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戴紹曾牧師

經文:(約二十1-23)

今天晚上,我要先講關於我家族的第八代。

二百多年前,戴德生的曾祖父作了個極重要的決定:接受主耶穌作他個人的救主,並且根據約書亞記廿四章15節的經文:「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謝謝主!戴家每一代都有事奉主的人,其中也有許多的困難、失敗,但是神的恩典夠我們用。

我和戴師母有三個孩子,他們都生長在台灣,老二、老三在台灣讀中國學校,老大因年齡稍大,無法轉中文學校,後來他在美國的大學選修中文。大女兒名戴美琳,現與丈夫在美國畢茲堡牧養教會。在該地的市中心教會服事主;他們有三個兒女。二女名叫戴美溪,她和丈夫都是讀會計,在西雅圖開了一間小公司,他們有兩個兒女。美溪現在也幫助教會青年人研讀聖經,參加全國青年聖經問答比賽。今年比賽的經文是加拉太書、以弗所書、腓立比書、歌羅西書,把這四卷書的經文背熟,比賽結果,他們名列第一。我們的兒子名叫戴繼宗,他也是在台灣時認識主的;1976年第一屆華福會時他認識主,他屬靈的生命和華福會一齊成長。那年台灣藝術團預備演劇慶祝,劇名「庚子年」。本擬請我扮演宣教士的角色,那時我在中華神學院當院長,因院務忙,不敢接受邀請。我提議如果合適,可以用繼宗,他的身材比我高大,結果就用他擔任西宣教士;就在那幾天之中,藝術團的青年帶領他認識耶穌。我自己得救是看見中國青年信耶穌,我才接受主;而我兒子得救也是中國青年帶領。他大學畢業後,有兩年時間和艾德理牧師配搭,後來他決定要進神學院。此時他遇到很大考驗,他知道經濟條件不夠;他求主供應他的需要。說:「主啊!你如何供應我元祖戴德生的需要,也照樣供應我的需要吧!你供應我生活的需要也可以印證,你揀選我在你的工作上。」禱告之後他就上神學院去了。第一學期把自己一點儲蓄用了;可是從第二學期到第六學期,他不知怎辦;當第二學期註冊,他對主說:「主啊!你的時候到了。」他就到註冊處,賬房先生對他說,「有人打電話來,已經付清你的學費。」直到今天,我還不知道誰人代他繳費;每個學期都按時供應,真是奇妙!亞伯拉罕的神也是我們的神,永不改變。戴德生埋葬在鎮江,但是他的神沒有埋葬在鎮江;祂在我們中間,祂是又真又活的神。祂知道你的需要,祂是我們的天父,祂看顧小麻雀,難道不看顧我們嗎?繼宗在讀神學期間,在李秀全牧師那裏學習,住在牧師家裏,平時95%的時間講國語,吃飯用筷子,三年之久在中國牧師家裏學習服事主。兩年前那個教會差派他到台灣作宣教工作,一方面作學生工作,一方面在講台灣語的教會事奉主,他用半年時間學會台灣話;學生工作則用國語帶領青年們。

弟兄姊妹!這些見證,如果是高抬人、高抬家人,就毫無意義,反而羞辱主名;但如果可以給人得勉勵、鼓舞,我認為是有意義的,藉此看見神的信實和榮耀。神不偏待人,並非神特別愛戴雅各和他的後代,神一樣的愛你,如果你決志要為主而活,相信我們在香港、在中國也要看見一代又一代的基督徒來服事主;我看見在香港,也有幾代的基督徒忠心事奉主。謝謝主!

復活清晨去見耶穌

主耶穌被釘十字架,祂的門徒受了極大的打擊,他們的世界似乎瓦解了;其實,施洗約翰早已說過:「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這話暗示,主耶穌將作代罪羔羊。尼哥底母和主談話時,主告訴他說:「你必須要重生,人子必被釘在十字架上。主也如此教導門徒,當耶穌帶彼得、雅各、約翰三個門徒上山,耶穌改變形像。他們看見主的榮耀,這是符合他們的思想,因他們認為這位彌賽亞是來得榮耀的。但是在榮耀的山上,他們看見耶穌和摩西以利亞說話,論到主耶穌的死;三個門徒都不甚明白。希利尼人渴慕見救世之主,主向他們說明自己將被釘死十字架上,也說出自己的榮耀。主耶穌屢次要幫助門徒明白祂的榮耀;但他們不明白,主所提的是自己的死,祂對門徒說主人怎樣,作僕人的也當怎樣;意即當明白「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的真理。求主給我們這樣的認識,真正明白「一粒麥子」的屬靈原則,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當主復活向門徒顯現,他們完全改變了;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證明,證明耶穌基督從死裏復活了。你我的改變,也是證明主復活的大能,彰顯在我們這些卑微的人身上。

清晨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到耶穌的墳墓,發現墳墓空了,馬利亞速找彼得和約翰,他們來看,果然墳墓空了。馬利亞、彼得、約翰看見墳墓空了,都很驚奇。當時耶穌被埋葬,猶太人的領袖請求彼拉多加派兵丁把守墳墓,門徒根本就無法可以搬走屍體;門徒也沒有理由為此撒謊,把事實長久隱瞞。門徒為了見證耶穌復活,受了極大的逼迫,猶太人的宗教領袖嚴禁他們為耶穌復活作見證;但是他們卻順服神而不聽從人的禁令,他們寧受迫害,絕不膽怯。如果說耶穌的屍體是被猶太人的宗教領袖偷偷搬走,但是當耶穌的門徒為耶穌復活作見證時,他們大可搬出耶穌的屍體,來證實耶穌復活的見證是假的。所以解經家告訴我們,那些敵人默默無聲,這成為最有效的重要見證。

約翰福音廿章清楚記載,約翰到了墳墓門口,墓門的大石已經輥開,他膽小不敢進去;當彼得蹣跚來到,他卻膽大衝入墓中,約翰跟著也進去,看見纏裹的細麻布仍然按原來的各部位留著,但耶穌的身體不見了,他們相信耶穌已經復活了。馬利亞是個愛主的姊妹,她是第一個到耶穌墳墓的,她發現墳墓的大石頭挪開,立即去告知彼得和約翰,他們進去看見了事實的真像,相信耶穌復活了;他們走了之後,馬利亞卻站在墳墓外面哭……天使對她說:婦人,你為甚麼哭?她說,因為有人把我主挪了去……說了這話,就轉過身來,看見耶穌卻不知道是耶穌。耶穌問她說,婦人、為甚麼哭,你找誰呢?耶穌用希伯來話叫馬利亞的名,她才知道是耶穌。她信耶穌復活了。七日之頭一日晚上,門徒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復活的主向他們顯現,把手和肋旁,指給他們看,門徒看見主,也都信了。當他們告訴多馬說:「我們已經看見主了。」「多馬卻說,我非看見祂手上的釘痕,用指頭探入那釘痕,又用手探祂的肋旁,我總不信。」過了一禮拜,主耶穌再次向門徒顯現說:「願你們平安。」他們聽見主的聲音,主就對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這福可以說是第九福。謝謝主,我們這群相信耶穌復活的弟兄姊妹,我們是有福的。這是復活主親自講的話。

主的差遣,在變形山上,彼得說要搭三座棚,一為主、一為摩西、一為以利亞;就在此時,「有一朵雲彩來遮蓋他們,也有聲音從雲彩裏出來說,這是我的愛子,你們要聽他。」耶穌對他們說,我們不能一直停留在這榮耀的山上,要下山,因為山下有工作等待。他們下山,有一個為父的帶他被鬼附的兒子來求醫治。復活的主對門徒說:「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他們接受了。四福音結束時,有個共同的大使命,就是復活之主的差遣。門徒奉使命出去,真是震動耶路撒冷:福音傳開了,為了傳福音,他們為主受極大的迫害:但他們感到,配為主受苦是無比的榮耀。門徒不顧自己的性命,雅各被希律殺死,他們一一為主殉道:可能彼得在羅馬,為主被倒釘在十字架上。他們把福音傳開,認為這是復活主給他們的神聖使命;從使徒時代至今時代,一代又一代都負起這個大使命;有許多主的忠心僕人,在自己的耶路撒冷、撒瑪利亞(是個近文化之地)直到地極(是較遠文化差距較大之地)他們都去了,他們尚未完成大使命;我們這時代的基督徒;主的門徒,我們相信主的復活,祂今晚再次對我們說:「父怎樣差遣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主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祂何等虛己!祂的認同、愛心、忍耐,一切都擺上了。求主幫助我們效法祂的榜樣。

據說全球1/4的人口是基督徒;我想這是最樂觀的統計,可能香港不足5%是基督徒,可見我們的責任極重。當年戴德生來中國,他知道內地沒有福音,所以他在神帶領下,到未得之民、沒有福音的地方。我們願意嗎?

第一,全球約有一萬個群體尚未得著福音的好處,這些群體集中在華人之間、在香港、在中國內地、少數民族、東南亞,華人之中有許多未得之民,有些少數民族幾乎完全未得福音的好處,同胞中有許多不認識耶穌。

第二,在印度人中有許多群體等待主的福音傳到。求主興起宣教士進入他們中間。兩年前我有機會到印度,和杜偉力牧師在一起,他兩年前曾來香港帶領培靈聚會。他在印度組織一差會,有300多位宣教士,致力於未得福音的群體,我心大受感動,我參加他們廿五週年慶祝大會。他介紹有位愛主姊妹帶著兩個小孩子,她丈夫是社會計劃工程師,他們全家到偏僻處要幫助該地人發展事業和生活。姊妹是個語言家,專在偏僻處翻譯地方語言的聖經;有天她丈夫突發高燒,不到一禮拜被主接去。我問她以後計劃怎樣,她說回工場完成主的使命,因為當地還沒有聖經。今天在印度人當中有很大的需要。

第三方面,回教徒、回教世界,在亞洲、中東,可能是基督徒最大的挑戰,菲律賓的南島、泰國南部、印尼、馬來西亞、中東地區、巴基斯坦,這許多地方,等待耶穌基督的福音。數年來香港華人教會中,興起人來關心回教徒的工作,這是非常艱難的工作;但這是復活的主給我們使命──「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

以上三方面是最大的需要,另有一方面,日本需要耶穌基督的福音。也許有人說,日本是個工商業發達的先進國家,何必關心呢?弟兄姊妹!我們不是看人民所得稅來厘定宣教的工場,我們看的是屬靈的情形,日本像個靈性方面的曠野,極其需要福音的使者。在華人教會談日本福音的需要,是不大受歡迎的;聽說有位青年奉獻要到日本傳福音,他所屬的教會不願支持。認為任何地方都可以去,日本不能去;因為日本是我們的仇敵。我瞭解,其實我也是過來人,我們的家庭五年半分開,乃因戰爭之故,我三年被困於日本集中營,如果我不認識耶穌,我不會關心;可是我們這群認識基督的人,我們不得不關心,因為這是主給我們的大使命,主不但給門徒這重大的使命,祂也對他們說:「我要把聖靈賜給你們。」祂吹一口氣把聖靈賜給他們。祂的靈就是復活之主與我們同在的表現,有了聖靈,我們就有能力完成祂的使命,我們可以過得勝的生活;聖靈的恩賜、美德、同在,能幫助我們在這艱難的路上。弟兄姊妹!我們要下山,因主的大使命等著我們去完成,我們願否起來擺上?

我的長女在美國匹茲堡,實在是個宣教的工場,他們在宣道會五年多,約在三年前,他們來信:「我們的禮拜堂在市區,是相當大的,聚會人數很多,都是從郊外開車來的;鄰近反而少人來,四周是窮苦黑暗的地區,酗酒醉漢、吸毒者、貧窮者很多,種族競爭的事情也多。神要我們把郊外的住所賣掉,搬到市中心居住。」當我們收到此信,真是提心吊膽;我自己是宣教士,還要關心我女兒做宣教工作。可是主給他們有此感動,我們為父母者用禱告和他們站一陣線。後來他們搬到市中心住,第一禮拜,當女婿從禮拜堂步行回家的途中,忽有人聲喊叫:「傍晚時提手袋走回來,人以為你有錢,會把你打死。」於是他們學會了一門功課。過了幾個月,女兒又來信,說他們住的那條街忽然出名了,隔壁相連接的房子,有三戶火警,消防隊來滅火。調查結果,原來有兩個男人住在那裏,其中一個在月前死了。活的那人已被警逮捕控告他虐待屍體罪,因他天天虐待那個屍體,死者和活者兩人都是愛滋病患者。當我讀完信,我跪下禱告,說:「主啊!我在新加坡生活太舒服,不像宣教士,我的女兒、女婿才是宣教士,我三個外孫在這樣黑暗地方,求主保守。」他們願意離開安全的地方,進入危險、黑暗的地方,福音的門就開了,附近小學的校長,請我的女婿到學校開家長課,教導他們如何作負責任的家長。我為此高興極了,因為這門課程能幫助那些家長認識耶穌,長女美琳也有機會領小黑人朋友參加主日學。

現在重題戴德生一件事,來結束今年的培靈聚會。戴德生在浙江省之時,有次在船上向人傳福音,有個青年人很想學醫,他倆傾談完畢;我曾祖父下到船艙,突然聽見甲板處有呼救聲,他急忙折回原處。發現那青年跌下水裏,他不會游水,且泥濘很黏,沒法上來。戴德生跳下水要救他,可是捉不到,力量有限只好回船上;船上的人都無動於衷,他喊叫岸上的漁夫說:「有個青年掉下水,請把魚網撒到水裏救他。」漁夫回應:「我們不方便,我們很忙沒有時間」戴德生繼續喊叫,他們問說:「給多少錢?」經過討價還價,他傾倒出全所有的錢給了,他們還嫌太少,很不高興,慢吞吞地動手撒網,才把青年人拉上來,可惜耽延太久,青年已經斷氣。為了太忙!為了貪錢!

當宣教士講錢嗎?信實的主對我們說:「我負責,我與你們同在,聖靈的能力會托住你們。」主說:「父怎樣差遣我,我照樣差遣你們。」主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願意為我去呢?」

我們見主,我們願意去嗎?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