此,該教會的信譽大受打擊。雖然今日事過境遷,這位牧師依然在美國傳道,並且發書立說,論述道德操守的問題,然而,這並不等於他在道德操守上沒有犯過罪。其實,在我而言,這件醜聞並不稀奇,因在我所牧養過的教會裏,至少每一教會都起碼有一名傳道人,在道德上做了越軌的事情。

第六講 火與水的異象

經文:(結四七5)

《結》是一部異象的書,還有《但、珥、亞、啟》,也是部異象的書。真理有時要用異象才能夠解開。《結》第一章有個字是「火」,第四七章有個字是「水」。

火是指聖靈;在新約,施洗約翰說,主耶穌要聖靈和火給我們施洗(路三16)。水也是講聖靈;耶穌在高處喊着說:「信我的,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約七38)耶穌這話是指着聖靈說的。現代的教會常想突破,我們荒涼,怎樣才能突破以至復興?人數只有幾十個人,怎能突破至數百人?我們大概都是講方法,對小孩有小孩的方法,對老人有老人的方法,所以有個時候很多地方都在講方法、組織或小組。因《聖經》裏新約和舊約都有講組織,好像猶太人走到曠野時,若沒有組織,百萬群眾很難行路。新約也講組織,耶穌以五餅二魚給五千人吃飽,是五十人一排、百個人一排,這也是組織。今日,教會有的數百人,有的數千人,若無組織,就沒有辦法治理。但近幾年來我們更多人注重聖靈,為甚麼?我想受韓國的影響很大。有次我要到美國去,搭韓國的飛機,要在漢城逗留一天;我去看一位韓國朋友,他問我想看甚麼?他可以帶路,問我要否看風景?我說:「我對風景沒有興趣,聽說韓國有幾個大教會,容納會眾有幾萬人。」他就帶我到有幾十萬人的中央教會。適逢牧師出國,教會的得力,全在於牧師的岳母;介紹之下,她竟然認識我,說:「聽說神在你的身上作了件大事,你曾經患了毒瘤第三期,神竟然叫你活着。你在韓國要逗留多久呢?」我說搭明天晚上七點多鐘的飛機離開,她說正好有機會讓我來作見證!我問明天他們有聚會嗎?回說沒有,可是可臨時通知,都會來的。我答應了,因為作見證是本分。次日兩點我就到了聚會的地方,來的人很多,都是婦女,因為弟兄要上班。我上台就講了四十分鐘,因要給婦女們回去做飯,我就走下講台。那姊妹又把我擁上講台,她說他們提出要求:給他們按手。我想不如舉手像祝福一樣,但她說不行,要逐個地按,結果惟有閃電式地按手。他們是很注重講聖靈的教會,因而風聞天下,各教會常組團去參觀。

第五講 天國子民隱藏的操練

──誠實與完全的愛──

魯益師曾經說過:「人類最大的問題就是太快滿足,滿足於一些轉瞬即逝的事物,滿足於一些物質﹑名聲,以致沒有動力去尋求那真實的滿足。」剛剛過去的 一連串奧運比賽,昨天圓滿閉幕。奧運有很多教人感動的場面,特別是頒獎時,運動員手拿着金牌,望着自己國家的國旗徐徐上昇,大多因而感動得留下眼淚,那種 光榮的場面實在教人難以忘懷。然而,我們卻要明白,這些光榮很快就會成為過去。多年前曾有一屆奧運會在巴賽隆拿舉行,當時美國有一艘遊船載着遊客前往觀 賽,當記者往船上採訪時,發現船公司很有心思,在甲板上安排了一些運動表演娛賓;可能人們以為這些表演水準只屬一般,故甲板上只有寥寥數位觀眾。當記者細 心留意那名女運動員時,登時嚇了一跳,原來這位表演者就是去屆奧運曾奪得體操金牌的前蘇聯選手,後來投奔美國,由於無甚專長,生活很艱難,故答應船公司在 夾板上做一些表演娛賓,謀取生計。記者在文章中寫着:「天大的分別!昔日曾在運動場上斥風雲,備受萬眾矚目,得到無數歡呼﹑喝采﹑讚賞聲;今日竟然淪落 到在甲板表演,且只有寥寥數人旁觀,這是何等大的轉變。」人,很多時會得到很多光榮﹑獎勵﹑讚賞,但這一切很快就會成為過去,因為人給予人的榮耀很快就會 褪色。讓我們更深體會到我們所尋求的,不是短瞬即逝的榮耀,乃是神所賜予我們永恆不變的榮耀和讚賞。因此讓我們一同思想:如何才能做到不被世俗榮耀所吸 引,以致不會失去最寶貴﹑真正有價值﹑從神而來的榮耀!(太五)談到道德生活的義,而第六章則談到信仰生活﹑宗教生活的義。在這兩種義裏面,都發覺猶太人 在當中有偏差的情況出現。在猶太人心目中,宗教性的義有三種表達方式:施捨﹑祈禱﹑禁食。這三者被認為是最重要的敬虔操練和表現。然而,他們的偏差在於他 們只着重外表。主耶穌提醒他們,要從他們的行為進到內心的動機裏面。動機是非常重要,是神所鑒察的,不要單注重外在行為,要留意內心的動機是否為神所喜 悅。主耶穌以此來與他們談論信仰生活的操練應該有的態度。

第五講 竭誠事主(林前十二1-7)

我愛教會,因為教會處理人類歸宿的問題,關懷人的生死和上天堂、下地獄的問題。我愛教會,因為她提供了合適的環境,助人恢復按神形像而造的身份與尊嚴。我愛教會,因她站立在永恆不變的真道上,宣示道德倫理的價值。我愛教會,因她實踐關懷、憐憫與眷顧,使弟兄姊妹可以坦然的相交,同擔憂患,共嘗喜樂。 我愛教會,因為她激發我們拓展高貴、無私和堅毅的事業,如辦學、設立醫院、痳瘋病院等。我愛教會,因為唯有她配得稱為基督的新婦。「新婦」一詞對我來說頗為深刻,因為當我在修道院的那段日子裏,我曾經想過這一輩子也不會結婚的了﹔誰料當我離開修道院不久,即遇到一位美麗的女子,她就成了我的新婦,我愛我的 太太,而基督亦愛衪的新婦,這說明了主愛教會的深切。倘若今日有教會的牧師、傳道或是會友不愛基督的新婦,那就使教會走上了僵化的道路。今日的教會之所以失去力量,之所以與現今的世界脫節,是因為不理解聖靈的工作。當我們善用聖靈的恩賜,事工就能在教會中貫串起全會眾,這就是神設立教會的目的。

第五講 生命的守護者

經文:(民十七8)

感謝主,蒙大家為這聚會禱告,讓兄弟今天還能夠站在講台上,沒有軟弱下來!因為我要來港的時候,教會和我的家人都很緊張,醫生對我說,我不能再講道。但是靠着主,我已經渡過快要五天了!

剛才唸了兩處《聖經》,一處在(創三22-24),那是講及基路伯,記載關於基路伯的經節很多,《創、出、民》有記載,還有《撒上、撒下、王上、代上》都有記載。若我們詳細查考,惟有(創三)較為使我們明白,那是亞當吃了善惡樹上的果子,亞當就被神趕出伊甸園,神就安排基路伯把守伊甸園,看守生命樹;所以我們把基路伯看為生命的守護者。神創造亞當時,也給他有看守的使命,免得被蛇(就是魔鬼)侵入。「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創一1-2)我想,神所創造的,怎會空虛混沌,淵面黑暗呢?那裏沒有說天,只說地,地起初和天一樣美。我們研究查考《聖經》,可以看見(創十九)羅得的妻子變成鹽柱,一樣的道理,神創造的天地並非混沌黑暗,神創造的大地也應該是美的,不應該是醜的,但後來為甚麼會變成醜的呢?我們查(賽十四12),講及早晨之子、明亮之星,有一天他高昇寶座,要昇到北方的極處,要與至高者同等,因此被神摔下來,就變成魔鬼,之後牠就把地變成空虛混沌,淵面黑暗,因牠拒絕生命之主,就變了。所以,神要重造天地,創造亞當在伊甸園裏。神吩咐他,園子裏的果子可以吃,意思是說包括生命樹的果子也可以吃。可是亞當並不接受生命樹,他吃了善惡樹的果子,所以神把他趕出伊甸園。亞當拒絕生命的主以後,就出了許多問題,該隱殺了亞伯,拉麥娶了兩個妻子,淫亂就開始了。該隱又做了利器,戰爭就開始了。一直到了挪亞時代,地上滿了強暴,因為拒絕生命之主,所以世界烏煙瘴氣。

第四講 超越文士的義(二)

──誠實與完全的愛──

今日,我們會繼續思想其餘的三個例子。特別提到誠實,完全的愛這兩方面。主耶穌所給予我們生活上很重要的教訓,如果我們曾經蒙神的恩惠,領受過神的 慈愛,我們要效法神,讓神那生命的本性流露在我們的生命中,要突破一般生活方式,以耶穌基督我們的主,成為我們生命中真正效法的榜樣。

第四講 融和合一(約四19-24)

合一促成偉大的成就,亦同時是偉大成就的誘因及條件。奧運會上,不少奪魁的隊伍都說明了這一點。一位將軍曾說:「合一是偉大成就的結果,亦同時是必要的條件。」今天,你我要為基督成就大事,首先要知道:促成大事的原因和條件就是合一。

教會中之所以有這許多的分岐,乃因我們容讓一些沒有必要的東西成為大家的分界。主耶穌被害之前,在客西馬尼園單單求主使衪的門徒都合而為一,就像父與子合而為一一樣(約十七20-23)。這合一性非單指人與人之間,更泛指教會與教會之間,凡在主名之下的人都完完全全的合而為一。耶穌基督在受死之前禱告,仍記掛着這一件事,我們由此可見其重要性。

第四講 屬肉體與屬靈

經文:(創廿五22;四六1;四七10)

今天晚上,我要講雅各。我幾乎要從(創廿五)講到(創四八)。其實,果真如此,莫說講,就是讀,時間也不夠,所以我們只有略略講。剛才讀了卅二章,此章是雅各生命的轉捩點,在卅二章以前是一個屬肉體的雅各,從廿五章看見何為屬肉體;從卅二章之後,特別是四六至四八章,看見甚麼是屬靈。雅各怎麼從屬肉體變為屬靈呢?主要是卅二章:神與雅各摔跤。

第三講 超越文士的義(一)

──和睦﹑純正與忠貞──

有一位老弟兄,很熱衷的參予教會各樣聚會。有一天,他邀請我到醫院,為他病危的太太祈禱及傳福音,並表示她是心硬的,怎也不肯信耶穌,請我代為勸服 她。去到醫院他太太的床邊後,我發覺他對太太的態度很冷淡,而他太太見到他,即別過臉避開與其正面接觸。其後他行出露台,很敬虔的,相信是為他太太信主而 祈禱。當我嘗試與這位女仕傾談時,她似乎不太接受。突然,她的已婚女兒出現,見此情況不禁黯然,並自責自己也有家庭,故不能好好照顧母親。言談間更不斷埋 怨,投訴其父如何輕忽其母的需要,對此深感不滿。當我再深入接觸這家庭時,發覺他女兒所言非虛。由於這弟兄從沒有好好對待太太,就算患病期間亦沒有照顧 她,令她忿怒不已,以致對基督教信仰也很反感,甚至不肯信耶穌。一方面這弟兄似乎有他的義,他會禱告﹑返聚會;但另一方面他卻失了信仰的最核心,就是愛和 憐憫。

第三講 正直忠誠(詩十五)

近年,大家也許會察覺到世界多處地方的報章,經常在顯眼的版位,以鮮明的標題,對一種疾病「愛滋病」加以報道。無可否認,這種病確在蠶食我們的社會;其病毒往往潛伏在人體內,多年以後才病發出來。這種令人不寒而慓的病是世代相傳的,甚至有摧毀整個社會的可能。

世人談「愛滋病」色變,因為這是一種免疫系統缺乏症。我現在所談到的一種缺乏症,是足以叫你、我的國土崩潰的,那就是國人缺乏正直與忠誠。一位美國牧者,斥責當今美國福音派的教會已失去了正直忠誠。本來耶穌的福音可以遍播全球使人得救的,但因為教會失卻了這項美德,令人對所聽見的信息產生懷疑,對於牧者、傳道的信任逐漸低了。

第三講 三個願望

經文:(出四十34;代下五13)

雅各在曠野看見異象,次日早晨,他起來的時候,他說:「這地方何等可畏!這不是別的,乃是神的殿,也是天的門。」(創廿八17)然後他就用石頭做柱子,澆油在其上,而後作禱告說:「神若與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給我食物喫,衣服穿,使我平平安安的回到我父親的家。」他遂即立三個願:第一,「我必以耶和華為我的神」;第二,「我所立為柱子的石頭必作神的殿」;第三,「我必將十分之一獻給你。」(創廿八20-22)

第二講 天國子民的品格與見證

高力富先生所寫的《美境重尋》,英文直譯作《灰姑娘患了失憶症》,灰姑娘就是指教會。書的封面畫了一位衣衫襤褸的女仕,拿着一隻玻璃鞋,滿臉懷疑, 不明自己為何有一隻玻璃鞋。她忘記了自己原是一位雍容華貴,容貌美麗,擁有尊貴身份的淑女。這本書提到,今日的教會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不知道自己原本是那 麼高貴﹑榮耀,以致慢慢失去自己的身份,亦談不上有甚麼見證,生命的見證。

(太五)很清楚的,將我們本身的身份告訴我們:(1-12),是講及有關八福的信息;(13-16),指出我們是世上的鹽和世上的光,這是基督徒從神領受而來的身份。但我們往往忘記了自己是天國的子民這重要身份,與非基督徒無異。

第二講 與主密契(詩廿四1-3)

信徒過份忙着參與聖工,成了我們與主密契的最大障礙,這樣說法好像有點嘩眾取寵,但卻是一個無可否認的事實。(詩廿四)的作者提出一個間題;就是誰能與主緊密地契合昵?這種親密的表象,足以反映出我們與主的關係。悔罪的禱告,恆切的查經與參加培靈研經聚會都是有益的,但卻不足以保證我們與神之間,有着那種原本應有的親密關係。在現今的美國,我們經已喪失了異象,無法使神的子民完全地回歸神的懷抱。我們的教會很關心舉辦的事工,也將所有參與活動的數目記錄在案。我曾經就有關的問題向教會的長老提問,探討他們心目中兩大關心的項目是甚麼,他們的答覆就是教會財政與聚會的出席率。教會領袖關心數字過於會友 與神的關係,這事實焉能不教人愁鎖?

第二講 離開與回來

經文:(結十18;十一23;四三2-3)

《聖經》有說道理的書,也有異象的書。《結、但》是異象的書,《亞、啟》也都是異象的書。今天晚上要給大家看個異象。

《結》九至十一章,是講耶和華的榮耀離開,四十三章講耶和華的榮耀回來了;也可說,神的離開與回來。神離開,就荒涼;神回來,就復興。除非不得已,神是不會離開人的。九章說,祂從門檻出去,然後停在門檻那裏;又從門檻出去,停在城的中間;又從城中間出去,停在東門那裏,然後就從東門離開了。神走一步,停一步,因為祂實在不願意離開人。正像一個母親送兒子到國外去,母親實在不願意離開兒子,所以走一步,停一步。

第一講 跟從耶穌到底是甚麼意思?

──登山寶訓概論──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秘,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甚麼。」(林前十三1-2)

經文提醒我:懂得講道,甚至這次被邀請作研經會講員,都並非甚麼了不起、很偉大的事情,最重要的是將所講的實踐出來。這才是今日我們作為傳道者最大的挑戰。

第一講 先知的險境(約四43-45)

香港的情況,我不太熟悉,故不敢妄言。但在一些國家裏,因着基督徒失卻生活的見證而敗壞了神的信譽。世人觀察信徒如何活出基督的生命,但結論卻往往是:既不願與信徒來往,更不欲與我們的神交往。美國近日作過一項調查,欲暸解國人為何不上禮拜堂?請各位細聽以下的數字:

香港的情況,我不太熟悉,故不敢妄言。但在一些國家裏,因着基督徒失卻生活的見證而敗壞了神的信譽。世人觀察信徒如何活出基督的生命,但結論卻往往是:既不願與信徒來往,更不欲與我們的神交往。美國近日作過一項調查,欲暸解國人為何不上禮拜堂?請各位細聽以下的數字:

第一講 不把神當神

經文:(約十七3)

港九培靈會有許多的特點:第一,歷史最久,從開始到現在,已經六十八屆了;楊濬哲牧師說:「再過兩年,將過七十年紀念!」第二,日子最長;新加坡、台灣、美國都有研經培靈會,台灣只有五天,美國只有三天,這裏卻有十天。第三,人數最多;台灣算多,也不過兩千人,這裏總計有六萬多人,每天有幾千人。香港特別蒙神祝福!

聽說現在傳福音及教會聚會都很困難,特別是美洲地方,大家都很忙,要舉行幾天聚會難如登天。早堂兩位講員說得好,一是因為信徒未有配合「聽」和「行」;二是信徒把道裝在腦袋裏而不是裝在心裏。

第九講 牧者的禱告

我不甘作個平凡的基督徒,不單在信仰的事上,乃是在所有的事上,都拒絕普普通通,得過且過。我十分希望將來在主面前交賬的時候,可以得主的稱讚;既然受聖靈之重生,就當過着榮耀父神的生活。我期望每天的生活都得聖靈的復興。現在讓我來與各位分析復興的意義,乃是指你我生命中高舉基督,崇信教義,表彰聖靈的能力,盡力過成聖的生活;換言之,就是要不斷與幽暗世界的惡魔爭戰,在生活中流露出敬神愛人的美德。還有,我們應當盼望基督的再來,我二女兒經常給我來信,又挑戰我為主而活,她最近的來信如此說:「如果生活於靈火以外,生命就經不起考驗,不過是倖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