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澤世界

一、引言

當今天教會人心四散,大家的注意其實都已不在信仰,而是疫情、政治、經濟前景等,大家看事物往往是以其緊急性作為優先考慮的,而不是看其重要性。當教會教導上帝的國是重要的時候,但不少信徒卻看重將要來臨的迫切的問題時,教會就被指摘為「堅離地」(脫離現實)。到底甚麼是我們的緊急的事?甚麼是重要的事?甚麼事情是又緊急又重要的呢?今天我們面對整整一年來的風暴,我們還會相信主耶穌跟我們是同坐一條船嗎?抑或我們繼續用我們自己的方法平靜風浪?

去年教會更新運動的教會普查其實已給了我們答案,香港教會好像是步入了死亡期;胡志偉牧師看這次普查對教會的診斷為:老弱乏力。一方面,香港有最多神學院,有最多基督教機構,有最多信徒參與接受神學訓練,但卻無法在堂會裡應用出來;遑論活出今天的主題恩澤世界了。

今天,我們最後一天讀的是以西結書四十七1-12,我希望能從以色列民在一個看似已死亡的處境,跟以西結先知一起來看上帝的異象。

四十七1開始,以西結回到聖殿主建築物的門口。經文裡說門口是朝東的。當我們來理解整個聖殿建築的時候,是說明一個生命的道理。因為朝東,也就是太陽升起的地方、是生命之泉;西邊是太陽西沉的地方,所以西面是沒有門的。整座聖殿是朝東的。至於甚麼是南和北,其實就是指右和左。就是以上帝彷彿坐在聖殿面朝東方,於是上帝的右邊就是南,左邊就是北了。

先知看見有水從殿的門檻下往東流出,跟著是向東偏南的方向流去。而在第2節一開始就出現一個「他」,也就是在四十七1所提到的那位「他」就是這位詮釋使者了。第2節說詮釋使者帶領先知從北面的門出去再到東門外,主要是因為東門是永久關閉的,因為耶和華的榮耀已經是從東門進入聖殿,上帝的榮光居於聖殿之內。先知要察看這水流動,看見水從東門的右邊,也就是南面流出來。這水漸漸變為江河;從四次的量度一千肘,直到先知無法在水中,只能回到河邊,並描述這生命河使整個地貌發生完全巨變:本來是曠野,變為像伊甸的花園;本來是任何生物都不能生存的死海,已經變為像地中海那樣有多樣的魚類,而兩岸包括西岸的隱基底和東岸的隱以革蓮,這些地方成為漁夫們的曬網場。異象繼續了一些對經濟的描述,沼澤與池塘所指的是鹽田。在生命河兩邊長滿了結果的樹,每月都結出不同的果子,而這跟自然結的果子不同,這裡的解釋是「因為這水是從聖所流出來的。」最後這異象就好像是伊甸園的地方,樹的葉子永不枯乾,並且是治病之用的。換言之,先知所描述的不是一個現實的景況。

這段經文對今天的我們有甚麼意義?我相信,從這段經文我們可以看到恩澤世界使我們有信心、愛心和盼望,在我們的處境裡體會恩澤世界是上帝愛世界的旨意。

二、恩澤世界是信心的功課

以西結先知在巴比倫被擄的生活和宣講上帝的話語已有25年,在第三、第四章我們看到以西結被呼召的時候,以西結有時候會拒絕上帝的要求,例如上帝要他以人糞來烤餅,因為這是不潔淨的。但是在第三十七的異象裡,先知經過了骸骨(註:若站在先知祭司的身份來看,骸骨是不潔淨的。),表達了先知的信心經過了一段長時間之後有所增長,在這25年裡,他繼續看到一個異象,就是恩澤世界;但是,人民是否仍然相信上帝會眷顧認罪悔改的子民嗎?

水,我們知道是生命不可缺少的元素,人體七成是水。在聖地,水更是安定繁榮抑或饑荒困難的決定因素,特別是猶大,因為地勢的緣故,她只能依靠秋雨春雨。

聖經對水的更新這方面從開始到結束都有所記述。在伊甸那裡的園子裡有四道河,是澆灌世界的;在啟示錄二十二章,約翰再一次使用以西結書四十七章的預言,重新的向受苦的基督徒宣告從上帝的寶座流出來的生命河。每一處的經文都有連貫性,但同時又有其獨特性,而以西結先知應用了生命河這個信仰傳統,讓我們來看看今天給予我們的信息,那就是恩澤世界是信心的功課。

  1. 由小至大

    這個信心的功課是可以從小轉為大,就好像水在開始的時候,從很少的份量轉為大江河。上帝的使者帶領先知回到聖殿的主建築面前,他看見在聖殿的門檻下有水流出,門檻就是基石的地方。之後他四次量度這水,成為活水江河。

    這異象要告知被擄的子民,上帝更新他們的希望開始了,但開始的時候不過只是一點點,就好像聖殿門檻下流出來的一點點水。許多以色列人已在被擄之地定居下來了,按照我們在第六堂所讀的第三十七章,他們認為自己沒有希望了。因為巴比倫沒有像那些先知所說的假預言般在兩年內便滅亡。相反的,二十多年過去了,不僅沒有滅亡,他們在政治上所依靠的埃及岌岌可危,尼布甲尼撒正在攻打埃及。生活在如日方中的巴比倫,被擄的子民還有甚麼希望?他們看見的就像失去舵的船,又或像他們自己所說的好像枯骨一樣,沒有指望。

    今天當我們因著經濟、政治、個人感情甚或健康的問題感到絕望的時候,我們還有信心來看上帝在我們中間的作為嗎?當今天我們看到教會更新的2019普查報告數字告訴我們,正如胡志偉牧師所說的,教會弱不經風,我們對教會還有希望嗎?

    第2節的「流出」這個詞彙,就好像是人拿著水瓶倒出來的水量一樣,意思是並不多。許多時候,我們看事物就以多寡作為我們的考量:一間教會人數少,並不等同這教會的力量也少;相反的,人數眾多,也不代表了其力量便大了。其實聖經的算術不是這樣的,我們基督徒應對這個道理十分認識。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種,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移到那邊』,它也會移過去,並且你們沒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太十七20)只要有信心像芥菜種那麼小也無關係,這一點點的信心就必然能夠改變我們身處的環境和這個世界;這在聖殿門檻下的一點點的水,它要變為江河;一點點的信心,要成就上帝的國。當今天我們仍然認為我們是勢孤力弱的群體而受苦的時候,不要忘記基督徒的數學是我們的主那裡,如果有主的話,我們永遠都是大多數。

  2. 從上帝那裡流出

    這一點點的信心是從哪裡開始的呢?先知給我們一個清楚的答案:就是在敬拜上帝的那個地方,在上帝的聖殿流出來的要恩澤世界。在今天有很多使我們心碎的事情正在發生,或許,我們可以讓詩篇為我們無法講出的痛苦,藉著哀歌表達出來。我們可以好像詩人甚至我們的主耶穌那樣,大聲的禱告: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為何離棄我!當我們一起藉這些禱告表達我們心中的愁苦,我們就在祂施恩的寶座前祈求。同樣,我們不需要沉溺在這痛苦的感受之中,要藉著聖靈的能力驅走我們的自憐和沉溺在痛苦中,藉著讚美上帝,來表述祂對祂子民不變的愛和祂是子民的避難所,祂就是在洪水氾濫滔滔時,仍座在祂的寶座上為王。祂要恩澤世界,我們要來學習這信心的功課。

三、恩澤世界是主愛的行動

我們的信心是建基於上帝在主耶穌裡對我們的愛,保羅說: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使我們相信上帝的怒氣是短暫的,祂的慈愛是一生之久的。何西阿先知也曾呼籲上帝的子民:「來,我們歸向耶和華吧!他撕裂我們,也必醫治;打傷我們,也必包紮。」(何六1)對那些經歷被擄的人來說,怎樣來理解上帝對他們有慈愛的旨意?

我們可以想像一下以西結本人:他本來是生活在耶路撒冷的菁英份子,一下子被擒拿,只能帶著一點水和糧,與妻子離開家園,被巴比倫軍帶著往北方走,直到幼發拉底河的河邊,又要走過河後又要向南走。好幾個月了,才到達被擄之地,途中只見體弱的生病的,一個一個倒下死去,但敵人要他們繼續向前走;他們的心碎了。到了提勒亞畢(也就是我們今天稱為台拉維夫的這個名字),要他們在這個被洪水摧毀了的地方建立家園,他們就在這異地度過餘生。上帝的怒氣不是短暫的,他所經歷的事情真的可以說是足以摧毀了一生。這二十多年過去了,他們還能經歷上帝的醫治和包紮,換句話說,還可以經歷祂的慈愛嗎?

首先,我所理解的,肯定以西結的聖殿與所羅門的聖殿不是有太大的差別的。從四十到四十八章裡提到,聖殿門外的正中,其實就是內院,裡面是有一個獻祭的壇。如果門檻下有水流出來,一直流的話,就必然碰到那個祭壇。但他這裡所說的並不是這樣。水流出來的時候是往南流動,那麼流動的地方到底是甚麼?

如果拿所羅門的聖殿跟現在異象中的聖殿來比較,在以西結的描述裡有一樣聖殿建築物外的東西就沒有提及:就是我們所說的銅海。在列王紀上七23-26,大家可以翻來看。甚麼是銅海?其實就是以銅製的大缸,用作盛載潔淨水的。直徑大概有15尺,可容納44,000公升。其實這個銅海是代表了在巴比倫西亞文化中的大水、海怪。

所以,在所羅門時代的銅海代表當上帝的聖殿堅立的時候,海怪所代表的空虛混沌已經被上帝收服。在許多詩篇裡的內容,都描述了大水、大魚等概念;意思就是上帝勝過一切使人陷入萬劫不復的勢力,昔日的被擄和今日我們的困難,在上帝的臨在當中、在祂子民的敬拜當中,上帝都已經勝過了一切的困難。

但有別於所羅門的聖殿,以西結異象裡的聖殿,已經沒有那代表可以吞滅世界的海,雖然在建造聖殿時是以銅海來代表上帝已經制服了大海或者大水,現在只有從聖殿流出來滋潤生命的水。如果我們讀到啟示錄二十一1,當中說海也沒有了。這是個意象的象徵手法,意思是說不再有任何威脅世界的一切邪惡勢力。

這個異象豈不就在子民絕望中,彷彿告訴子民,他們在這患難當中,不是在滅絕的空虛混沌裡,他們是仍然在上帝的看顧裡;他看到上帝的生命活水,從上帝的聖殿流出,當啟示錄繼續以以西結的信仰傳統來預言末後的世界時,這生命水不再是從聖殿流出,因為在新耶路撒冷裡根本沒有聖殿,這是從上帝的寶座流出的。在將來的世界,啟示錄說不再有海,其意思是不再有任何威脅世界和子民的力量存在,只有上帝滋潤祂子民土地的活水江河,祂要賜生命的水給祂的子民。

上帝這滋潤生命的水流到不無之地並進入死海,在第8節描述水一入海(死海)就使水變淡。同樣在第9節「這水流到那裡,使那裡的水變淡。」如果我們按原文直譯的話:「到死海,水就得到醫治。」唯有呂振中譯本是這樣翻譯「海水就都得治好而無鹹味」。在舊約的信仰中指出,罪不僅影響個人甚至群體,罪足以影響土地和生態。

上帝在始祖犯罪後宣告:「土地必給你長出荊棘和蒺藜來」(創三18上)。今天我們面對人類的貪婪,對上帝所造的美好世界肆意破壞,造成生態的災難,水災、旱災、蝗災、全球暖化,本來北極是極嚴寒的地方,今年卻可以錄得達到攝氏38度,這一切都是人類的以發展和經濟增長之名破壞世界的結果。先知的遠象所見的,是上帝對祂子民愛的異象,祂不再讓威脅世界的力量存在,這威脅世界的力量曾以海或大水所代表,也不容許空虛混沌再侵害世界,祂對子民更應許,祂要醫治這受詛咒的土地。在歷代志下第二章開始描述所羅門建殿,直至第七章就完成了。在七12-14:「夜間耶和華向所羅門顯現,對他說:『我已聽了你的禱告,也選擇這地方歸我作獻祭的殿宇。我若使天閉塞不下雨,或使蝗蟲吃這地的出產,或降瘟疫在我子民中,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謙卑自己,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這三節經文可以說已經把上帝與祂子民的關係更新了,祂要刑罰人的罪,為的是引導人回轉不再走滅亡的路,所以子民要做的也就是回轉、謙卑、禱告、尋求上帝的恩和離開罪行。

各位弟兄姊妹,上帝的本意就是愛,上帝愛世人,上帝也甚願恩澤世界,但是人因著自己的貪婪和罪性,破壞了這個世界、破壞了這個社會,甚至破壞了整個家庭。

各位弟兄姊妹,我這八堂所講的是生命載道的守望者,當我們體會到原來恩澤世界是主愛行動的時候,我們其實就是祂的愛的流通管子,我們怎樣把這份愛跟我們的家人、我們的朋友、我們的社群來分享呢?我們怎樣藉著我們這流通的管子把這恩典帶給其他人呢?我們怎樣來改變這個世界正在破壞生態的行為?甚至我也覺得,我們相當軟弱的,我們都是破壞這生態的一份子。你會看到疫情帶給我們的其中一件事情是藍天白雲。因為工廠關了門,許多運輸都停下來了,馬路上的污染和工廠的污染都減少了。但是,我們有另一種污染,就是我們不能夠堂食,需要外賣;接著就是許多即棄用具,現在以數以十倍的數量堆積在堆填區裡。

如果我們說上帝是恩澤世界的主,這個恩典我是有份的,我是那個流通的管子,我是生命載道者,我是守望者,我做甚麼呢?就請你們拿家中的容器去買外賣,減少使用即棄的用具來污染這個世界。你要記得上帝的本意就是愛這個世界,上帝是甘願恩澤這個世界的,我們是否明白祂的旨意嗎?我們怎樣回應?另外就是,既然我們說我是生命載道的,我可以怎樣跟別人分享我的信仰?我怎樣守望我的家人、我的朋友?當上帝的恩典渴望臨到他們的時候,那我們怎樣參與其中?

四、恩澤世界是將來的盼望

當我們說恩澤世界是主愛行動的時候,我們體會到恩澤世界是將來的盼望。正如開始的時候我已描述了,被擄的人已經過二十多年,似乎甚麼事情都無發生,相當失望。但上帝卻在這時刻讓以西結看到恩澤世界這異象,給予無望的以色列民能夠對未來有盼望。

恩澤世界這個盼望一方面是描述未來的,有關以色列民歸回到自己的地方,在將來的聖殿上帝的恩典如活水一樣流出來,滋潤整個將要歸回的地方,使重建、分地和將來的經濟、人民的生活都得到豐足,這就是終末論所說是實現的且能夠經歷到的事情(Realized)。另一方面這異象又指向永恆的意義,上帝最終要更新並恩澤整個世界,這就是還未到來的(not yet)。

我們從創世記開始,活水是從上帝那裡流到世界,到了以西結,我們聽到先知的異象是從聖殿的門檻下流出,因為聖殿就是世界的中心點,因為上帝在哪裡,上帝的所在就是世界的中心點。創世記第二章說上帝在伊甸園,伊甸園就是世界的中心點;當上帝居住在聖殿裡,聖殿就是世界的中心點。

最後,按啟示錄所說的,生命的活水是從羔羊那裡流出來的,大家可以參考啟示錄二十二1-2,那裡是這樣說的:「天使又讓我看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上帝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經過城內街道的中央;在河的兩邊有生命樹,結十二樣的果子,每月都結果子;樹上的葉子可作醫治萬民之用。」很明顯,這是從以西結的異象而來的。本來是指向以色列的復興,地貌的改變,變為恩澤世界,這是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從創世開始的旨意。啟示錄的異象指出,活水不是從聖殿流出來的,也再沒有聖殿,而是從羔羊的寶座流出給萬國萬民的。

我們人生有兩個末後的日子,一個是上帝為我們開創的未來,另一個是上帝為我們預備永恆的將來。不論哪一個未來,我們都在上帝的手中,我們都喝上帝在基督裡給予我們的活水。雖然,我們的人生會遇上困難和失望的時候,正如上帝子民在曠野一樣;但也正如詩篇七十八篇所描述的,「他在曠野使磐石裂開,多多地給他們水喝,如從深淵而出。他使水從磐石湧出,叫水如江河下流。」今天,我們被擄或仍在曠野,但我們是有希望,因為我們的上帝是那位使我們得祂恩典活水的主;祂的旨意是要恩澤世界,也把力量給予那些參與恩澤世界的人。

五、結語

恩澤世界是上帝自己的作為,從祂創世開始,從伊甸園就已經有恩澤世界的開始點,到了末後,耶穌基督的寶座流出活水江河,我們學到了甚麼?我們學到了這信心功課,我們學到了參與這愛心的行動,和我們學到了盼望主的活水早日恩澤世界。

榮歸聖父、聖子、聖靈,昔在今在,永遠常在的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