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麥希真牧師

(約五39-40)耶穌說:「你們查考聖經,因為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裏來得生命。」留意這兩節聖經所講的三件事,第一,是關乎永恆的事,永遠的價值,就是永生。第二,聖經是為耶穌作見證的。從創世記到啟示錄,整本聖經,都是為耶穌作見證。第三,最要緊的,是讀經之後,要來到耶穌那裏得永生。因此,我們讀經,可以知道永生,可以認識耶穌;但最重要的,是我們來到耶穌那裏得永生。

(一)我們看見神是超自然的,須要啟示祂自己。這裏有七點我要講的。

1.為甚麼我們知道聖經是神的啟示呢?因為它只有一個作者,就是神自己。雖然聖經由四十多人執筆寫成,而且頭一個和最後一個相差有一千五百年,最早的一卷大概是在非洲埃及寫成的。第二部份則在亞洲巴勒斯坦寫成,至於新約的大部份則在歐洲、希臘、意大利一帶寫成。雖然四十多位作者,在一千五百年中,分別於歐、亞、非三大陸寫成聖經;彼此不相識,但整本聖經卻是一整體,因為只有一個作者,就是神。

2.聖經就是神超自然的啟示,是因為它從頭至尾六十六卷只有一個信息。聖經由頭到尾有一條紅線穿過,這紅線就是羔羊的血。雖然有四十多位作者,又分佈於三大洲,但所寫的只有一個信息,就是羔羊的血。其中只有一個理由,就是聖經是神超自然的啟示。

3.聖經是神超自然的啟示,因為它有預言的證明。一九四八年,我的主日學老師從報紙上剪下一則新聞給我們,標題是看哪!聖經的預言應驗了。這預言就是猶太人復國。公元七十年,猶太耶路撒冷被羅馬軍隊攻破,殺了一百五十萬猶太人,猶太人從公元七十年開始便分散在全世界。但聖經卻預言有一天,神要在天的四方,把他們招聚回來,到耶路撒冷建立他們的國家。直到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下午四時;在一種很微,四強都承認的情況下;猶太人便在巴勒斯坦恢復他們的國家,聖經的預言應驗了。

4.逼迫的證明。聖經受刀劍、理性、政治的逼迫。然而各樣可怕的逼迫之後,聖經仍然存在,而且變得更加輝煌明亮。

5.時空的證明。聖經超越時空,在農業時代是真理,到今天工業時代也是真理。落後的時代是真理,到今天太空電腦的時代仍是真理。不但超越空間。在東方、在西方、在熱帶、在北極,聖經都是真理,是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

6.個人的證明。每一個基督徒,都經歷到聖經的真確,都能證明聖經是神的說話。

7.是基督的證明。耶穌親口說,聖經內中有永生,聖經是為我作見證,你們可以按著聖經的應許到我這裏來得生命。

(二)跟著我們要思想的,就是聖經是無誤的,是超自然被神保守沒有錯誤的。

1.基督的態度,基督認為聖經是無誤的。

2.聖經的態度,舊約、新約彼此認為聖經是無誤的。

3.受死的應驗。聖經對耶穌的受死講得很清楚,(賽五十二13-15),(五十三章),講到耶穌是救主,是世人所驚奇,君王所尊崇的。但同時又講到這位救主面貌憔悴,形容枯槁,為甚麼會這樣矛盾呢?八百年後,耶穌來到世上,以賽亞所講一切有關於祂的預言,全都應驗了。不單是受死的預言,連復活的預言也應驗了。這一切都表明聖經的無誤,最後是歷史的證明。歷史愈長久,科學愈發達,各種學問愈廣傳,聖經的真實性便愈加顯明。(賽二十1)提到亞述王撒珥根二千年來人都認為這記載是錯誤的,因為亞述根本沒有撒珥根這個王。但現在的考古學,卻在亞述首都尼尼微的遺址內;找到一些古代的泥版,上面竟有亞述王撒珥根的名字。他是屬於內部的王,普通的歷史書是不記載的。

(三)聖經是不矛盾的,不過有時我們的確是讀到某些看上去似乎是有矛盾的經文,那怎麼辦呢?我舉出一個例子,是有關耶穌復活的記載的。(可十六5)「他們進了墳墓,看見一個少年坐在右邊,穿著白袍,就甚驚恐。」注意這裏所說的只是一個少年人,而且是坐在右邊的。(路二十四4)這裏似乎有不同的記載,經文說:「正在猜疑之間,忽然有兩個人站在旁邊,衣服放光。」到底是一個還是兩個!是坐著還是站著呢?看上去似乎是有矛盾,其實並沒有。當時實在有兩個天使,初時是坐著的,但後來看見婦女們來,便站起;其中的一個天使向他們說話,可見記載是沒有錯誤的。

我們再看另一處有相似記載的經文,是講到加大拉,或稱為格拉森被鬼附的人。(太八28)耶穌既渡到那邊去,來到加大拉人的地方;就有兩個被鬼附的人;從墳墓裏出來迎著他,極其兇猛,甚至沒有人能從那條路上經過。」注意這裏所說的是加大拉,是有兩個被鬼附的人。再看(可五2)「他們來到海那邊,格拉森人的地方。耶穌一下船,就有一個被污鬼附著的人,從墳墓裏出來迎著祂。」有兩點是不同的,第一是地名的不同,一處記的是加大拉,另一處是格拉森;這個問題很容易解決,因為加大拉和格拉森都是同一處的地方。可是到底有幾個被鬼附的人呢!很清楚的是有兩個,但其中的一個特別兇猛,所以馬可特別記載他。可見聖經並無矛盾,並無錯誤或不合理。

還有另一處也是看上去有問題的。(路十八35)這裏記載耶穌在耶利哥醫好了一個瞎子。「耶穌將近耶利哥的時候。有一個瞎子坐在路旁討飯。」注意這裏是說耶穌將近耶利哥,就是入城的時候,有一個瞎子。我們再看(太二十30)這裏的記載便似乎有矛盾了。聖經說:「他們出耶利哥的時候,有極多的人跟隨他。有兩個瞎子坐在路旁。」到底是入城的時候遇見瞎子,還是出城的時候呢?到底是一個瞎子還是兩個瞎子呢?聖經不是似乎不對嗎?情形就像剛才的經文一樣。馬太是耶穌的門徒之一。當時馬太也在耶利哥城,所以馬太清楚的看見有兩個瞎子。但路加不是十二個門徒之一,他是後來才信主的,可能他後來才到巴勒斯坦,慢慢調查,搜集資料而寫成路加福音的;所以他的記載是後來才寫的。而且後來他只問到其中的一個瞎子,所以只記下一個。故此並無衝突。

但到底是出耶利哥還是入耶利哥之時遇見的?這個問題,二千年來並沒有答案,好像真的是有衝突。但感謝主。現代的考古學家把耶利哥城的舊址挖掘出來,發覺原來耶利哥城有新舊二城,耶穌剛好是出了舊城,要進入新城的時候,剛好是在兩城的中間。可能你會覺得這樣的解釋很牽強,但其實並不。我們看(可十46)「到了耶利哥,耶穌同門徒出耶利哥的時候,有一個討飯的瞎子,是底買的兒子巴底買,坐在路旁。」原來聖靈早已有奇妙的安排和默示,使聖經能無誤的記載下來。這節經文和今日考古學家所發現的,天衣無縫。如果不是有考古學的發現,這節經文讀起來根本是毫無意義的,因為讀的人不曉得耶利哥原來有新舊二城。原來並不是馬可記載錯誤,把出城和入城記錯,而是耶穌出了舊城,靠近新城的時候;兩城之間是通衢大道,人來人往,車水馬龍。乞丐就在那裏討飯,而馬可又特別記載了一個後來跟從主的巴底買的事蹟。

求主幫助我們,確信聖經的話,不管人怎樣批評,但我們始終堅信。最後我要講的一個例子,是(路七3)這裏講一個有信心的百夫長。「百夫長風聞耶穌的事,就託猶太人的幾個長老,去求耶穌來救他的僕人。」然後第六節「耶穌就和他們回去,離那家不遠,百夫長託幾個朋友去見耶穌,對他說:主啊!不要勞動,因你到我舍下,我不敢當。」這裏講到百夫長先請幾個長老去見耶穌,後來又請幾個朋友去。(太八5-7)耶穌進了迦百農,有一個百夫長進前來,求他說,主啊!我的僕人害癱瘓病,躺在家裏,甚是疼苦。」這裏是講到百夫長親自去請耶穌。兩處似乎是有矛盾,到底是親身去,還是派人去呢?但聖經是無誤的。有一個很清楚的解釋,就是百夫長的確是請長老和朋友去請耶穌;但意思的本身卻是百夫長本身的邀請和誠意,二者的記載根本沒有矛盾。

求主幫助我們,不但認識聖經是神超然的啟示;更確信聖經的無誤性,好叫我們站穩在這磐石上。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