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戴紹曾牧師

經文:(太二1-12)

去年我和戴師母離開新加坡時,有人問我在香港將逗留多久?戴師母說:「我們在臺灣事奉主25年,在新加坡11年,盼望在香港10年。」謝謝主給我們這個機會事奉祂,這個時候事奉主實在是很大的挑戰,也是很大的榮幸;更是主給我們的權利,求主叫我們忠心事奉祂。

戴德生夫婦的見證

昨晚我開始作我們家族的見證。戴德生是我的曾祖父,戴雅各是我曾祖父的曾祖父;神的恩典臨到我們的家,開始於那時(二百多年前)戴雅各的兒子戴約翰,是衛理組織的傳道人。他七歲時父親去世,所以他年紀很輕便要負家庭重任;一面當傳道為主作見證,一面在社會上工作,他的職業和織布有關。正當工業革命之際,他在英國工業方面擔任角色。據說他愛好音樂。1807年戴德生的父親生在英國。我的英文名叫戴德生,和曾祖父及我父親的名完全一樣;我兒子的名也和我完全一樣,不過按次加上數目字,這是中國傳統所不許可的。

戴德生的父親也名叫戴雅各,是個藥劑師,同時也在居住地傳福音;在家庭,他每天把兒女帶到臥室,跪在神面前,逐一按手題名禱告。他的長子未出世之前,他們夫婦同心對神說:「你若給我們一個兒子,我們願意奉獻給你;盼望他能夠在中國傳福音。」戴德生卅歲時已經在中國傳福音了,那時他的父母才告訴他關於從前向神所許的願,為的是避免孩子受壓力。實在太奇妙!戴德生的父親最喜愛提摩太書信的一句話:「神不能背乎自己。」我想,戴雅各和一般中國人一樣,為父勤勞工作,儉省度日。他原可以送孩子進學校讀書,可能因對當時的學校不太放心;所以他們在家自己教導孩子,數學、拉丁文和法文是父親教的,母親教英文和音樂。戴德生17歲已在銀行工作;當他開始踏足社會,受到不信主者影響,那班人懷疑神的話,所以常諷刺他。他回到家裏竟言語粗魯,為母者非常擔心,為他禱告。有次他母親遠離家庭,特到遠處長時間為兒子禱告,當天戴德生沒有上班,獨自在家。他進父親書房,翻閱書籍,但覺無味;後來在書桌上發現一單張,他知道每單張開頭都有趣味的故事,然後有講道。他定意只看故事,故事中敘述一個青年人患肺病,家境貧窮,非常可憐,住的房間既髒又臭;連醫生都不願進房子看病,只在房門口告訴他當作甚麼。當地有一班基督徒,憑愛心去探望他、為他禱告、勸他信耶穌;告訴他聖經記載有個婦人摸耶穌的衣裳繸子,病就得痊愈。主耶穌在十架上已經說,「成了」只要信祂已經完成救贖。故事完了,戴德生繼續看下去,被單張所吸引,曉得自己問題在於不肯單純相信;那單張告訴他主耶穌成就了救恩,死在十字架上,我們的罪都歸在祂的身上。祂是無罪的卻為我們擔當了罪,好叫我們在祂裏面,成為神的義,只要信就得救。那時突然有光照亮他的心,他信了,接受耶穌作他個人的救主,他不知遠方的母親為他禱告。這位母親也突然滿有平安,深信神聽了她的禱告。過了兩個禮拜她回到家裏,見面時對兒子說,前兩個禮拜在你身上發生的事我知道了。兒子很不高興,以為妹妹不守諾言揭露秘密;但他母親說:「不是你妹妹告訴我的,自從為你禱告那天,心裏很平安,知道主聽了禱告。」戴德生一生有個原則,就是我們可以憑信心向神禱告,看見祂感動人,並非我們直接向人說甚麼。我想這是從他母親禱告的經歷學習的。所以家庭的禱告,對兒女的「信」和靈性方面的增長,有分不開的關係。在座中為父母的、準父母的,應當學習這個屬靈的原則。

昨晚我們從路加福音看見西面如何渴望見耶穌。聖經說尋找必尋見。西面不僅看見,而且親手抱主耶穌,且對全世界宣告:神的救恩,不只是專為猶太人預備,乃是為萬民;因為祂是外邦人的光。如今這裏也有許多基督徒,真是應驗了西面的預言,這是很大的見證啊!

東方是指何處,聖經沒說明;有的解經家加以猜測,都沒有聖經的根據。聖經也沒有說明博士只有三個,或因他們所帶的禮物有三樣。到底是否來自巴比倫、波斯,或中國,我們不得而知;因聖經只記載博士來自東方。我們也是東方人,所以這信息對我們特別有意義。

我想到席勝魔,他可稱為中國的博士,他是山西人,是清朝的秀才。當福音傳到山西時,他還不認識真神,雖然他是個學者,但他吸食鴉片煙,屢次立志戒煙均無效!那時有福音的使者來到山西,向那些知識份子傳福音。他們舉辦了作文比賽,因為知道他們文人特別興趣寫文章的;所以擬定題目,以聖經為參考資料,並有其他參考書。席勝魔非常踴躍,用真名和假名共報名三次,到了比賽結束,三篇得獎文章都屬於他;按規定得獎者必須親身領獎,於是才揭發原來同屬一人。過了不久,主打開他的心門,他接受了耶穌;他在山西成為一位極有影響力的基督徒學人。他戒了不良的嗜好,且幫助許多吸鴉片煙的人;他組織戒毒中心並發明一些頗有效的戒毒藥使很多人得幫助。

當東方博士尋找猶太人的王時,他們面對許多難處,克服許多困難,他們是博學之士。論科學知識,今非昔比;但是,以他們的智慧對付科學知識,並沒有奪去他們的信心。今日多人以為科學和信仰相抵觸的,這是錯誤的。如眾所週知,許多虔誠的基督徒,他們也是造詣很深的科學家。東方博士的學問並沒有攔阻他們尋找耶穌。

在新加坡,我向一位朋友傳福音時,他說多年來接受了無神論、進化論的教育,腦海中毫無神的思想。感謝主!去年我們將離開之前,他寫信給我,說:「我相信了,我想通了;主開我的心竅,使我願意接受耶穌。」

東方博士的文化,和耶路撒冷的文化背景不同,頗易成為攔阻;可是他們卻有清楚的看見。昨晚有位姊妹告訴我,她父母說:「我們中國人應當信中國人的神。」很多人都有這種觀念,有時基督的福音被稱為「洋教」,其實,我信耶穌,是看見中國人先信,我才信的,怎能說是洋教呢?

東方博士放棄成見,披星戴月去尋找耶穌,他們不遠千里而來尋找猶太人的王;因為他們有屬靈的渴慕。今天許多人都讓自己的事──吃的、穿的、享受的居首位!在非洲有一青年名毛西米的,他開始聽福音時,非常渴慕;他寫下一千個問題,令得宣教士也無法回答。有人指示他,美國紐約有位名叫史提芬馬格勒,可以回答他所有的問題。西米果然從非洲中部出發,步行到西海岸,乘搭開往紐約的船去了。

神引導東方博士來見耶穌,是通過信心,神的話和夜夢這三方面的。

當神向世人顯現之時,首先用大自然叫人認識有位創造天地的主宰。古時,許多人都沒有聖經,乃是藉著大自然而知道有神的。大衛說:「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詩十九1)保羅在雅典傳福音時說:「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也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甚麼。自己倒將生命、氣息、萬物,賜給萬人。」(徒十一24-25)保羅更清楚地說:「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心裏;因為神已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一19-20)大自然的規律、計劃,證明有位創造天地的主宰。如果在路上看見一個手錶,誰能說是自然產生的呢?一定背後有設計者、創造者。澳洲墨爾本地方有個紀念館,當我在那裏傳福音時,中國朋友帶我們去參觀;該紀念館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為紀念戰爭中殉道的人而建的。全部用大理石建築,屋頂很高,頂上有個小窗口,地板上有句聖經的話:「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領隊說:「奇妙得很!11月11日11點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的時刻,每年此時此刻,太陽從屋頂小窗口,直射入地板上這句聖經的話,而且焦點在LOVE字上,這簡直令人不可置信。我說:「那位工程師真是偉大」後來我自駁說:「那位工程師只不過了解宇宙的規律,真正偉大的是創造天地的主宰;祂安定太陽和地球的位置,運轉絲毫不差。」大自然並非神,而是神手所造的,我們拜的不是大自然,乃是創造天地的主宰。

當東方博士來到耶路撒冷時,文士拿出聖經的皮卷,掀開舊約聖經的預言,告訴希律。猶太人的王當生在伯利恒,神用大自然指引他們的路。先知彌迦在主前700年就預言彌賽亞當生在伯利恒。耶穌從童貞女馬利亞懷孕而生,要死在十字架上,人如何戲弄祂,舊約聖經早有預言。我們要認識耶穌,渴望見耶穌,必須多讀聖經;因為根據聖經的記載,我們可以清楚認識耶穌,雖然我們的肉眼,今天不能見耶穌,可是在神的話語裏我們得以清楚認識祂。

我覺得我們在香港,不夠重視神的話。這幾年,我有機會回到大陸我的出生地;看見許多朋友,到許多我從未到過之地,我發現中國的弟兄姊妹,很愛神的話。三年前,我要離開中國某地時,有一對夫婦到火車站送行,送了一件小包裏,裏面有封信說:「戴牧師:我知道你來中國不是為了旅遊,不是來遊山玩水,而是關心主的教會,這一點的奉獻,請你笑納」。我實在不能相信,他們將五百元人民幣奉獻,是他們三個月的薪水;另外還有一本新約聖經的手抄本,從馬太福音至啟示錄,全卷逐字手抄,他們愛神的話至此地步。聽說文革期間,紅衛兵把聖經和屬靈的書籍堆積成山、命令基督徒圍立,然後點火梵燒三日夜,把聖經都燒掉了。所以後來偶有發現收藏的新約聖經,視如至寶,暗地逐字抄錄下來。

神藉夜夢指引博士的路,約瑟也是這樣被神帶領;當約瑟發現馬利亞懷孕,有意暗暗休她時,在夢中神對他說:「她所懷的胎是從神來的,是神聖的。」彼得也是得神啟示,到外邦人哥尼流的家。保羅也是看見異象、異夢,馬其頓的異象,神對他說話;當他工作快結束之時,他說:「我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異象。」可是請注意,有許多人盼望神帶領他們,有時採取古怪的經歷。這是很危險的;如果我們把夢看得太高,特別是夢和聖經有所抵觸,違背了神的話;撒但就利用來陷害我們。所以,神的話是我們信仰生活的準則,夢的權威不能夠超越神的話。

三個博士尋找必尋見。神說:如果我們專心倚靠祂,不靠自己的聰明;在一切所行的事上認定祂,祂必指引我們的路。東方博士有此經歷,當他們來到伯利恒,「看見小孩子……就俯伏拜那小孩子。」他們不是拜馬利亞或約瑟,他們拜耶穌──神的救恩;因為除祂以外別無拯救。

三個博士不遠千里而來,他們帶了貴重的禮物,不顧性命的安危,他們把黃金、乳香、沒藥奉獻給主;更重要的,是他們把自己奉獻給主。敬拜是要付代價的。

博士的愛和順服

本章聖經,我們看見有個可怕的對比;東方博士存著喜樂的來拜耶穌;但是當希律王看見東方博士,心裏不安,覺得有危險的威脅。他只顧自己的地位和權柄,拒絕猶太人的新生王;雖有東方博士證明,但他反對、拒絕。雖有聖經明文,但他們卻明知故犯,拒絕神的話;他心存詭詐,卻假冒為善。對東方博士說:「你們去仔細訪尋那小孩子,尋到了,就來報信,我也好去拜他。」(8)希律存心拒絕耶穌,要破壞神的計劃,反對神的救恩;最後把許多嬰孩都殺死了,由心裏不安蔓延至殺死所有嬰孩。罪真是可怕!耶路撒冷的文士也心裏不安,雖然他們懂得聖經,理當告訴希律,彌賽亞當生在何處;而他們卻無動於衷,仍然留在耶路撒冷;雖然他們聖經很熟,卻不信神的話。今日很多人也是如此,生長在基督化家庭卻不信神的話。救主耶穌降生這麼重大的事,祭司和文士都漠不關心,不敢去朝拜耶穌。可能他們害怕,或者猶豫不決;當他們聽到大喜的信息時,只不過袖手旁觀錯過了機會。實在太可憐!懂得神的話、卻不追求不尋找。

兩年前我在澳洲時,有位從中國來的哲學家問我說:「為甚麼基督的福音在中國傳了這樣久才扎根,是否基督的福音和中國傳統文化有互相矛盾之處」他說:我到瑞士時,不相信我需要宗教信仰,我有學問、有才幹,靠自己就行了。但是經過六四事件後,我完全改觀,我知道我需要宗教信仰。兩週前我夜夢爬梯級,逐層直上最高峰,得意洋洋站著。以為已經登峰造極了,可是我往上看,發現高高在上有一位長者,我知道是耶穌。在夢中祂對我說,教授:你太過靠自己啦!我聽了,問教授願否禱告?他微笑地說:我從不禱告,也不曉得怎樣禱告。我說:禱告就像我們談話、簡單傾吐心意,無需高言闊論,如你覺得不便,我禱告一句,你也禱告一句。那晚博士接受耶穌,歡喜快樂看見耶穌,得到救恩。你渴慕見耶穌嗎?不一定在夢中,在你心靈深處,接受耶穌作你的救主,像東方博士尋找是必會尋見的。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