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屆 奮興會 第1講

第一講 那日子,那時辰

經文: 馬太福音 24:32-44


感謝神讓我們有機會分享神的話語,在過去大約二十年,神給我很多恩典可以在不同地方事奉。曾有採訪問我對「港九培靈研經會」的感受,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每一次我都比上一次更明白人的無能。今天世界混亂的時候,社會、國家、個人都經歷無能的經歷。在這些掙扎裏,信徒可以作出怎樣合適的回應?在這樣的混亂中,我們常會問:「耶穌何時再來?」這次十堂聚會,我們再次來反思「耶穌再來」的課題:主耶穌啊,我願你來!我們也要問自己預備好耶穌再來沒有?

第一堂會處理一個最直接的問題:馬太福音二十四章,耶穌講到人子再來時要發生的事情,而最後一堂,我們將分享《啟示錄》在最後的爭戰中我們的角色是什麼。在第一和第十堂之間, 我們會處理不同經文的相關課題,有些經文可能是大家沒有想到與耶穌再來有關的。希望透過不同的經文和主題 ,再次反思我們到底預備好主再來沒有?

1.  時間不確定的重要性

第一講的第一段經文在馬太福音第廿四章,是講到耶穌再來需要討論的課題。今天我們的著重點,是一個比喻──無花果樹的比喻:「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32節)我們可能誤認為這段經文是在教我們揣測耶穌何時返來,哪知接著的經文就即時更正這種錯誤:「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連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36節)這個無花果樹的比喻是何意思呢?今天會先回答第一個問題:「耶穌何時再來?」

這兩年疫情以來,不斷有人問這個問題,甚至在閒談之間都有人問耶穌何時再來。所以我們分享「主再來」的主題,就不得不提「耶穌何時再來」的問題。耶穌說:「子也不知道,惟獨父知道。」我們以為這是一個藉口,但我們留意太廿四章,或新約聖經中講到「耶穌再來」時,唯一共通的地方就是「我們不知道」。不單是指「我們不知道」,而是要強調「我們不可以知道」,不單止是「不可以知道」,而是「我們不應該知道」!似乎太廿四章的中心就是「我們不知道,而且不應知道」。廿四章很多段落,如果我們要嘗試猜測耶穌何時返來,這段經文就很混亂。但我們若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段經文的話,每個段落其實是在回答「我們是否應該知道,我們可不可以知道?」這個總問題。

耶穌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有的人是冒我的名來的……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太廿四4﹣8)我們通常會認為:有打仗,所以末期就快到了?但耶穌說:有打仗,但末期還未到!似乎這幾節講到很多事要發生,但末期還未到:「這都是災難的起頭」(8節),這不是災難的結束,而是災難的開始。有很多事要發生,但並非意味著耶穌很快再來。在9﹣14節詳細講述很多事將會發生,但末期還未到。要待所有事都發生,然後末期才來到。因此,在15至28節中叫我們「不要被迷惑」。「那時,若有人對你們說:『基督在這裏』,或說:『基督在那裏』,你們不要信!因為假基督、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23﹣24節)等等,有很多假的景象讓我們以為耶穌已經回來了。這些事都要發生,但不要被迷惑,耶穌不會在這個時候再來。在29﹣31節清楚講到人子再來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那時,人子的兆頭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族都要哀哭。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著天上的雲降臨。他要差遣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這些是舊約就已出現的記載,讓我們知道耶穌來的時候,是公開的現實,不需要猜測。耶穌說看到這些時不要被迷惑,沒有人知道耶穌何時再來。

所以,無花果樹的比喻的意思不是叫我們多猜測,而是根本不用猜。就好像無花果樹,當樹枝發嫩就知道夏天近了,看到這一切事就知道人子來的日子近了。你看到耶穌駕雲而降,不需要猜測,就知道要發生什麼:「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知道」(36節)也就是根本就不應該知道。近東和希臘文化中,先知的說話就是預言的說話,你尋求先知就是希望未卜先知想知道未來的事,這是外邦人信仰的基礎。你以為你會預知未來就很屬靈?其實你是在拜外邦的神明。我們喜歡問耶穌什麼時候再來,這根本就是一個拜假神拜偶像以致能夠領略的方法,因為我們要控制世界,控制神明,為了自己的利益。這些猜測的方法就是為要控制我們的將來。

今天我們不答耶穌何時再來,是因為我們不知道,更是我們不應該知道,因為我們要敬拜服於神的主權下。接下來的三個比喻有這樣的進程。廿四45節開始一直至廿五章,幾個比喻有何共通之處?三個比喻是一個進程:耶穌隨時回來,所以要預備好;不是隨時回來,還是要預備好,好等耶穌回來時有預備足夠夠油;用我們的智慧見證神,在社會中事奉,來等候耶穌基督再來。第一個境界:耶穌隨時回來;第二個境界:已等很久,沒有告訴我們要等多久,可是耶穌還是隨時回來;第三個境界:在等的時候,要為神作鹽作光,服在神的權柄底下,就像耶穌隨時回來。這是三個比喻的進程。

2. 耶穌最終主權確定的重要性

我們今天要做的每一件事情,就是要當作耶穌明天回來,任何討論耶穌再來的課題時,這是一個不可缺少的支柱。不應該、也不可以知道,這背後的信念,就是末世論的第二個支柱──基督是主。

廿四章要回答什麼問題?這問題不是講耶穌何時再來,而是以色列人在第一世紀忘記了耶和華是他們的主。這是廿一至廿三章不斷強調的唯一課題。廿四章主題就是我們有沒有認定耶和華是我們生命的主?!廿四章不是末世論,所討論的中心是「誰是主」的問題。

廿四15用但以理的話來表明聖殿被毀的事,回答了廿一至廿三章的問題,不當神為主這個群體,會面對的毀滅。所以,這裏的中心不是「耶穌何時再來」的問題,而是耶穌是主、是萬有的主宰的問題。這三個比喻的共通之處都是關於主僕的比喻。為何要用主僕來討論耶穌再來呢?當我們只想著耶穌何時回來時,我們取了主人的姿態,要僕人回來服侍我們。這三個比喻讓我們搞清楚誰是主誰是僕,他是主人,我們是僕人。

「當人子在他榮耀裏、同著眾天使降臨的時候,要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廿五31)神是審判官,我們是被審判的子民。任何討論主再來的課題,這兩個支柱都不可缺少。不應該問耶穌何時回來,只要認定耶穌基督是主。今天我們要如何事奉耶和華?如何為神自己來改變世界?如何成為有意義的工具讓神的主權今日在地上彰顯?主再來是讓我們認定我們的國籍不在地上,以致我們能因此去改變世界,認定誰是我們生命的主宰。

我們常以為耶穌講錯了:「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廿四34)都過去這麼多個世代了,這些事都沒有發生。這段經文的目的是什麼?就是讓神的子民悔改!「世代」是指多久?今天我們所講的「世代」大約是五年、十年,所以我們覺得耶穌講錯了。請再看幾處聖經,馬太很喜歡用「世代」這個詞,因為是舊約用詞,出自《申命記》,有人要求有神跡:「一個邪惡淫亂的世代求看神蹟,除了先知約拿的神蹟以外,再沒有神蹟給他們看。」馬太用「淫亂、邪惡」來形容「世代」,這些形容詞正是出自於摩西五經。法利賽求神蹟,耶穌說:「一個邪惡淫亂的世代求神蹟,除了約拿的神蹟以外,再沒有神蹟給他看。」(十六4)「噯!這又不信又悖謬的世代。」(十七17)「不信」、「悖謬彎曲」的世代,神的子民一直都是這樣不忠,耶穌說你們這一班人與曠野的「世代」是一樣的。廿四章所說的「這個世代未過去,這些事就發生」的「世代」不是指五年、十年,而是指你們仍是古時曠野時淫亂不信的時候。

由第一世紀到現在,有多少神的子民對神不忠?這就是那個世代。耶穌基督說他會再來,是希望這個不幸的世代會完結,我們是一班在不信的世代中敬拜偶像。當我們在猜測耶穌再來的時間時,就是在拜偶像的時候。你能否說:「耶穌若明天回來,我今天所做也沒有不同,因為我一生所做的就是預備耶穌再來。」耶穌是主,我們是僕。耶穌再來的課題,是回答我們是否認耶穌是主,奉主名來的是應當稱頌的。讓神在我們生命每一個範疇成為我們的主宰。我們一起低頭禱告:

親愛的天父,我們獻上感謝和讚美,在培靈會第一晚我們可以認定誰是我們的主,讓宗教不要成為我們的工具,讓上帝成為我們的主宰,讓你的說話成為我們的鼓勵,以致我們一生是一個一致的生命,以致我們每天我們都可以說,耶穌明天再來真好,我們為這樣話語獻上感謝和讚美,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門!


講員: 鮑維均牧師
傳譯: 羅勁強弟兄
速記: 林海虹傳道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